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悲智

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9 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2-2、邪师萧平实错认事火迦叶三兄弟


  ★邪师萧平实:“世尊于尼连禅河边所度之事火外道三兄弟者,即是后来之大迦叶等三兄弟阿罗汉也。”(《狂密与真密》)

  显然,邪师萧平实因无知而把主动投奔佛陀的、曾为头陀苦行外道的大迦叶,与佛陀亲自前往度化的、事火外道的迦叶三兄弟相混淆。
  事火迦叶三兄弟,分别名为优楼频螺迦叶、迦耶迦叶、那提迦叶,是佛陀主动前往尼连禅河边先降伏火龙,其后又示现诸种神变而度化的,根本不是邪师萧平实所无知妄言的大迦叶尊者。
  上座头陀行第一的大迦叶尊者,在所有佛世时名为迦叶的人中,因其为唯一最尊上首“十大弟子”之一,故而简单称其为大迦叶,或摩诃迦叶,摩诃就是大的意思。大迦叶尊者在遇见佛陀之前,他自己先已出家独自修习头陀苦行十二年,已得四禅五神通,听说佛陀后即主动前往多子塔林投奔,初次见到佛陀就立即生起信心:“从出家已。来在彼林中十二年。得四禅心乃至五通。”“世尊。我初至多子塔林中。见如来即生此念。此即是本出家时所求师也。何以故。我于过去诸佛生于信心。今见世尊生于信心。等无有异。”(《律》)上座头陀行的大迦叶在见佛之前的十二年中,远离独处,且一直观“火”作空想,根本不可能是皈于事火外道的迦叶三兄弟:“世尊。我未见佛时。十二年中常观地水火风及与三界皆作空想。”(《律》)
  即使邪师萧平实所信受之经亦可证其邪谬:“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其名曰阿若憍陈如。摩诃迦叶。优楼频螺迦叶。迦耶迦叶。那提迦叶。”(《妙法莲华经》)大迦叶尊者与事火迦叶三兄弟明白无误地并列其中,足见邪师萧平实是多么擅于在极低级问题上因无知而妄言。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9 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2-3、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


  ★邪师萧平实:“‘云何内识?若识受,是名内识。云何外识?若识不受,是名外识。’(《舍利弗阿毗昙论》卷1)……但舍利子尊者在《阿毗达摩集异门足论》卷十一中,对于入胎识与识阴六识的内、外识定义,正好相反……由以上舍利弗及舍利子尊者的论文……舍利弗尊者是从六尘的领受或不领受来定义内识与外识……本识住胎识……名为外识……舍利子尊者则是从生灭或常住的体性,来定义内识与外识……常住……名为外识。”(《阿含正义》P1583)
   ★邪师萧平实:“舍利子尊者在《阿毗达摩集异门足论》卷十一中的说法是和舍利弗尊者(《舍利弗阿毗昙论》卷一)的说法一样的……若观待不系识(不被三界系缚的识——入胎识、如来藏),则无色界识名粗;”(《阿含正义》P1763)

  舍利弗,因其母名舍利,故而其又名舍利子,诞生于摩揭陀国婆罗门种,是释迦佛十大弟子中的“智慧第一”,与“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合称为佛陀上首、上足二弟子,如经云:“诸比丘!我今有舍利弗、目犍连二人为上足弟子。”(《相应部阿含经》)诸佛皆有如是二上足弟子,亦皆先于诸佛入于无余涅槃。
  另外,说一切有部的《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和法藏部与犊子部的《舍利弗阿毗昙论》皆被传为是舍利弗同一人作品。邪师萧平实常常是同一人、事、物,译作不同的名称他就不认识了,还惯于装腔作势地依之大做文章,真不知寡廉鲜耻为何物之人也。
  比如,“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玄奘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在《心经》的另一个译本,鸠摩罗什译《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中说:“观世音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阴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
  可见,《心经》中的舍利子就是舍利弗,观自在菩萨就是观世音菩萨。然而,自诩毫无错谬的★邪师萧平实说:“《心经》……它说的是观自在菩萨,不是说观世音菩萨;”(《阿含正义》P1550)既不认舍利子,亦不识观自在,邪师萧平实此类极其低级的错谬俯拾皆是。
  其实,邪师萧平实引用这两部论,弄不清舍利子就是舍利弗还是小事呢,他断章取义把“外识”混淆为他编造的不生不灭的入胎识、第八识、如来藏,故意隐瞒真相、欺骗信徒,那才叫卑鄙无耻呢。
  就如同只要涉及无想定,邪师萧平实就刻意对无想定“想知不灭”进行隐瞒、欺骗一样,关于“外识”他一样对两部论中前后重要文字刻意视而不见并加以掩盖,极力混淆是非,祸乱佛法。
  比如,关于“外识”,两部论前后如是说:
  “云何名为诸所有识。答尽所有识。谓六识身。何等为六。谓眼识耳鼻舌身意识。如是名为诸所有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者。云何过去识……若内若外者。云何内识……云何外识……若粗若细者……若观待不系识则无色界识名粗……若劣若胜者……若远若近者……如是一切略为一聚者。云何一切略为一聚。答推度思惟称量观察集为一聚。是故名为如是一切略为一聚。说名识蕴者。”(《阿毗达摩集异门足论》)
  “云何识阴。若识过去未来现在。内外粗细卑胜远近。是名识阴。云何六识身。眼识身耳鼻舌身意识身……云何过去识……云何未来识……云何现在识……云何内识。若识受。是名内识。云何外识。若识非受。是名外识。”(《舍利弗阿毗昙论》)
  两部论中都明明说“外识”属于识阴、识蕴或六识,邪师萧平实竟如此恶毒地选择性眼盲,鼓动三寸造业毒舌,为其伪唯识的不生灭入胎识“第八识”邪见作伪证,★邪师萧平实:“外识(入胎识能直接触受十八界外的六尘相分)”,(《阿含概论》P5)他这是又在玩指鹿为马的把戏,硬要把“外识”说成子虚乌有的“入胎识”,何其无耻之尤!
  其实,佛经中也一直在明确地说“外识”是无常的。如经云:“诸所有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比丘。谛观思惟分别。谛观思惟分别时。无所有.无牢.无实.无有坚固。如病.如痈.如刺.如杀。无常.苦.空.非我。所以者何。以识无坚实故。”(《杂阿含经》)邪师萧平实亦于此使出选择性眼盲的伎俩,一概视而不见。
  对于舍利弗的论中明确说明属于识蕴(即识阴)的生灭法“不系识”,邪师萧平实也无知地编造说那是不生灭的“入胎识、如来藏”,三句话不离其“神我外道”的瞎话与邪见。其实,阿罗汉尚未入涅槃之前,其六根对六尘一样会生起六识,但是阿罗汉的六识念念之中不起贪著、不系六尘、离于生死,不若凡夫六识念念之中起于贪著、系于六尘、入于生死,正如《杂阿含经》所说:“非眼系色。非色系眼。乃至非意系法。非法系意。中间欲贪。是其系也。”因阿罗汉所起六识之中无有贪著系缚,故而称为不系识,此不系识虽然与无色界识相比可称为细识,但却同样是属于识蕴的无常生灭之法,并非邪师萧平实所编造的、子虚乌有的不生不灭“第八识”入胎识。可见,邪师萧平实极擅于以牵强附会故意隐瞒真相、欺骗众生,此为其恶行的又一例证。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2-4、邪师萧平实无知妄言已入无余涅槃的舍利弗参加经典结集


  ★邪师萧平实:“当四阿含诸经在第一次结集(五百结集)时,被这四十位不回心大乘的阿罗汉们结集出来以后,以杂阿含及增一阿含诸经,用来代替大乘经典的法义,却只是与解脱道相应的法义,不能与佛菩提道(成佛之道)的法义相应;于是所有证悟的菩萨们(文殊、普贤与已经回心大乘证悟而成为实义菩萨的舍利弗、摩诃迦旃延等阿罗汉们)听闻了,当然不能满意,势必当场提出主张:‘吾等亦欲结集。’所以四阿含集结完了,一定会有后来不被声闻人记录在声闻律典中的菩萨们的法藏结集。”(《阿含概论》P322)

  邪师萧平实是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一边大肆歪曲、利用《阿含经》来为其邪见作伪证,另一边却极力贬低、诽谤《阿含经》。
  《四分律》、《毗尼母经》、《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摩诃僧祇律》、《十诵律》等各部经律,在在处处皆记载参加经律结集的是五百位三明六通俱解脱大阿罗汉。比如:“我等今当于僧中。择取聪明能集法人。僧中作羯磨取。尔时长老摩诃迦叶。僧中取五百少一比丘(悲智注:阿难尊者随后证俱解脱而补足五百)。一一称字。是诸比丘。皆读三藏得三明灭三毒。皆得共解脱(悲智注:俱解脱)。”(《十诵律》)“作是制已。五百罗汉至王舍城。”(《五分律》)“迦叶于王舍城耆阇崛山竹林精舍。集五百大阿罗汉语言……我等应当聚集结集经藏使法不绝。”(《毗尼母经》)此类律文比比皆是,不一一引证。
  邪师萧平实刻意讹传“四十位”,并极力贬低组织结集的大迦叶等阿罗汉智劣无识,连篇累牍地诽谤四部《阿含经》为解脱道而非成佛之道,完全暴露出其于真大乘法的无知。另外,他还故意歪曲、割裂结集经典的大迦叶尊者就是大乘禅宗传说的初祖之史实,这在《邪师萧平实“割截”大迦叶尊者、分裂僧团》一文已有破斥,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于舍利弗尊者早于佛陀入无余涅槃之事茫然无知,竟愚蠢到拉舍利弗尊者来为其分裂僧团、子虚乌有的法藏结集等作伪证。禅宗初祖大迦叶“菩萨”和阿难“菩萨”主持并结集完经律后,若再去参加子虚乌有的大乘法藏结集岂不是多此一举?且竟不见任何大乘经典对如此规模浩大、无比重要的法藏集结活动有一丝一毫的记载,岂不怪哉?邪师萧平实连谁参加了结集都弄不清而只能胡乱认亲拉赞助,却每每认错亲戚,多么愚痴可怜。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与“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是佛陀上首、上足二弟子,诸佛皆有如是二上足弟子,亦皆先于诸佛而入于无余涅槃。若谁说舍利弗尊者在佛灭后参加了经典结集,这人简直就是愚蠢透顶+鬼话连篇。
  比如:世尊涅槃前舍利弗尊者请求先入涅槃:“我今不堪见世尊取般涅槃。又我躬从如来闻此语:‘诸过去、当来、今现在,诸佛上足弟子先取般涅槃,然后佛取般涅槃;又最后弟子亦先取般涅槃,然后世尊不久当取灭度。’惟愿世尊听取灭度!”世尊告曰:“今正是时。”“尊者舍利弗即以其夜而般涅槃。”(《增一阿含经》)
  再比如:“如来大众之中。舍利弗.目揵连二大声闻先般涅槃。”(《杂阿含经》)
  又比如:“是时尊者(舍利弗)济度亲属及诸大众。生净信已于日初分。上升虚空放大光明现诸神变。入无余依妙涅槃界。”(《律》)
  邪师萧平实自诩圣位菩萨,招摇撞骗也算到了极致,竟然能把入于无余涅槃的舍利弗尊者拉出来回心大乘,编排舍利弗尊者参与子虚乌有的“菩萨”僧团及其法藏结集,造下破和合僧、分裂僧团的无间罪业。
  当然,于真大乘法如聋如盲的假冒菩萨们,利用、编排大迦叶、舍利弗等尊者来为伪大乘邪说作伪证的古已有之,于今亦未断绝。
  舍利弗尊者已是最后身,比如:“时有净天。久种善根。当受最后身。不乐生死。专求涅槃。不求后有。持最后身。从净天没。便于舍利腹中受胎。(悲智注:其母名舍利)”(《律》)舍利弗尊者自己也说:“此是最后身,得生于人间”。(《律》)然而,已是最后身的舍利弗尊者却被授记未来成佛:“舍利弗。汝于未来世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劫。供养若干千万亿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萨所行之道。当得作佛。号曰华光如来”。(《妙法莲华经》)还是那句话,讹传一尊佛出世竟授记如此之多未来佛,皆因其经编篡者不明真大乘法义所致,个中道理,姑置勿论。
  授记舍利弗尊者成佛之事,显然与基本史实不符,此亦无需再论。不过,贬低、诽谤舍利弗尊者的案例亦数不胜数乃至诸大乘经竟互相矛盾。
  比如:“何因缘故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大乘”版的《大般涅槃经》)这种舍利弗已入“小涅槃”的邪说,显然又与《妙法莲华经》中舍利弗尊者将于未来成佛之说大相径庭。另外,涅槃本是离一切相之无为法,云何竟于无差别法中妄生大、中、小等种种差别,何其愚也!
  当然,所谓“大乘”版的《大般涅槃经》对佛教著名人物的类似篡改也非孤例。比如,最后供养佛陀食物的纯陀,又译作周那、准陀或淳陀,则被该经篡改为十地菩萨:“纯陀。汝今皆已成就菩萨摩诃萨行得住十地。”(《大般涅槃经》)
  而在《长阿含经》中,则明确记载他是先于佛陀而入般涅槃的:“周那礼已,于一面坐,而白佛言:‘我欲般涅槃!我欲般涅槃!’佛告之曰:‘宜知是时。’于是,周那即于佛前便般涅槃。”
  邪师萧平实之所以有如此种种无稽谎谈,皆因假冒菩萨们于真大乘法无知无识,乃至于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处皆如聋如盲、错乱不堪。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2-5、邪师萧平实刻意引用相似伪经,栽赃、诽谤阿难尊者


  邪师萧平实是典型的“打着红旗反红旗”,一边大肆歪曲、利用《阿含经》来为其邪见作伪证,另一边却极力贬低、诽谤大迦叶、阿难等尊者以及《阿含经》,可谓处心积虑、不择手段。
  《四分律》、《毗尼母经》、《弥沙塞部和醯五分律》、《摩诃僧祇律》、《十诵律》等各部经律,在在处处皆记载参加经律结集的是五百位三明六通俱解脱大阿罗汉,此类经律文字比比皆是。比如:“我等今当于僧中。择取聪明能集法人。僧中作羯磨取。尔时长老摩诃迦叶。僧中取五百少一比丘(悲智注:阿难尊者随后证俱解脱而补足五百)。一一称字。是诸比丘。皆读三藏得三明灭三毒。皆得共解脱(悲智注:俱解脱)。”(《十诵律》)“作是制已。五百罗汉至王舍城。”(《五分律》)“迦叶于王舍城耆阇崛山竹林精舍。集五百大阿罗汉语言……我等应当聚集结集经藏使法不绝。”(《毗尼母经》)
  而邪师萧平实对此正说皆以选择性眼盲视而不见,却在其《阿含正义》(P60)中,唯独刻意引用相似伪经《般泥洹经》,并以妄语诈称出自“长阿含部”,觉得这还不足以眩惑众人眼目,又编造不伦不类的名词而诈称出自其杜撰的“长阿含部杂藏”(《阿含正义》P64),此等混淆是非的鬼蜮伎俩在之前《指鹿为马,邪师萧平实于相似“伪经”谎称“真经”》等文中有详细揭露,此不赘述。
  在其《阿含正义》P60所引相似伪经《般泥洹经》中,错谬、低俗之处触目惊心(文字太长,恕不全文引用),比如:
  一、在此相似伪经《般泥洹经》中,参加经律结集的五百位三明六通俱解脱大阿罗汉被说成只有“四十”位阿罗汉,其他四百六十人皆三果以下或“未得道”者,阿难尊者也被诽谤为“未得道”者。
  二、在此相似伪经《般泥洹经》中,四部《阿含经》的分类还被恶毒、低俗地说成是:“此四文者,一为贪淫作,二为喜怒作,三为愚痴作,四为不孝不师作。四阿含文,各六十疋素。”实际上,《阿含经》各部的分类方法在《律》中曾说得很清楚:“尊者阿难诵如是等一切法藏。文句长者集为长阿含。文句中者集为中阿含。文句杂者集为杂阿含。所谓根杂力杂觉杂道杂。如是比等名为杂。一增二增三增乃至百增。随其数类相从。集为增一阿含。杂藏者。所谓辟支佛阿罗汉自说本行因缘。如是等比诸偈诵。是名杂藏。”(《律》)另外,《阿含经》各部长短不一,字数最多差三倍之巨,怎么可能都用六十匹素绢来书写呢?何况古印度并没有笔墨纸砚,根本不用素绢而是用贝多罗树的叶子来书写经文,故而称为贝叶经。各六十疋素?此一说法明显是作伪的铁证。
  三、在此相似伪经《般泥洹经》中,阿难尊者没有请佛住世的原因,被歪曲为阿难尊者对佛陀的提醒心中不以为然,还很自以为是的有一套说辞:佛若住世一劫,弥勒要下世咋办?比如:“众复问曰。佛为汝说。得四禅足者。可止一劫有余。汝何以嘿。阿难下言。佛说弥勒。当下作佛。始入法者。应从彼成。设自留者如弥勒何。”(《阿含正义》P61)这是伪经《般泥洹经》对阿难尊者的栽赃。
  诸经律中,佛说此语时阿难尊者并非自作主张,而是为魔所蔽:“阿难。佛四神足已多修行。专念不忘。在意所欲。如来可止一劫有余。为世除冥。多所饶益。天人获安。尔时。阿难默然不对。如是再三。又亦默然。是时阿难为魔所蔽。曚曚不悟。佛三现相而不知请。”(《长阿含经》)
  对于相似伪经《般泥洹经》中“设自留者如弥勒何”,★邪师萧平实也跟着胡乱解释为:“假使佛自己留在人间一小劫的话,到了弥勒应该下生人间时,弥勒佛又应该如何安处自己呢?”(《阿含正义》P62)请问,假若佛陀住世是一小劫,与弥勒佛何干呢?弥勒下世是三十多小劫以后的事呢。
  ……
  诸如此类,皆荒谬绝伦,难以俱说。
  阿难尊者在佛灭后、参加结集经律前已证得俱解脱阿罗汉,《四分律》、《五分律》、《摩诃僧祇律》等各部经律皆有相关记载,此类经律文字可谓比比皆是。比如:“(阿难)心不舍定倾身欲卧。头未至枕得尽有漏。三明六通德力自在。即以神足乘空而去。到刹帝窟户外。”(《摩诃僧祇律》)阿难尊者并非如上述伪经所言为“未得道”者,也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言:“能具足解说阿罗汉道的人往往只是初果人;如同第一次五百结集前的阿难尊者一样”。(《阿含正义》P1400)
  再举两例大乘经文看看邪师萧平实的厚脸皮是怎么肿的吧:
  比如:“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其名曰阿若憍陈如……阿难。罗睺罗。如是众所知识大阿罗汉等。”(《妙法莲华经》)
  再比如:“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苾刍众三万二千人俱。皆得阿罗汉。具大神通。其名曰尊者阿若憍陈如……尊者阿难陀。尊者罗睺罗。”(《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
  又比如:“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阿难陀、罗睺罗”。(《佛说阿弥陀经》)
  邪师萧平实浸淫伪大乘中日久,于真大乘法已宛若盲聋喑痖,愣是看不出这许多开篇就错的低级错谬来。佛陀在世时阿难尊者已位列阿罗汉?这些“经”的编篡者竟然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连佛理都算不上的基本事实都搞错,此等“经”中的谬误与讹传就更不知凡几矣。
  阿难陀,略称阿难,意译欢喜、庆喜,佛陀在世讲法时其还未证得阿罗汉,佛陀经常赞扬“所忆不忘。多闻广远。堪任奉上。所谓阿难比丘是。”(《增一阿含经》)阿难尊者绝对不会在结集经藏时,自己妄语或说错自己在佛世时已位列阿罗汉,这等无耻的事唯有邪师萧平实才惯常所为呢。
  与真宝《阿含经》所记载的对比一下吧:“一时。佛在罗阅城耆婆伽梨园中。与千二百五十弟子俱。尽是阿罗汉。诸漏已尽。六通清彻。唯除一人。阿难比丘也。”(《增一阿含经》)
  即使大乘经也不都是如此荒谬。比如:“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王舍城鹫峰山顶。与大苾刍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罗汉……除阿难陀独居学地得预流果。”(《大般若经》)
  连《楞严经》也不给邪师萧平实面子,又狠狠地搧了他一个大耳刮子。比如:“说是语已。即时阿难及诸大众。得蒙如来开示密印般怛啰义。兼闻此经了义名目。顿悟禅那修进圣位。增上妙理心虑虚凝。断除三界修心六品微细烦恼(悲智注:斯陀含果)。”(《楞严经》)
  邪师萧平实不仅栽赃禅宗初祖大迦叶“菩萨”、舍利弗尊者等加入子虚乌有的菩萨僧团、参与分裂僧团、破和合僧,还栽赃阿难尊者也回小向大并参与了子虚乌有的菩萨僧团破和合僧活动,参见《阿含正义》P146、P374、P2102、P2230等,为简洁故,恕不一一引证。
  当然,于真大乘法如聋如盲的假冒菩萨们,利用、编排大迦叶、舍利弗、阿难等尊者来为伪大乘邪说作伪证者古已有之,于今亦未断绝。
  比如:“尔时佛告阿难。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山海慧自在通王如来”。(《妙法莲华经》)还是那句话,讹传一尊佛出世竟授记如此之多未来佛,皆因其经编篡者不明真大乘法义所致,个中道理,姑置勿论。
  授记阿难尊者成佛之事,显然也与基本事实不符,因为阿难尊者已为最后身,必定证得阿罗汉后入于无余涅槃。比如,“世尊作如是念。此阿难陀童子逮最后身。合于我法中而得出家为亲侍者。我所说法皆能领受。更无遗失。我涅槃后成罗汉果。”(《律》)“我当结加趺坐而般涅槃。尊者阿难便结加趺坐而般涅槃。”(《中阿含经》)
  如此种种不顾基本史实的瞎编乱造,皆因邪师萧平实等假冒菩萨们于真大乘法盲聋暗哑,乃至于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处皆错乱不堪。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2-6、邪师萧平实于童女迦叶男女不分、僧俗不辨而胡诌乱扯


  ★邪师萧平实:“佛陀入灭后的迦叶童女;在她率领五百比丘游行人间时,也曾发生过这种真实例子。这位童女既非比丘尼,也非大比丘,却率领着正法时代的五百比丘游行人间弘法度众,智慧相当高。这种智慧,若不是菩萨,是不可能具备的。她因为已证真识如来藏的缘故,所以能对治断见外道对阿含解脱道的质疑和问难,也因此而成为五百比丘的上师,一生追随她学法及弘法而游行人间。由此可见这五百比丘,当然也是以菩萨戒为主要依止,不以声闻戒为主要依止,所以不必理会八敬法;否则就不会追随示现在家身的童女迦叶学法,也不会以丈夫身跟着她弘化人间。(……)”(《阿含概论》P479)(悲智注:文中“……”为邪师萧平实继续于“童女”“童子”等词穿凿附会、胡乱定义,从略。)

  邪师萧平实最大胆无知、最富幻想、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种严重败坏佛陀正法律的邪见:竟然认为《长阿含弊宿经》中所谓的“童女”迦叶是一个现在家相的年轻女子,“她”领着五百个和尚到处漫游,不避讥嫌地同吃、同住、同行……
  悲智四年前就曾公开对邪师萧平实予以指正其严重错会处,于今不仅未见其有丝毫改正,反倒于其最新著作中继续反复大肆宣扬此邪说,实乃为恶不悛者。
  其实,童女迦叶,非童非女非在家,乃出家年长比丘,只是童子迦叶的讹译罢了,毫无特别玄奇之处。邪师萧平实擅于对自己根本无知的人或事穿凿附会,于童女迦叶男女不分、僧俗不辨而胡诌乱扯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之一。而且妄想连篇的邪师萧平实还在其书中各处,数十遍地依此错会为基础,妄想推演出种种邪说,错乱不堪得一塌糊涂。
  北传汉译《长阿含经·第七弊宿经》中的童女迦叶,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僧是俗,其实本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只要对照与之相应的同本异译之北传汉译《中阿含经·第十六蜱肆经》、《大正句王经》以及南传汉译《长阿含经·第二十三弊宿经》等,马上就会明白,原来这个“童女”一词,乃“童子”之讹译,该迦叶实非在家的年轻女子,而是现出家相的年长(耆旧长宿)比丘、尊者、沙门,邪师萧平实认男为女、以僧为俗、误老为少,何等愚痴颠倒之至!
  这个被误译为“童女”的迦叶,其实就是擅于辩论的童子迦叶、童子迦摄波,或译为鸠摩罗迦叶,也可译为拘摩罗迦叶。拘摩罗,或鸠摩罗,或鸠摩罗伽,可译作童受、童首、童真、豪童、童子,就是不可误译为“童女”。比如,初禅天之梵天王,因其颜如童子,故而名为鸠摩罗伽天,或译为童子天。另外,在佛法中,也把无淫欲之念犹如世间之童子者称为童子,并非年幼者方称为童子。
  在佛经中,这位拘摩罗迦叶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比丘,《增一阿含经》中赞扬他“能杂种论,畅悦心识,所谓拘摩罗迦叶比丘是。”律典中对他也有“最后生”的记载:“时有中蕴。是最后生而来依托……佛告诸苾刍。彼尼无犯波罗市迦。若有娠者。应安屏室与食供给无令阙事。后时生子当名童子迦摄波。于我法中而为出家。断诸有漏成阿罗汉。”(《律》)
  显然,童子迦叶已是“最后生”的出家相长老比丘阿罗汉,并非臆想联翩的邪师萧平实所妄言的在家相童女菩萨,两者何止云泥之别!
  现在,我们依佛陀正法律来看看邪师萧平实是何等无知吧。
  佛陀制戒,男、女(无论出家在家,是圣是凡)不共行、不共住(宿),乃至不共法事,因布萨、说戒、自恣等一切羯磨不同。
  (1)佛陀制男女不共行戒
  制戒因缘:
  “佛在舍卫城。尔时诸比丘。与女人共道行。或一比丘与一女人。乃至众多或二比丘。乃至众多与一女人”“诸居士见讥呵言。沙门释子共女人同道。与将妇行有何等异。谁知此辈行于梵行。无沙门行破沙门法。”(《律》)
  如此制戒:
  “从今是戒应如是说。若比丘与女人期共道行。从此聚落到彼聚落波逸提(罪名)。比丘尼亦如是。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罪名)。”“若比丘。与女人期共道行。从此聚落到彼聚落。波逸提。”(《律》)
  (2)佛陀制男女不共住(宿)戒
  制戒因缘:
  “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时难陀比丘于非时中说法教授比丘尼众。于城门外经夜共住。明旦入城诸俗人见咸作是言。诸释迦子男女合杂同居一处。何有净行。事恼同前。制斯学处。若复比丘虽被众差教诫比丘尼。乃至日暮时而教诫者。波逸底迦。”(《律》)
  如此制戒:
  “若比丘共女人宿。波夜提。云何女人。答身可捉者。共天女宿突吉罗。龙女畜生女等共宿。突吉罗。若比丘草林树林竹林树孔中共女人宿。突吉罗。学戒人共女人宿。波夜提。本犯戒人共女人宿。突吉罗。天女紧那罗女鬼女等共宿亦如是。”(《律》)
  (3)佛陀制男女、僧俗等不共法事戒
  “若比丘共未受具戒人诵经。波夜提。”(《律》)
  “比丘共比丘尼。乃至共沙弥尼诵。突吉罗。”(《律》)
  “佛言。比丘尼不得共比丘布萨。佛言。比丘尼不得共比丘自恣。”(《律》)
  由此可见,并不会因为是所谓的“大乘僧团”男女共行、混居、共法事,白衣、俗人、居士等就不会见而讥呵了,何况邪师萧平实编造另有“大乘僧团”不受所谓“声闻僧团”戒律约束,本身就是破和合僧的毁法谤佛的邪见。可见,现在家相的童女菩萨,与五百比丘共行、共住(宿)、共法事者,绝无是处!

  ★邪师萧平实:“可以想见的是,一定还有其他菩萨率领大乘比丘们游行人间的事实”,(《阿含正义》P2098)更是依妄想所作之深度狂想!

  邪师萧平实在前面说的是“佛陀入灭后的迦叶童女”,再来看看他的脸咋变肿大的吧。

  ★邪师萧平实:“佛陀入灭前的迦叶童女实例……由此可见这五百比丘,当然也是以菩萨戒为正戒而以声闻戒为别解脱戒,所以他们都不理会八敬法”。(《阿含正义》P853)
  这就又变成“佛陀入灭前”了,邪师萧平实总是在最最简单的问题上犯极低级的错误。
  再来看看他对“别解脱戒”如何望文生义而错会的。
  前面他说过“以菩萨戒为主要依止,不以声闻戒为主要依止”、“以菩萨戒为正戒而以声闻戒为别解脱戒”,★邪师萧平实还说:“回心大乘而进受菩萨戒,以大乘菩萨戒为解脱戒(主戒),以二乘比丘戒、比丘尼戒为别解脱戒(副戒)”、“以菩萨戒作为正解脱戒,作主要的依止;应该以声闻比丘戒作为别解脱戒,作为次要的依止;”(《阿含正义》P1593),显然邪师萧平实把“别”字的含义误会为与“正”或“主要”相对的副的、次要的,此乃典型的师心自用、望文生义。
  实际上,别解脱戒指的是针对身、口、意种类繁多的见修烦恼,一一对治、别别弃舍、分别解脱,故名别解脱,与“主要”与否毫无关系,即使是持守五戒唯修解脱道的在家居士,其五戒亦名别解脱戒。邪师萧平实连戒法的基本名称都错会得不堪入目,与之谈论深入的戒律常识岂非与夏虫论冰?然而,需要再次强调一点,邪师萧平实喋喋不休地宣扬子虚乌有的戒不和敬、见不和敬等的“大乘僧团”,如★邪师萧平实说:“八敬法是对声闻法中的比丘尼而作要求,不可以对大乘法中出家的菩萨比丘尼有所约束”,根本上就是在分裂三宝、破佛律仪,唯恐“八敬法”存在而佛法不灭,实乃造作破和合僧的五逆重罪!
  邪师萧平实还编造邪说分裂僧团,诱骗出家僧众脱离正法僧团并皈投、拜倒在其伪菩萨麾下,如★邪师萧平实说:“修学大乘法的比丘、比丘尼众,若是有智之人,千万不可迷信僧衣身份而堕于声闻法中,应追随菩萨而修学大乘法,取法佛陀入灭时五百比丘追随童女迦叶菩萨的旧事。”(《阿含正义》P2313)
  邪师萧平实并非只是口头上在破和合僧,实际上,他也是在努力那么干的,邪教“正觉同修会”不仅有自己的僧团存在,而且身为邪教“正觉同修会”“导师”的邪师萧平实,厚颜无耻地“身著白衣,受比丘礼”(《楞严经》),一干痴盲信徒也如矮人观场般聚众喝彩,造作无间罪业而不觉其非,真乃末法时期丑恶闹剧一桩也!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1 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2-7、邪师萧平实不识莲花色,张冠李戴错认妙贤尼


  ★邪师萧平实:“法乐比丘尼其实如同童女迦叶一样都是菩萨,不是声闻阿罗汉,所以能深入了知无余涅槃中的实相……也正因此故,证悟的菩萨们就称为观自在(悲智注:文中‘观自在’三个字萧文中为黑体字)的菩萨”。(《阿含正义》P1548)

  在之前《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一文中,对于邪师萧平实不识观世音菩萨即观自在菩萨已予指正,此不赘述。
  邪师萧平实常常是同一人、事、物,译作不同的名称他就不认识了,还擅于依仗无知胡谈乱侃,竟不知世间廉耻为何物。对于北传《中阿含经》中提到的法乐比丘尼,邪师萧平实又胡拉关系、乱认“菩萨”亲,然而,正如大迦叶、舍利弗、阿难、憍陈如、童子迦叶等最后身尊者入于无余涅槃了还被其追认为“菩萨”一样,邪师萧平实又一次作了错误的追认,后文中他还要对满愿子、阿湿波誓、央掘魔罗等尊者乱扣如来、菩萨大帽子为自己伪唯识邪说作伪证,却依然是无不错认,实在无知+无耻到了极致。
  北传《中阿含经》中提到的法乐比丘尼,是佛世时非常有名的上首比丘尼,在南传《中部阿含经》相对应的经文中译为法施比丘尼,其实都是同一个人名的不同译法。这位比丘尼还有人们更加耳熟能详的译名“莲花色”,又或译为嗢钵罗色、优钵色、优钵华色等,是比丘尼中“神足第一”者,“神足第一,感致诸神,所谓优钵华色比丘尼是”(《增一阿含经》),亦是提婆达多所犯五逆重罪之一“杀阿罗汉”中的阿罗汉。
  有经律为证。
  比如:“尔时。法施比丘尼遥见提婆达兜来。语提婆达兜曰。汝今所造极为过差。今悔犹易。恐后将难。
  时。提婆达兜闻此语已倍复嗔恚。寻报之曰。秃婢。有何过差。今易后难耶。
  法施比丘尼报曰。汝今与恶共。并造众不善之本。
  尔时。提婆达兜炽火洞然。即以手打比丘尼杀。
  尔时。提婆达兜以害真人。”(《增一阿含经》)
  再比如:
  “时提婆达多见嗢钵罗色。便生是念。岂不由此秃头之女为离间事。令未生怨及中宫内并大臣宅。便于我处致此稽留。作是思已。告嗢钵罗色曰。我于尔处有何过失。由汝令吾乞食之宅皆生障碍。遂便前进打搭其尼。时尼被打……吾今时至可入涅槃。于时便对尼众之前。现其种种奇异神变。入无余依妙涅槃界。”(《律》)
  又比如:
  “时有优钵色比丘尼。语调达。云何调达。世尊制戒言。不洗足不得入。调达答。何弊恶比丘尼。汝知戒能胜我耶。即以力士力拳打比丘尼头上。比丘尼即命过。”(《律》)
  可见,法乐比丘尼即神通第一的莲花色,佛灭之前就已命终入于无余涅槃,并非邪师萧平实所错认的“菩萨”亲戚。
  若让邪师萧平实认识“法乐比丘尼”算是难为他的话,那么他直接对莲花色尼及神通之事胡诌八扯,颠倒、混淆佛教基本史实,那就纯粹是他仰仗无知所为了。

  ★邪师萧平实:“如佛世之莲花色比丘尼,乃是俱解脱之大阿罗汉,早已证悟声闻菩提及取证灭尽定,然因神通乃三界世俗有为法,无益解脱道之修证,反因修学神通而必障碍解脱道(悲智注:纯粹胡扯!),故莲花色大阿罗汉悟后不修神通。一日,有诸强梁垂涎莲花色大阿罗汉之绝色,心生淫意,绑架禁闭之,欲俟入夜而后染指;莲花色阿罗汉虽有声闻菩提证悟,以及四禅八定灭尽定之修证,竟不能离去;后因目犍连尊者闻悉此事,飞入禁闭之牢,当场传授神足通,莲花色阿罗汉方得随目犍连尊者飞离彼处,免受玷污;”(出自说不通的《宗通与说通》)

  莲花色是佛世时最著名的“神通第一”比丘尼,而且如此著名的佛教历史事件,竟也被邪师萧平实说得如此不堪地错乱颠倒。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时未生怨王枉杀其父。生大追悔怀忧在室。虽有种种鼓乐弦歌。无释愁恼。时彼大臣遇见妙贤仪貌端正容色殊胜。便作是念。今此美女特异常人。宜可进王冀除忧戚。作是念已将近王室。强逼妙贤脱去法衣。着诸彩服具备璎珞涂拭名香。令亲侍人进至王所。时未生怨王才观此女姿容妙绝。遂释忧怀。复由妙贤恶业时熟。如瀑流水无能止遏。遂被恶王强见陵辱。如中毒箭生大忧苦。是时大世主于十五日欲褒洒陀。遍观尼众不见妙贤。入定观知在王宫内遭大辛苦非常被辱。诸尼问言。圣者妙贤今何所在独不见耶。时大世主即便命彼莲花色尼曰。汝应敛念观彼妙贤。既闻语已观知所在。犹如壮士屈伸臂顷。于尼众没王宫中出。在高楼上空中而住。遥告妙贤曰。姊妹。汝已能破诸烦恼魔。何不发起大神通事。受斯陵辱。时莲花色尼便授其法。如是应作如是应修。速自调心发起通力。是时妙贤系念除乱。于须臾间获得神足。着俗彩衣乘空而去。”(《律》)
  对比之下,可知被囚禁且已被凌辱的是著名的妙贤比丘尼,并非“神通第一”的莲花色比丘尼,恰恰相反,以神通前去救助妙贤尼解脱的反倒是莲花色尼。妙贤也是佛世时著名比丘尼之一,是大迦叶尊者出家前的妻子。
  此等著名事件、简单事实都被邪师萧平实胡扯得面目皆非,可见,无知的人必定张口即错,想不错都难!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1 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2-8、邪师萧平实瞎引相似伪经,诽谤尊者央掘魔罗


  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在极明显处也敢于明目张胆地诓骗,他不仅瞎引盲用大量相似伪经,并诈称出自真经四部《阿含经》,甚至同一相似伪经他却可以信口开河地随便胡乱标注不同的出处。比如,根本不属于四部《阿含经》的伪经《央掘魔罗经》,虽其使用了与四部《阿含经》中相似或雷同的经名予以伪装,但是其内容却与四部《阿含经》所记法义与史实完全相悖,邪师萧平实却故意谎称其出自两不相干的《杂阿含部》与《增一阿含部》,真可谓视天下佛子如无物,这在之前《指鹿为马,邪师萧平实于相似“伪经”谎称“真经”》一文中已有揭露,本文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对于伪经中数不胜数的低级错谬不仅皆视而不见,甚至还津津乐道地引用邪说为自己的邪见作伪证,而他所引用最为荒诞无稽、错谬不堪的相似伪经之一就是这部《央掘魔罗经》,在其著作中被反反复复、连篇累牍地引用以为其救命稻草。比如,★邪师萧平实:“杂阿含部《央掘魔罗经》”(《阿含概论》P206、《阿含正义》P1826)、★邪师萧平实:“增一部《央掘魔罗经》”(《阿含正义》P1660)本文为简洁故,不予一一引证。
  央掘魔罗尊者是佛世时非常著名的阿罗汉之一,几乎各部《阿含经》乃至小部又名杂藏对其皆有明确记载,而伪经《央掘魔罗经》也如诸多伪经一般,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使用了与各部《阿含经》中真经雷同的经名予以伪装,就如豺狼披上羊皮一般似是而非,如此则轻易就骗倒了一干眼盲众生。就如涅盘部、阿含部与四部《阿含经》中皆有名字相同、内容却截然不同的《大般涅槃经》,谁要是硬说涅槃部“大乘”版的《大般涅槃经》属于阿含部,或者如邪师萧平实那样,硬是故意把阿含部的《大般涅槃经》谎说成出自四部《阿含经》,那一定是瞪眼瞎说、恶意混淆视听!伪经正是与真经用雷同的经名,那才更容易骗倒眼盲者!魔子魔孙说法如恒河沙,邪师萧平实之流只有撒谎冒充佛菩萨,眼盲者才如此愚痴地拼死追随护持造无间业!
  央掘魔罗尊者前世今生之因缘,各部《阿含经》中所记大致如下(经文太长,恕不俱引):
  央掘魔罗过去世曾为清净太子,因强索全国未嫁女性初夜权,激起臣民忿恨与政变,民众以瓦石击杀之,清净太子临死前发誓未来世要报偿此怨,同时誓愿于未来世值遇圣者证解脱果,由此而展开彼此生生世世嫌隙仇杀与冤冤相报。因果轮转,直至佛陀出世,央掘魔罗转生为杀人无数的凶徒,报复过去世伤害他的臣民,后遇佛陀度化而修成阿罗汉,并安忍于所造杀人恶业的现世果报,其托钵时仇恨眼红的民众见之皆掷石、箭射、刀斫、杖击等,饱受攻击之苦,其状极为惨烈。可见,今世央掘魔罗的杀业与果证皆由过去因缘与誓愿所致。
  然而,如此简单确凿的佛教信史,竟然被伪经《央掘魔罗经》篡改得面目皆非,其经名虽然与阿含诸经中所用经名极其相近乃至雷同,然其内容却与真经所记几无相同之处,可谓荒诞无稽。比如:年仅十二岁的央掘魔罗不再是受因果报应制约的普通人,而是他方世界之佛生于此间,即央掘魔罗如来,既没有了其杀人无数的宿世因缘,也没有了今世杀人恶业成熟的果报,众生见之亦皆稽首敬礼央掘魔罗如来足并同声一心赞叹,诸如此类。
  后世魔造诸如《央掘魔罗经》等伪经,文中往往有对阿罗汉等圣者的种种诽谤言辞,阅读者内心若随喜、赞叹乃至护持、宣扬该等伪经,诽谤圣者乃至正法的恶业即告造下,堕入恶道势必难免,魔之境界已难出离,魔的目的就算达到了。然而该伪经《央掘魔罗经》,其目的却远非如此。
  譬如,在伪经《央掘魔罗经》中,这位子虚的央掘魔罗如来处处以颠覆佛陀正法律为己任:否定“三归依”而作“一归依”;倡导废除戒律,毁谤戒律为形式主义;一反佛门随缘忍辱、慈悲为怀,代之以主动疯狂杀害不遵从其邪见教化者,并声称“我之所杀作指鬘者,彼等悉是坏法众生。”并以诡谲遁辞宣扬为护法而杀害众生无有恶报,可谓拨无因果;彻底颠覆佛陀清净安详形象,代之以骄慢自大、目空一切,对那些前来朝拜赞叹他的诸天、上座诸阿罗汉等,毫无例外地一一予以讥讽、叱责为卑下“蚊蚋行”者,乃至专门诽谤文殊即“欢喜藏摩尼宝积如来”等诸佛:“呜呼汝文殊,不知恶非恶,不知菩萨行……修习蚊蚋行”,还以神我外道邪见毁谤文殊所代表的大乘空性法为“倾覆佛正法”,言行极尽刻毒乖张;凡此种种,可谓荒谬绝伦。
  伪经《央掘魔罗经》中低级错谬俯拾皆是,现随举几例以证其邪。
  首先,阿含诸经皆以前因后果证明央掘魔罗是从一个杀人狂魔最终皈依三宝并修成阿罗汉,不再受生,并非他方世界佛出生于此世间。如经云:“我今受痛少,饮食自知足,尽脱一切苦,本缘今已尽,更不受死迹,亦复不乐生,今正待时节,欢喜而不乱。是时。如来可鸯掘魔所说。”(《增一阿含经》)
  其次,伪经《央掘魔罗经》中处处宣扬颠覆佛陀正法的“神我外道”邪说,如“一切世间是我有故”,而佛陀在阿含诸经中皆言世间无我、无我所(非我有),如“因为以我或我所是空,因此被称为‘世间是空’。”(《相应部阿含经》)这就是为何传说为佛陀再来的大智文殊亦遭此伪经诽谤的原因,也是邪师萧平实对此伪经情有独钟的根本原因,皆“神我外道”故,臭气相投耳。
  再次,央掘魔罗年龄仅“十二”岁,其生母正常也就三、四十岁而已,可是当其生母请求出家时,佛陀却说:“汝今年衰老,出家时已过”,此说亦于理不合。
  实际上,佛陀在世时常有度化百岁以上年长者出家并得阿罗汉者。比如:佛陀成道后主动前往度化的事火迦叶三兄弟之一的优楼频螺迦叶已一百二十岁;佛陀所度商主外道亦一百二十岁;佛陀涅槃前最后度化的须跋陀罗也是一百二十岁;佛陀姨母年长佛陀四十岁,她于佛陀约六十岁时出家,其时也已为百岁老人;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为简洁故,不一一引用经律为证。
  再有,伪经《央掘魔罗经》中还宣扬“是故世无佛,众生不自度”邪说,可惜恰恰如此简单的佛法常识竟都说颠倒了。比如,经律中反复宣说:“常法如是。世间无佛。当有独觉。”(《律》)“世尊告曰。有辟支佛。无师自悟。去诸结使。更不受胎。”(《增一阿含经》)
  还有,邪师萧平实又于伪经《央掘魔罗经》中提到的满愿子尊者胡乱错认“菩萨”亲戚,★邪师萧平实:“满愿子阿罗汉当时因为初回心大乘法中”(《阿含概论》P441),可惜他再一次自作多情认错了亲。
  满愿子,又名富楼那,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的“说法第一”。就如授记阿难、舍利弗等尊者皆于未来成佛一样,《妙法莲华经》亦授记富楼那尊者未来成佛:“过无量阿僧祇劫,当于此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曰法明如来”。还是那句话,伪大乘者讹传一尊佛出世竟授记如此之多未来佛,皆因其伪经编篡者不明真大乘法义所致,个中道理,一言难明,姑置勿论。
  恰如授记阿难、舍利弗等尊者成佛与基本事实根本不符一样,富楼那尊者也如同其他诸多阿罗汉一样,亦已入于无余涅槃。如经云:“尊者富楼那……夏安居。为五百优婆塞说法。建立五百僧伽蓝。绳床.卧褥.供养众具悉皆备足。三月过已。具足三明。即于彼处入无余涅槃。”(《杂阿含经》)亦如佛云:“诸比丘!良家之子富楼那是贤明。随法行法,以法之故,不令余苦。诸比丘!良家之子富楼那入般涅槃矣。”(《相应部阿含经》)
  最后,伪经《央掘魔罗经》中最严重颠覆诸佛常法之邪说,即央掘魔罗如来与释迦如来二尊佛同时出生于世间:“众生稽首敬礼央掘魔罗如来足,一心同声说偈叹言:……奇哉二佛出于世,未曾有法行世间。犹如火中生莲华,世间希有见二佛。”(《央掘魔罗经》)
  阿含诸经处处宣说:“欲使一时二佛出世。无有是处”(《长阿含经》)“世无二佛之号……一国之中亦无二王。一佛境界无二尊号。”(《增一阿含经》)不仅自觉觉他的大觉佛陀不可能二佛一并出世,即使是作为自觉者的辟支佛,也不可能与佛陀同时出现于世。比如,大迦叶尊者本可独自觉悟成辟支佛,但因佛陀出世,他则闻法得成阿罗汉:“若当如来不成无上正真道者。我则成辟支佛。”(《增一阿含经》)对于“世无二佛”之常法,佛陀还曾预言,佛灭后将有魔王子孙祸乱佛法,皆自言是佛,与释迦佛同出于世,伪经《央掘魔罗经》即开此魔子自称是佛、与释迦佛同出于世之先河。
  然而,诸佛“终无二言”、佛陀刚说完“一时二佛出世。无有是处”的铁律,绝不会又说新经推翻之,伪经《央掘魔罗经》实可谓荒唐无稽、怪诞绝伦,邪师萧平实也自证其为盲人瞎马、以盲引盲者。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1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2-9、邪师萧平实错认、诽谤阿湿波誓尊者


  ★邪师萧平实:“当五色根遭逢病痛时是无法再受初禅乐的,阿湿波誓不知道这个道理,还以为自己退失声闻菩提了呢?”(《阿含概论》P495)

  阿湿波誓尊者,又名阿说示、马师,是佛陀最早度化的五比丘、阿罗汉之一。如经云:“是时。五比丘尽成阿罗汉。”(《增一阿含经》)顺便说明,此马师阿罗汉,并非作诸非威仪事的六群比丘中堕入龙道的那位马师比丘。
  阿湿波誓是阿罗汉,正见具足,根本不可能会误以为自己退失声闻菩提的,那是邪师萧平实对阿罗汉的诋毁和栽赃。
  不仅阿罗汉不会认为果位会退失,初果须陀洹一样不会认为果位会退失,这是初入圣道就必须具足的正知正见,只有邪师萧平实这个颠倒凡夫才会误以为果位会退失,如其《阿含概论》P126、133、451等中的邪说,容待本专集第四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中再予破斥。
  初果“断三结使。更不退转。必至究竟成无上道。”(《增一阿含经》)初果所成“四不坏净”是乃至直至成佛(无上道)也不会坏、不会退转的,初果又是见“四圣谛”、得清净法眼、于法得无所畏、无有狐疑的。初果“决定正向”涅槃、不可能再退转成凡夫。
  还不仅初果必定不退,二果斯陀含也必定不会再退转成初果。二果命终,再来此世转生时有隔阴之谜,纵然如此,一来亦必定不退且必得究竟解脱。断“五下分结”的三果、断尽十结的四果亦复如是得不退法。“五下分结已尽(三果)。生于彼间。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漏尽阿罗汉以更不复受有。净如天金。三毒五使永不复现。”(《阿含经》)圣者命终转生有隔阴之谜尚且果位必定不退,未命终前没有迷失的情况下,果位又如何会退失呢?
  邪师萧平实针对阿湿波誓阿罗汉的诋毁和栽赃,在相关经文中也明确讨论的是暂时退失“三昧”与否,而非“果位”。如经云:“阿湿波誓白佛言。世尊。我先未病时。得身息乐正受多修习。我于今日不复能得入彼三昧。我作是思惟。将无退失是三昧耶。”(《杂阿含经》)
  可见,“以为自己退失声闻菩提”纯属邪师萧平实无中生有的虚妄想。
  另外,经中阿湿波誓所修习的“三昧”是“身息乐正受”,相当于四禅以上,而非邪师萧平实所说的身、口、意三行皆未止息的“初禅”。

  ★邪师萧平实:“如同阿湿波誓一样证得无相心三昧,成为大乘贤圣。”(《阿含正义》P2389)

  邪师萧平实又开始胡乱编排圣者!佛经哪里提到阿湿波誓尊者证得无相心三昧了?
  关于邪师萧平实谬说错认无相心三昧,在上一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于圣者所修无想定不认不识》一文中已予详细破斥,本文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先歪曲无相心三昧为菩萨所修,再胡扯阿湿波誓尊者证得此定,最终无外乎是想乱拉关系,可惜再一次错认“菩萨”亲。
  邪师萧平实所错认的无相心三昧并非菩萨所修,经中也根本没提到过阿湿波誓尊者证得此定,阿湿波誓尊者是声闻阿罗汉,绝非邪师萧平实的伪大乘亲戚。如经云:“我声闻中第一比丘,威容端正,行步庠序,所谓马师比丘是。”(《增一阿含经》)
 楼主| 发表于 2013-1-1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2-10、邪师萧平实错认摩罗迦舅尊者


  ★邪师萧平实:“在家人也能在声闻法中证得阿罗汉果。亦如年老的在家人摩罗迦舅,亲得闻佛说法,专精思维之后,证得阿罗汉果,有经文为证:【如是我闻……世尊告摩罗迦舅言:‘诸年少,聪明利根,于我法、律出家未久,于我法、律尚无懈怠,而况汝今日,年耆根熟(又未出家)而欲闻我略说教诫……尊者摩罗迦舅于世尊略说法中广解其义已。于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成阿罗汉。心得解脱。】(《杂阿含经》)”。(《阿含正义》P2175)

  邪师萧平实不仅再一次僧俗不分,还师心自用地在经文中私自插入自己错误的私话“(又未出家)”,擅自于经文中增插文字而不加注声明,这是严重混淆经义、败坏佛法的恶行。
  尊者摩罗迦舅,又称具寿摩罗迦、摩罗迦子,也是佛世时著名比丘之一,甚至在中部阿含经中有专门的《摩罗迦小经》和《摩罗迦大经》两部经。
  尊者,是对出家沙门的尊称,亦称比丘、长老、慧命等。
  具寿,比丘的通称,因比丘不但具有世间的寿命,而且具有法身的慧命,亦可以作为道高德隆或见道证果比丘的尊称。
  邪师萧平实从哪里错会摩罗迦舅是在家居士而非出家尊者或比丘的呢?唯因无知而想入非非耳。
 楼主| 发表于 2013-1-1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2-11、邪师萧平实于须摩提乱攀“菩萨”亲


  ★邪师萧平实:“又如《须摩提女经》所载的给孤独长者的女儿须摩提,在过往无量世中也是生生世世修学菩萨道,而在佛陀住世时也受生于此地,终于在佛世时证得法眼,成为入地菩萨,证明她并不是修学声闻解脱道的法义。这也是四阿含中明文记载的史实。”(《阿含正义》P2117)

  邪师萧平实总是胡言乱语的。
  首先,《须摩提女经》并非属于四部《阿含经》,其译文也多有与基本事实不符之处,简单举两例为证。
  一是,开篇第一句话“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王舍城中”就是错误的,王舍城根本就不属于舍卫国。拘萨罗国的都城是舍卫城,故而有时拘萨罗国或舍卫城亦习惯于被称为舍卫国,而舍卫国与摩揭陀国的都城王舍城直线距离尚且相距700多里远呢。
  二是,为了选择前往须摩提女夫家应供的比丘,经中记载的条件是:“呼诸比丘。尽集一处而行筹。作是告敕。诸比丘有漏尽阿罗汉。得神足者。便取舍罗(悲智注:筹签)……世尊告诸比丘。我弟子中第一受舍罗者。君头波汉比丘是也。”(《增一阿含经》)
  而《须摩提女经》中却说:“若有得神通变化者受筹。不得者默然。尔时众中有周利槃特伽佛子罗云须菩提舍利弗迦叶目连等未受具戒。众中有一均头沙弥。于先受筹监拔圣路。”
  参加应供的拔筹条件,从《阿含经》中的得阿罗汉,被《须摩提女经》一改而为得神通者,再改而为受具戒者,竟又改而为未受具戒的均头沙弥先拔,何等错乱。
  另外,周利槃特伽、佛子罗云、须菩提、舍利弗、迦叶、目犍连等大阿罗汉怎么可能还“未受具戒”呢?这与基本事实不符。且最先取得筹签的是君头波汉尊者,根本不是舍利弗尊者最小的徒弟均头沙弥,均头沙弥更不可能先于舍利弗而取筹签。
  其次,《须摩提女经》之中从未提到须摩提“在过往无量世中也是生生世世修学菩萨道”,这是邪师萧平实臆想出来的虚妄事。须摩提在佛世时方才证得初果,之前无量世中生生世世都还只是凡夫,“修学菩萨道”又从何说起呢?初发心的真实大乘行者,至少是已得四不坏净信、四圣谛成就的圣者,方才可以说是开始修学菩萨道。在三大阿僧祇劫前,本师释迦牟尼佛当时为陶轮师,他也是初遇那时名字也叫释迦牟尼佛的古佛时,才得净信初发心而开始行菩萨道的。
  舍离解脱道而“修学菩萨道”,纯属伪大乘者的颠倒说法,绝不可能是真大乘人,皆阉割佛法、分裂僧团之魔子魔孙!
  再次,须摩提在佛世时证得法眼净,成为初果圣者这是事实,但是“成为入地菩萨”可就又是邪师萧平实臆想出来的虚妄事了。
  最后,经中明确记载:“尔时。世尊渐与彼长者及八万四千人民之类说于妙论。所谓论者。戒论.施论.生天之论。欲不净想。漏为秽恶。出家为要。尔时。世尊以见长者及须摩提女。八万四千人民之类心开意解。诸佛世尊常所说法。苦.习.尽.道。普与此众生说之。彼各于坐上。诸尘垢尽。得法眼净。”(《增一阿含经》)
  须摩提明明是听闻佛陀演说解脱道而得法眼净、得证初果,怎么可以胡说“证明她并不是修学声闻解脱道的法义”呢?这还是邪师萧平实臆想出来的虚妄事。
  邪师萧平实所说的“这也是四阿含中明文记载的史实”,更是瞪着眼睛栽赃、诽谤佛经,纯属毫无根据、不顾基本事实的胡言妄语,这人真是坏透腔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1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2-12、邪师萧平实不识阇尼沙即频婆娑罗王


  ★邪师萧平实:“这位阇尼沙(战胜结使的人)在过去佛之世原是人王身份,在世时证得初果而断三缚结,往生后在四王天中当王太子,已经七次的人天往返而到了生死的最后世,并于过往的每一世中都名为阇尼沙,所以说:‘于七生名中,常名阇尼沙。’”(《阿含正义》P1959)

  邪师萧平实这是对自己不认识的人、不了解的事又开始充分发挥想象力、臆想连篇了。《长阿含经》中提到的这位自称阇尼沙的人,并非如邪师萧平实臆想的在“过去佛”之世为人王,而是现在佛——释迦牟尼佛在世时非常著名的摩揭陀国频婆娑罗王,因闻释迦佛说法证得初果而往生为毗沙门天王太子,名为阇尼沙。这在南传《长阿含经之阇尼沙经》中说得清清楚楚:“世尊!我是频婆娑罗,善逝!我是频婆娑罗。”
  《阇尼沙经》探讨的就是摩揭陀国频婆娑罗王及该国其他佛弟子命终之后的去处问题,佛陀也是在“思惟摩揭国人命终生处”时,阇尼沙因此来拜见世尊、以此奉告。《阇尼沙经》中也明确说明,频婆娑罗王是在释迦牟尼佛处闻法而非他处:“世尊!非是世尊所教之外,非善逝所教之外者。我由最初则一向归依信仰世尊以来。长久我不堕恶趣,知不堕恶趣,又希望为一来者而住。”
  阇尼沙是频婆娑罗王证初果后得第一次人天往返,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言“已经七次的人天往返而到了生死的最后世”。频婆娑罗王生前于人间时才刚刚在佛陀前见道证果,往生为阇尼沙后正努力进修二果“又希望为一来者而住”,他将最多七次往返人天必得究竟解脱,他也将于未来七生中常名阇尼沙。
  不仅四阿含诸经如是记载,《律》中对此亦有详细记载。
  摩揭陀国频婆娑罗王,又译为影坚王、影胜王。
  如《律》中记载其在释迦佛前见谛证果,并于见谛后施佛竹林精舍:“尔时世尊说此法时。摩揭陀主频毗娑罗王……得法眼净。”“尔时世尊于杖林中。令摩揭陀影胜王得见谛已。”“尔时影胜王未得见谛。以竹林园施露形外道。及生净信得见谛已。遂废外道奉施佛僧。”
  佛陀对于频婆娑罗王的宿世因果《律》中亦有解说:“佛告诸苾刍。于汝意云何。尔时陶家人者。今影胜王是。当于尔时向辟支佛。心怀恶意口出粗语。业成熟故。今刀刺脚闭在房中饥渴饿死。由生悔心发愿力故。彼业成熟。得生王宫富贵多财。于世尊所。破二十种身见山峰。以慧穿穴。证得预流果。”
  对于频婆娑罗王被囚禁、命终往生四天王之北方多闻毗沙门天、名胜仙(即阇尼沙或胜诸结使者之义)等,亦皆有相关记载。
  如《律》中记载:“尔时世尊告大目揵连曰。汝往影胜王所可传我语……即入三摩地。从耆阇崛山没。于王舍城王禁闭所。在王面前白言大王。佛告大王。愿无病恼。时王礼敬尊者大目揵连……王问大目连曰。何处有好食饮。于时目连答曰。于四天王处有好食饮。具报王已。即便化身而去。往耆阇崛山……便即舍命。于北方天王宫。在天膝上忽然化生。时薜室罗末拏天问曰。汝是谁耶。曰我名胜仙。”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的记载于此却差别极大:“尔时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从佛口出。一一光照频婆娑罗王顶。尔时大王虽在幽闭。心眼无障遥见世尊。头面作礼。自然增进成阿那含。”
  频婆娑罗王命终转生到四天王天、只是证得初果须陀洹,当然他既没有往生到极乐世界,也并非如该经所记载的“自然增进成阿那含”。若佛陀发光就可以加持他人得离欲而证得三果阿那含的话,阿难尊者早就应该证得三果了。而实际上,佛陀入灭时阿难尊者仍未离欲,故而也毫无神通。
  故而,《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对阿难尊者的记载也与事实不符:“尔时世尊在耆阇崛山。知韦提希心之所念。即敕大目揵连及以阿难。从空而来。佛从耆阇崛山没。于王宫出。时韦提希礼已举头。见世尊释迦牟尼佛。身紫金色坐百宝莲华。目连侍左。阿难在右。释梵护世诸天在虚空中。”
  前面《律》中明确说世尊只是敕令目犍连前往,并未命阿难尊者随同,况且阿难尊者于佛在世时也没有神通,怎么可能神通大展“从空而来”呢?这些显见错谬都与基本事实不符,只是拿阿难尊者说事罢了。
  由此诸经律记载可见,邪师萧平实对阇尼沙毫无所知,唯臆想胡言耳。
 楼主| 发表于 2013-1-2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2-13、邪师萧平实错认大梵天为凡夫


  ★邪师萧平实:“这个大梵天……仍是以意识心为中心的凡夫。”(《阿含正义》P434—435)
  大梵天之天寿极为长久,兜率天的寿命换算成人间的时间已达五亿七千多万年之久,而大梵天的寿命又是兜率天寿的千倍以上,故而其曾值遇多尊佛陀出世,包括释迦佛在内的诸佛出世时,大梵天往往都会前去劝请佛陀说法并亲临闻法,如经云:“诸比丘!尔时,毗婆尸世尊、阿罗汉、等正觉者,知梵天之劝请,又悲愍诸众生故,以佛眼观察世间;”(《长部阿含经》)
  毗婆尸佛是过去九十一劫时出世的过去七佛之一,比如:“佛告诸比丘。过去九十一劫。时世有佛名毗婆尸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过去三十一劫。有佛名尸弃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即彼三十一劫中。有佛名毗舍婆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此贤劫中有佛名拘楼孙。又名拘那含。又名迦叶。我今亦于贤劫中成最正觉。”(《长阿含经》)
  而假设按照《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等伪经中的流变世俗说法,仅我们现在这一大劫即贤劫中就将出世千佛之多,其中拘楼孙、拘那含、迦叶、释迦等四尊佛已经出世,而过去劫即上一大劫名为庄严劫,更有包括毗婆尸、尸弃、毗舍婆等一千尊佛已经出世。据此,大梵天值遇之佛陀则更加不计其数,难道曾值遇、劝请并听闻这么多佛的讲法,大梵天竟完全无法生起净信而入圣道?《佛说佛名经》中更有荒诞的“庄严劫中有八万四千佛出世”的说法,然而,释迦佛在过去每一阿僧祇劫的无量无数大劫中,所值遇、皆悉供养且无空过的佛陀也不过才七万多尊,一劫中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佛出世呢?之所以有这种一劫千佛、万佛出世的虚妄说法,根本上是为了掩盖伪大乘中不可调和的矛盾、弥补固有的缺陷而妄造,此事所涉真大乘法义因与本文无关,暂置勿论。
  顺便说明一下,自诩唯一开悟“大师”的邪师萧平实在其《真假开悟》和《识蕴真义》等著作中常常引用的《大乘本生心地观经》等伪经,方才有此一提。在前文《邪师萧平实不识阇尼沙即频婆娑罗王》中说过,经中记说已证得初果的频婆娑罗王最多七生必究竟解脱,竟也被《大乘本生心地观经》错说成是贤劫千佛、未来一劫即世星宿劫千佛、乃至未来一切诸佛出世时,频婆娑罗王都将生生世世转生为国王施主,“厌离生死修解脱因”,数千乃至数万次地转生人间而不得究竟解脱,这更与邪师萧平实所胡言的“已经七次的人天往返而到了生死的最后世”有天壤之别,二者唯一相同之处就是——硬改历史。
  其实,释迦牟尼佛也曾记说大梵天为证得三果即阿那含的圣者。比如,《杂阿含经》中记载:有一次,色界初禅天的大梵天王,想去劝化破坏佛法的提婆达多同伙瞿迦梨,瞿迦梨就讥讽梵天王,世尊已经记你得不来果了,你咋还来呢?梵天王一听,这人真是没治了。如经云:“瞿迦梨言。汝是谁。梵天答言。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记汝得阿那含耶。梵天王言。如是。比丘。瞿迦梨言。汝何故来。”(《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总是师心自用、鬼话连篇,错认、诽谤大梵天为凡夫就是其无知妄言的又一例证。
 楼主| 发表于 2013-1-2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2-14、邪师萧平实“轻贱出家”,再次错认观世音


  为了证成其在家俗身实际处于住持佛法的正统主导地位,且在家更优胜于出家,邪师萧平实不惜编造邪说,大肆诽谤、“轻贱出家”(《楞严经》),并极力贬低出家僧实际处于佛教从属、低劣的地位。

  ★邪师萧平实:“大乘法之菩萨僧,向来皆以在家菩萨为多数,出家菩萨极少;十方世界之人间悉皆如是,天界更无出家菩萨而唯有在家菩萨住持大乘佛法……然而十方世界之佛教,皆唯在人间时方有出家僧……然于十方世界之天界及纯一清净之净土世界佛教中,则皆无出家菩萨僧也!”(《阿含正义》序P13)

  随举一例,即可证其所言“皆唯在人间时方有出家僧”邪谬不堪。如《律》中记载,有位比丘命终往生三十三天为天子,而后亦于天上出家修行:“时诸天女告天子曰。大仙。今可往礼帝释。方与我等共为欢戏。天子答曰。姊妹天主帝释者。已能远离染嗔痴耶。白言未离。天子曰。姊妹我昔归依大师世尊。离染嗔痴而行礼敬。云何今时礼具三毒。姊妹颇有因缘能令帝释礼敬我不。天女答曰。有胜苑园名为妙地。中有住处是天仙所居。若在其中而出家者。帝释自往申其礼敬。是时天子于天婇女作鬼神想。弃之而去。往妙地中天仙住处。于彼众内而为出家。尔时帝释闻是事已。诣苑园中躬申礼敬。”(《律》)

  ★邪师萧平实:“从初地开始,大部分是示现天人相的;初地以上的菩萨,你要找一个出家相的菩萨,是很少见的!诸位!五大菩萨的名讳,请诸位念念看!(大众一起念:)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地藏王菩萨。请问:这些等觉位的大菩萨们,有几位出家?(大众回答:一位!)是嘛!只有一位地藏王菩萨啊!”(“神我外道”所著之《大乘无我观》)

  看看邪师萧平实的脸是怎么被其信奉且常常引用的《大宝积经》搧肿增厚的:“是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比丘众。前后围绕现其人前。”无量寿佛就是阿弥陀佛,前来接引时,观世音和大势至等菩萨在内可都是比丘众!在之前《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一文中,对于邪师萧平实不识观世音菩萨即观自在菩萨已予指正,这次邪师萧平实师徒一众眼盲人等,皆僧俗不分、再次错认观世音。

  ★邪师萧平实:“当出家菩萨就容易当,但是道业不容易进步——你如果道业要进步很快,就得要干在家菩萨。”(假开悟者所著之《真假开悟》)

  看看邪师萧平实的脸是怎么被其信奉且常常引用的《瑜伽师地论》搧肿增厚的:“又复一切出家菩萨。普于一切菩提分法速证通慧。随所造修彼彼善法。皆能疾疾到于究竟。在家菩萨则不如是……当知一切出家菩萨于在家者。甚大殊异甚大高胜。”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对邪师萧平实同样手不留情:“出家菩萨胜在家,算分喻分莫能比。”知道邪师萧平实为何如此厚颜无耻了吧?谁要总是拿自己的嘴巴找抽,他的脸皮无异会越来越厚的。
  邪师萧平实对人世间的最简单人、事、物、历史等都错谬得一塌糊涂,对天上人与事,他显然除了鬼扯就只能是妄言,此皆因其撒谎成性、无知愚痴使然。
 楼主| 发表于 2013-1-2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2-15、邪师萧平实错断焰摩迦、乱解心解脱


  ★邪师萧平实:“‘舍利弗说是法时,焰摩迦比丘不起诸漏,心得解脱。’(《杂阿含经》)……焰摩迦比丘因为后来听闻舍利弗解说这个道理,于外无恐怖而不怕断灭空,所以就证得心解脱而成为三果人;”(《阿含正义》P1055—1056)
  ★邪师萧平实:“我诸弟子于此法中。得尽诸漏。得心解脱(得第三果)。得慧解脱(得第四果)。(《杂阿含经》)”(《阿含正义》P1165)

  邪师萧平实又一次自证于解脱道最最基本常识错谬不堪,竟然只要见到“心解脱”三个字就误以为是证得了“三果”,而不知“心解脱”有欲漏心解脱、有漏心解脱、无明漏心解脱等多种差别。得心解脱者,除可能是得欲漏心解脱的三果外,也可能是得无明漏尽心解脱的四果慧解脱者。
  邪师萧平实所引经文中已经明确提到焰摩迦比丘是“不起诸漏”的心解脱,这种心解脱就是最终的漏尽、无漏的心解脱,即是慧解脱,实为已经证得四果者。不起诸漏,指的是欲漏、有漏、无明漏这三漏皆断尽不起。如经云:“欲有漏心解脱.有有漏心解脱.无明有漏心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于此法.律得尽诸漏。无漏心解脱.慧解脱。”(《杂阿含经》)
  可见,慧解脱就是心解脱,是心解脱中的一种,即漏尽心解脱,或无漏心解脱,必定是证得四果阿罗汉者,决不可如邪师萧平实一般,不求甚解地误以为只要是心解脱,就是证得欲漏心解脱的三果者。

  ★邪师萧平实:“广义的心解脱之中,又有数种差别:一者正智心解脱,二者净信心解脱,三者无碍心解脱,四者漏尽无余心解脱,五者无上爱尽解脱,六者无漏心解脱的慧解脱,七者不动意解脱,八者无知解脱,九者心善解脱,十者无量心解脱,十一者大心解脱,十二者定解脱。”(《阿含正义》P1293)

  邪师萧平实真是太恶心了,为了假冒无所不知的“大明灯”,他竟玩起这种幼稚儿的鬼把戏,把在佛经中能找到的带有心解脱字样的都罗列在一起,并谎称有“数种差别”。殊不知,其中有诸多名词含义根本就是完全相同的。幸亏他不知道意解脱是心解脱的另外一个说法,否则这个名词列表会更长些的。
  现以邪师萧平实所列表中“六者无漏心解脱的慧解脱”为标的,看看哪些列表中的名词与此毫无差别。
  比如一:一者正智心解脱,完全就是六者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如经云:“于世尊法中得阿罗汉。尽诸有漏。所作已作。舍离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解脱。当于尔时解脱六处。云何为六。离欲解脱.离恚解脱.远离解脱.爱尽解脱.诸取解脱.心不忘念解脱。”(《杂阿含经》)亦可见:一者正智心解脱,亦完全就是五者无上爱尽解脱、或六者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
  比如二:三者无碍心解脱,完全就是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比如:“即时无漏心解脱无碍解脱智生。”(《律》)
  比如三:四者漏尽无余心解脱,明明就是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
  比如四:八者无知解脱,完全就是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因慧解脱已超、已度一切知见,故而称为无知解脱。如经云:“得初漏尽智。次究竟无知。得无知解脱。知见悉已度。成不动解脱。诸有结灭尽。”“如自知生尽。无碍道已知。以知解脱已。最后得无知。不动意解脱。一切有能尽。”(《杂阿含经》)亦可见:七者不动意解脱,亦完全就是八者无知解脱、或六者无漏心解脱的慧解脱。
  比如五:九者心善解脱,完全就是一者正智心解脱,亦完全就是六者漏尽心解脱的慧解脱。如经云:“比丘诸漏已尽。所作已作。舍离重担。离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不起诸漏。心善解脱。”(《杂阿含经》)并非如★邪师萧平实误以为的那样:“发起初禅……名为觉知心已经善得解脱,故名心善解脱。”
  邪师萧平实智商怎么还不如幼稚儿,只会玩这等鹦鹉学舌的低级文字游戏,既可怜,又无耻。邪师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2-16、对篡改诸圣史实者,邪师萧平实自动认祖归宗


  如佛所说,正法流变入像法时,伪经流布,真经则隐没不现。如经云:“有诸相似伪宝出于世间。伪宝出已。真宝则没。”“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瞪着眼睛大肆篡改诸圣史实,前文十数例铁案班班可考,而如其这般篡改佛法的恶行,实则史不乏人,否则,佛法流变又何至于如佛陀所预言的伪经丛生、真经隐没竟近两千年呢。邪师萧平实颇有其所谓历代祖宗伪菩萨们的遗风,以祸乱混淆乃至完全毁灭真大乘法为己任,如其所引《大宝积经》等诸多流变伪经中,大量佛世时著名圣者身份与史实,几无例外地被篡改得面目皆非,可谓肆无忌惮,而邪师萧平实竟于此明显恶行皆如聋如盲、视而不见。
   包括《大宝积经》在内的任何晚世流变伪经中既杂以魔说,又皆依或多或少的正说或佛说予以伪装,就如《大宝积经》(卷55-57)长篇大论照搬移植有部律卷11和卷12的律文近2万字,故而,即使伪经也不可说其绝非佛说,恰似豺狼披上羊皮一般似是而非,若非如此,怎能轻易骗倒众多眼盲众生呢。
   以《大宝积经》为例,诸如“世间无佛。当有独觉”(《律》)这般最简单的佛法常识,都被其颠倒错说为“世若无佛则无声闻及辟支佛”,这与伪经《央掘魔罗经》所宣扬的“是故世无佛,众生不自度”的邪说十分雷同,而丑剧至此才上演一半呢!另一半是,该经还前后自相矛盾地编造故事、宣扬邪说:“过去久远我时作外道仙人。智慧明利多闻辩才得深法忍。时有五百年少婆罗门。见在居家五欲过患。见出家利出家学道。皆来诣我即为说法。得辟支佛道具六神通。”(《大宝积经》)无佛出世时听闻他人讲法而得独觉或辟支佛,算不算自打嘴巴?独觉或辟支佛,必于无佛出世时“无师自悟”,若听闻他人讲法或有师教授而证得独觉,那又怎么可以叫独觉呢?
   伪宝与真宝一见面,赝品自现:“世尊告曰。有辟支佛。无师自悟。去诸结使。更不受胎。”(《增一阿含经》)
  其实,还不仅伪经如此颠倒错乱呢,邪师萧平实对独觉、缘觉、辟支佛这三个词也解释得一塌糊涂,实际上三者仅是同词异译而已,含义上毫无差别,这将在本专集第四个系列专集《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中再予破斥。
  话说回来,《大宝积经》还替佛世时诸多著名圣者篡造了身份,可谓窜改成癖。
  比如:“尔时郁伽长者……给孤穷长者。龙德长者。实喜长者。是等各与五百长者。俱出舍卫大城。诣只陀林给孤穷精舍……一切同声欢喜赞叹。希有世尊。善说在家过患。而犹未知出家戒行出家功德。世尊。我等亦观在家多过出家德大。唯愿世尊。哀愍我等愿得出家。说是语已。佛告长者。出家甚难一向净行。时诸长者。白言。世尊。实如圣教。唯愿世尊。听我出家当如教行。尔时世尊。即听出家。告弥勒菩萨。一切净菩萨。汝善丈夫令是等出家。时弥勒等。令九千长者悉皆出家。”(《大宝积经》)
  此中,本来直到命终皆为在家居士的郁伽、给孤独等著名长者,皆被改换为子虚的大乘出家菩萨,致使与既有史实完全冲突、水火不容。
  首先,郁伽长者,佛世时属离车族,居于跋耆国都毗舍离城的象村,极其富有,与给孤独长者一样,将一切财物皆悉竭尽布施而无分别。
  史实一:郁伽长者于世尊前发誓尽形寿、终身乃至命尽为优婆塞并“尽形寿。梵行为首。受持五戒。”(《中阿含经》)
  史实二:郁伽长者发愿一切功德皆回向尽速解脱生死:“尊者阿难。若我如是舍与。如是惠施。一切财物皆悉竭尽。但使我愿满……令我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中阿含经》)
  史实三:佛陀授记郁伽长者不还此世受生:“无有结之能缠,令象村之郁伽居士还归此世。”(《增支部阿含经》)
  可见,历史上真实的郁伽长者,既未“出家”,也非发心成佛的“菩萨”,风都没有的事。
  其次,给孤独长者,亦名为阿那邠祁、须达或须达多,拘萨罗国舍卫城富豪,乐善好施,常怜愍贫穷、孤独者,故名给孤独。
  史实一:给孤独长者亦于世尊前发誓尽其形寿为优婆塞:“世尊。已度。善逝。我从今日尽其寿命。归佛.归法.归比丘僧。为优婆塞。证知我。”(《杂阿含经》)
  史实二:给孤独长者命终依然是在家居士、优婆塞而未出家,且诸经中佛陀皆授记其再来此世一次即得苦灭。如经云:
  “阿难!阿难!须达哆优婆塞已断三结,并渐次灭贪、嗔、痴,证斯陀含果,再一次还归此世,即得苦灭。”(《长部阿含经》)
  “阿难!须达优婆塞命终,三结偏尽,贪嗔痴弱而为一来,唯一之来此世,作苦之边际。”(《相应部阿含经》)
  经中亦记载,给孤独长者“身坏命终生于兜率天。”(《中部阿含经》),且将于弥勒降世时随其出家修道而得解脱。
  史实三:佛陀曾授记给孤独长者,将于未来弥勒出世时为蠰佉王作典藏主,并将随弥勒如来出家学道而尽于苦际。如经云:“尔时。有佛出世名为弥勒……尔时藏主者。今(悲智注:给孤独)长者是也……尔时。典藏亦复广作福德。亦当出家学道。尽于苦际。皆由长者将道四子。使自归于佛.法.比丘僧。缘是功德。不堕三恶趣。复缘此德得四大藏。亦缘此报与蠰佉作典藏主。即于彼世尽于苦际。”(《增一阿含经》)
  可见,历史上真实的孤独者长者,既未“出家”,也非发心成佛的“菩萨”,那是连影都没有的事,纯属妄想狂邪师萧平实之流伪菩萨们破坏真大乘法之虚妄幻见。
  诸如此类,邪师萧平实之列祖先宗,亦如其一般于真实佛法肆意篡改、不遗余力,如此简单明显史实尚且明目张胆地公然作伪,是若可信,孰不可信?是若信之,眼盲若何?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3、邪师萧平实编造、妄解佛法名词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3-3-1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9-2-23 15:23 , Processed in 0.1469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