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悲智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系列)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5-21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二十五)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编造魔词“本际识”


  
  “涅槃者无所依住。”——释迦佛陀

  拣魔辨异X44:
  ★邪师萧平实:“本际又名实际……这个实际其实就是无余涅槃的所依,涅槃是依这个实际来施设的。所依涅槃并无实法,无余涅槃是纯依实际——本识入胎识……真我即是四阿含中所说的涅槃本际的本识,也就是入胎识。”(《阿含概论》P302、494)
  ★邪师萧平实:“阿含中早已说过有这个本际识(入胎识)的存在了”。(《阿含正义》P1800)

  第一,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本际识”。
  铁的事实:邪师萧平实极擅于捕风捉影、牵强附会,就像任何佛经中也找不到“入胎识”这个魔法名词一样,别说四部《阿含经》,乃至整部《大藏经》中都根本没有“本际识”这三个字,此乃邪师萧平实以其妄想所独创魔法名词。
  第二,邪师萧平实错解讹传“本际”义。
  ★邪师萧平实:“依入胎识——本际——的独存及常住不灭”。(《阿含概论》P309)
  本,在四阿含中往往指的是原来的、之前的、过去的,如佛教的“本”生故事,再如本心、本识等,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系列之萧邪错认“本心”》《撕下“神我外道”画皮系列之萧邪错认“本识”》。
  本际亦复如是,指的是生灭法之前因,如苦之本际,并非萧邪因愚痴而妄认的入胎识。
  比如:“众生无始生死。长夜轮转。不知苦之本际。”(《杂阿含经》)
  苦之本际,指的是无明众生,不知诸苦产生的原因,不知由什么导致诸苦,而苦之本际——前际、前因,乃无明,由无明而导致大苦聚集。
  第三,邪师萧平实曲解讹传“实际”义。
  ★邪师萧平实:“本识,佛陀在四阿含中有时说为本际、实际、……”。(《阿含概论》P475)
  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实际”这个佛法名词,此乃撒谎成性的邪师萧平实,又一次打着《阿含经》的旗号栽赃佛陀!
  什么是实际?
  实际上,没有龟毛。故而,没有龟毛,假名为实际;
  没有本际、前际,假名为实际;
  没有恒常不坏“我”、龟毛本际识,假名为实际!
  比如:
  “诸法不可得,彼等前际无;本际既无故,故名为实际。”(《善思童子经》)
  “其际无可取,是名为实际;于际了达者,亿劫能不着。本际妄分别,愚痴轮生死;十方遍推求,本际不可得。”(《月灯三昧经》)
  萧邪及其愚痴信徒可以选择:一、承认《善思童子经》与《月灯三昧经》所说没有本际,名为实际;二、否认《善思童子经》与《月灯三昧经》所说,其为伪经;三、施展邪教共法:选择性眼盲。
  第四,邪师萧平实颠倒说无余依涅槃有所依。
  ★邪师萧平实:“本际又名实际……这个实际其实就是无余涅槃的所依……无余涅槃是纯依实际——本识入胎识”(《阿含概论》P302)
  若有能、所,即为对法、生灭法。无余依涅槃非对法,无余依,何来所依?
  比如:
  “涅槃者,无对也。”(《中阿含经》)
  “涅槃者无所依住。”(《中阿含经》)
  “一切行之寂灭、一切依之定弃、渴爱之尽、离欲、灭尽、涅槃。”(《增支部阿含经》)
  第五,邪师萧平实捏造“涅槃本际”。
  ★邪师萧平实:“真我即是四阿含中所说的涅槃本际的本识,也就是入胎识。”(《阿含概论》P494)
  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说过“涅槃本际”,此乃撒谎成性的邪师萧平实,又一次打着《阿含经》的旗号栽赃佛陀!
  本际,指的是生灭法之前因、缘起。愚痴众生不见缘起、不知本际,若见缘起,则为见法之圣者。
  愚痴众生不知苦之本际,即不知缘何而生诸苦。
  愚痴众生亦不知流转轮回之本际,即不知缘何而有轮回、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轮回。
  比如:
  “此轮回无始,众生为无明所覆、渴爱所缚,不知流转轮回之本际。”(《相应部阿含经》)
  然而,涅槃非生灭法、非缘起法,何来本际、前因、缘起?
  “涅槃本际”之谬说,又是“神我外道”邪师萧平实的妄想法。
 楼主| 发表于 2013-5-2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二十六)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谎说“诸法本母”



  “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增一阿含经》
  
  拣魔辨异X45:
  ★邪师萧平实:“佛陀在阿含道中曾经说有诸法的本母,是说有一个法是本来自己已在的,不是生灭法,而衪是诸法的本母;若能正见诸法的本母——亲见此法能生诸法……佛陀也说诸法本母——入胎识如来藏——是最究竟的皈依处”。(《阿含概论》P310)
  
  第一,邪师萧平实于“本母”无知、妄想。
  本母,乃意译,其音译为摩夷、摩怛理迦,指的是佛陀所说经、法、律仪、论议等教义、教法,广义的甚至包括正见与智慧亦比喻为本母。因一切诸佛及诸佛之法,皆从佛陀所说教法乃至一句偈中生,故而比喻为诸法本母。
  又,于晚世本母则经常特指论藏,可参见丁福保《佛学大辞典》中本母、摩夷等词条,此不具引。以论藏为本母之缘由同上:以理为本,论藏为生本之母,故曰本母。并非邪师萧平实所妄想的有个不坏“我”入胎识。
  佛陀所说四圣谛、十二因缘教法,无论佛陀是否出世,此法皆本来如是、法尔如是、常住法界、最上最大、最极高胜,诸法皆由此生,故为诸法之本母。
  比如:
  “谓缘无明有行。乃至缘生有老死。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杂阿含经》)
  又比如:
  “缘起法者。非我所作。亦非余人作。然彼如来出世及未出世。法界常住……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谓缘无明行。乃至纯大苦聚集。无明灭故行灭。乃至纯大苦聚灭。”(《杂阿含经》)
  再比如:
  “尊者瞿昙(佛陀)之教诫于今日之诸法中为最上。”(《中部阿含经》)
  “对彼等说诸佛之最胜法义,即:苦、苦之集、苦之灭、苦灭之道。”(《长部阿含经》)
  “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增一阿含经》)
  诸法本母,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妄想的不坏“我”入胎识。
  第二,邪师萧平实于四阿含中“本母”无知、妄想。
  本母,在四阿含中,即为佛陀所说经、法、律仪、论议等教义、教法之一。
  比如:
  “诸比丘!以诸多闻传圣教,持法、持律、持摩夷(本母)之彼等比丘众,恭敬而教导他人”。(《增支部阿含经》)
  “有比丘多闻而传阿含、持法、持律、持摩夷者而于他人说经。”(《增支部阿含经》)
  佛陀所说法、律乃至一句偈,可生出一切诸佛及诸佛之法,故而喻为本母。
  比如:
  “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增一阿含经》)
  “增一阿含则是诸法。诸法则是增一阿含。一无有二。”(《增一阿含经》)
  受持四部《阿含经》中的任何一偈或一小段经文,就是受持全部《阿含经》,也就是受持全部佛法。如邪师萧平实这般误以为于《阿含经》之外尚有佛陀未说之密意秘法,皆堕入魔网之伪大乘妄想者。
  不仅经、法为诸法本母,戒与律仪同样可出生诸法,亦为诸法本母。
  比如:
  “戒清净者。意岂不净乎。意清净者。则不颠倒。以无颠倒。愚惑想灭。诸三十七道品果便得成就。以成道果。岂非诸法乎。”(《增一阿含经》)
  诸法本母,于四阿含中,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妄想的不坏“我”入胎识。
  顺便举例,看看邪师萧平实如何撒谎成性、栽赃成瘾的。
  ★邪师萧平实:“第八识如来藏,即是四阿含诸经中说的诸法本母,入胎识。”(《阿含概论》P322)
  第三,邪师萧平实于晚世像法经、论中“本母”无知、妄想。
  本母,于晚世像法经、论中亦指佛陀以言音所说经、论乃至智慧,意指一切诸佛及诸佛之法皆从其中所生出。
  比如:
  “如来言音略有三种。一者契经。二者调伏(悲智注:指戒律)。三者本母。”(《解深密经》)
  “如来言音略有三种。一者契经。二者调伏。三者本母。”(《瑜伽师地论》)
  “此经是过去现在未来菩萨摩诃萨大乘理趣。亦为一切众生眼目。亦为诸佛本母。”(《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
  六度之一的智慧、般若波罗蜜,亦喻为诸佛之本母。
  比如:
  “般若波罗蜜是诸佛母。父母之中母功最重。是故佛以般若为母。”(《大智度论》)
  “此法名为佛本母,出生三世三佛身。”(《大乘本生心地观经》)
  “若诸菩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乃至静虑波罗蜜多。皆从般若波罗蜜多。本母所生而为根本……智慧为根本,能生善法芽,佛果大菩提,无非智所作。”(《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
  “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诸法本母,于晚世像法经、论中,亦非如邪师萧平实所妄想的不坏“我”入胎识。
  第四,邪师萧平实于阿含部中“本母”亦无知、妄想。
  阿含部,并不等于四阿含,这在《0-2、指鹿为马,邪师萧平实于相似“伪经”谎称“真经”》等文中早有论述,且对阿含部中种种错乱与邪谬之处,悲智亦有依法依律之辨证,此不赘述。
  邪师萧平实常常引用阿含部《佛说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以其中出现过“诸法本母”几个字,牵强附会地来证明存在其妄想的不坏“我”入胎识。在萧邪讹传的本识、第八识等魔法名词被证明为子虚妄想法的情况下,萧邪又以“诸法本母”为其救命稻草,再次贩卖其无知与妄想。
  ★邪师萧平实:“佛陀对本识的存在,有各种不同方式的开示,不一定使用第八识的名称,例如阿含部的《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卷1,世尊为白衣金幢外道解说因果律的所依时如此开示:‘由此应知法尔如是,白衣!是法本来,最上最大,最极高胜;如是正见诸法本母,是即增上,毕竟归趣。’说明因果律不是依于只能存在一世的意识而存在,是依诸法本源、诸法之母的第八识本识而存在。”(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萧邪谎言之一。
  并非如萧邪所谎称的世尊为白衣金幢外道解说“因果律的所依”,实际上,该经从头至尾佛陀都是在为二位婆罗门开示:人不是以婆罗门等四种姓、出身、相貌、名声等,而是以道德高低、见法与否来决定其高低贵贱。
  请看该经上下原文如下:
  “白衣。彼憍萨罗主胜军大王。于佛如来。欢喜慰安。恭敬礼拜。前起承迎。合掌问讯者。其王不以沙门瞿昙是高胜族。王亦不起。高胜族意。不以沙门瞿昙相好端严。王亦不起相好之意。不以沙门瞿昙有大名称。王亦不起名称之意。由此应知。法尔如是。白衣。是法本来。最上最大。最极高胜。如是正见。诸法本母。是即增上。毕竟归趣。”(《佛说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
  在这段话中,佛陀解释得清清楚楚:拘萨罗国国王等之所以尊重佛陀,并非是因为佛陀有强力、美貌、大势力或出身高贵等,而是因为佛陀所说四圣谛、十二因缘之教法,本来如是、法尔如是、出生诸法、最上最大、最极高胜,是一切众生所毕竟归依处。
  在四阿含中,佛陀同样反复说过,拘萨罗国之波斯匿王唯以敬法故而敬佛陀。缘何萧邪选择性眼盲而谎骗耶?
  比如:
  “拘萨罗国之波斯匿王对如来,行从顺、问讯、站立、合掌等谦逊之态度,是彼王尊敬法,尊崇法、重法、尊法、视法为神圣故也。婆悉吒!由此实例应知法是人类之最上者,于此世、于他世亦然。”(《长部阿含经》)
  又比如:
  “波斯匿王复来供养礼敬于我。彼不念言。沙门瞿昙出于豪族。我姓卑下。沙门瞿昙出大财富.大威德家。我生下穷鄙陋小家故。致供养礼敬如来也。波斯匿王于法观法。明识真伪。故生净信。致敬如来耳。”(《长阿含经》)
  再比如:
  “波斯匿拘娑罗王不如是意。而于我身下意爱敬至重。供养奉事于我。沙门瞿昙种族极高。我种族下。沙门瞿昙财宝甚多。我财宝少。沙门瞿昙形色至妙。我色不妙。沙门瞿昙有大威神。我威神小。沙门瞿昙有善智慧。我有恶智。婆私吒。但波斯匿拘娑罗王爱敬于法。至重供养。为奉事故。而于我身下意爱敬至重。供养奉事于我。”(《中阿含经》)
  “法于此世、于他世,法是人类最胜者也。”(《长部阿含经》)
  萧邪谎言二。
  萧邪所引《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中“本母”一词,在该经前文中也早有交代其具体所指,邪师萧平实只是再次施展恒河沙数邪师所共有之魔法神功:选择性眼盲+断章取义+指鹿为马……
  在《佛说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中,“本母”亦指论典!
  比如:
  “又谓洞达明了五种记论。一本母法等究竟三明。二诸物定名。三该吒婆那。四文字章句。五戏笑妙言。是等记论。诸围陀典。”(《佛说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
  邪师萧平实的那些痴迷信徒真的相信其“平实倒师”没有看到该经中“本母”何所指耶?真的相信其“平实倒师”不知道几千年来诸经、论中“本母”何所指耶?真的相信其“平实倒师”于“本母”之义仅仅是无知,而非歹毒无耻耶?
  诸法本母,于阿含部,亦非如邪师萧平实所妄想的不坏“我”入胎识——“神我外道”邪思刻入骨髓者之妄想法。
发表于 2013-5-2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此系列文章,已生邪见令断,未生邪见令不生;未生正见令生,已生正见重生令增广!善哉此文!
 楼主| 发表于 2013-6-10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二十七)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无为界”



  “一切烦恼永尽。是无为法。”——释迦佛陀

  拣魔辨异X46:
  ★邪师萧平实:“有为界的种子都含藏在无为界入胎识中……若是如同二乘圣人一样舍寿而入无余涅槃界中,就再也没有机会亲证无为界了!”(《阿含正义》P1873)

  第一,邪师萧平实编造子虚入胎识为无为界。
  关于邪师萧平实颠倒说无余依涅槃以入胎识为所依、邪师萧平实不知一切能、所必皆无常之法,在《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编造魔词“本际识”》和《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魔词“本住法”》等文中皆有详说,此不赘述。
  邪师萧平实所编造的子虚入胎识,有能熏所熏、能生所生、能藏所藏,乃至来去出入、大小多少、内外方所等,此必无常生灭之法,绝非无为法、无为界。
  第二,邪师萧平实诽谤阿罗汉未证无为或无为法。
  贪嗔痴灭尽的漏尽阿罗汉,必已证得涅槃、无为、无为法。
  比如:
  “贪欲之坏灭、嗔恚之坏灭、愚痴之坏灭,诸比丘!此称为无为。”(《相应部阿含经》)
  “云何无为法。谓贪欲永尽。嗔恚.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是无为法。”(《杂阿含经》)
  “贪欲之调伏、嗔恚之调伏、愚痴之调伏者,乃涅槃界之增上语。以此说诸漏之灭尽。”(《相应部阿含经》)
  灭尽、无为,乃涅槃的同义语、增上语。
  所谓增上语,即若进一步说、若更清楚地说、对某某详细解释、此成则必有彼立,等等,诸如此类。
  已证得无为、无为法者,方名阿罗汉。
  比如:
  “若彼贪欲永尽。嗔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是名阿罗汉果。”(《杂阿含经》)
  第三,邪师萧平实诽谤阿罗汉未证无为界。
  阿罗汉所证无余涅槃为无为法,又名无为涅槃界,简称无为界。无为界,即无为法;无为法,即无为界。
  比如:
  “戒律具足、三昧成就、智慧成就……得至灭尽之处、无为涅槃界。”(《增一阿含经》)
  “时大爱道绕佛七匝。亦复绕阿难七匝。尽绕诸比丘众。却退而去。还诸比丘尼众中。告诸比丘尼曰。我今欲入无为涅槃界。”(《增一阿含经》)
  阿罗汉不仅已证无为界,且必“不受胞胎。永处无为。”(《增一阿含经》)
  诽谤、贬低他人乃至阿罗汉以抬高自己,是一切魔子邪师的惯用伎俩,邪师萧平实诽谤阿罗汉不遗余力,亦复如是。
  第四,邪师萧平实诽谤阿罗汉尚未灭尽五阴与无明。
  无为涅槃界,乃一切烦恼灭尽之处,亦一切五阴灭尽之处。
  比如:
  “此五盛阴永以灭尽,更不复生,故名灭尽。”(《增一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所妄想讹传的“有为界的种子”,必是有为生灭之法,而一切有为法,必如电光石火,日夜刹那生、住、异、灭,须臾不停,萧邪等于诽谤阿罗汉所证无为涅槃之中存有刹那生灭之法;
  邪师萧平实所妄想讹传的“有为界的种子”,根本上不离无明,萧邪等于诽谤无明漏尽阿罗汉尚未灭尽无明;
  邪师萧平实所妄想讹传的“有为界的种子”,必不离五阴之法,等于诽谤入无余涅槃的阿罗汉尚未灭尽五阴。
  第五,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有为界的种子”乃妄想法。
  一切有为法不离十二因缘。
  请问,“有为界的种子”属于十二因缘的哪一缘?任一因缘入无余涅槃而不灭,绝无是处。
  一切有为法不离五阴。
  请问,“有为界的种子”属于五阴的哪一阴?任何一阴入无余涅槃而不灭,绝无是处。
  一切有为法不离六根、六尘、六识这十八界。
  请问,“有为界的种子”属于十八界的哪一界?任何一界入无余涅槃而不灭,绝无是处。
  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子虚“有为界的种子”,其实只是颠倒佛法、诳惑众生的一个噱头,只存在于萧邪的妄想中。
  两千年来,释迦牟尼佛的教法,就是被魔子邪师如此不断篡改祸乱的。
发表于 2013-6-1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鄙人从这一系列文章中受益良多,同时也确信此文可使未得法者令得,已得法者增上。以鄙人来看,此文是弥足珍贵的——纵观当今所有关于解释《阿含经》的作品及见地,这种感觉也愈加深刻。悲智老师真可谓稀有难得的大善知识啊!鄙人将一遍遍地反复咀嚼思维……
 楼主| 发表于 2013-6-17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二十八)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胡诌“涅槃”



  “涅槃永不生”——释迦佛陀

  拣魔辨异X47: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们所证的涅槃,是修行解脱道而断除我见与我执以后,方才生起的涅槃;菩萨们所证的涅槃,却是无始劫以来本就存在的涅槃”。(《阿含概论》P296)

  第一,邪师萧平实不知阿罗汉与佛陀所证解脱、涅槃无二无别。
  佛陀与阿罗汉所证解脱、涅槃相比,无二无别,绝无更加优胜可言,这是伪大乘者不愿意听到、搞不清楚、选择性眼盲、极力混淆并掩盖的真相。
  比如:
  “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解脱及慧解脱、(俱解脱)阿罗汉解脱。此三解脱无有差别。亦无胜如。”(《中阿含经》)
  “阿难!此俱解脱之外,且无更殊胜之解脱。”(《长部阿含经》)
  详细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谤佛受后有“报身”》之“第一,邪师萧平实讹传‘无住处涅槃’”。
  原始真大乘法中,根本不存在比阿罗汉所证无余涅槃更殊胜、更究竟、更无上的涅槃。而伪大乘者,之所以会弄出大、小、高、低等对立与差别的种种涅槃来,皆因连涅槃是离一切相之无为法、无对法、无差别法都搞不清楚,何其愚也!
  比如:
  “何因缘故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涅盘部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详细参见:《2-4、邪师萧平实无知妄言已入无余涅槃的舍利弗参加经典结集》。
   为免得愚痴无知者纠缠不清,特此说明:
   般涅槃,是parinibbana之音译,意译为完全解脱、究竟解脱。故而,贪嗔痴灭尽后,或生时之烦恼无余,或命终之五阴灭尽,皆称证得无余涅槃。
  比如:
  “比丘尽有漏成无漏。意解脱.智慧解脱。自身作证而自游戏。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更不受有。如实知之。是谓为无余涅槃界。”(《增一阿含经》)
  第二,邪师萧平实不知无余涅槃是无为法、不生灭法。
  阿罗汉与佛陀所共证之无余涅槃,不仅是无对法、无差别法,亦是无为法、不生灭法。无余涅槃是无为法,又怎么可能是“生起的”法呢?
  详细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无为界”》,此不赘述。
  第三,邪师萧平实乃不知生起之法必坏法之愚痴凡夫。
  一切生起之法,必是无常败坏之法,是法眼清净之初果必具的清净正见。
  比如:
  “彼比丘生远尘离垢而生法眼,乃曰:‘凡生起之法,此皆灭尽之法。’”(《相应部阿含经》)
  “比丘凡如实知生起之法,皆是灭法故,友!此比丘之见为清净。”(《相应部阿含经》)
  “凡一切法之生起,则具破坏分离之必然性,要其不坏,不分离则无是处”。(《长部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编造阿罗汉所证涅槃是后生起的,等于诽谤阿罗汉与佛陀所共证之无余涅槃是无常败坏之法,实为婴愚凡夫。

  拣魔辨异X48:
  ★邪师萧平实:“已知断尽思惑了,舍寿时若想进入无余涅槃,必须灭尽六入;若不能自我断灭六入,则不可能进入无余涅槃,仍将会受后有,世世继续受生,不离老病死、爱别离等众苦。”(《阿含概论》P265)

  第一,邪师萧平实不知无明灭必六入灭。
  断尽思惑的阿罗汉已经断尽无明,而无明灭必六入灭,乃至五阴、十二因缘等诸法皆灭——大苦聚灭。
  比如:
  “由无明灭而行灭,由行灭而识灭,由识灭而名色灭,由名色灭而六处灭……如是有彼全苦蕴之灭。”(《中部阿含经》)
  十二因缘即四圣谛之集谛与灭谛,断尽思惑无明灭,必六入灭,这也是法眼清净之初果必具的清净正见。
  比如:
  “时仙道王闻商人说十二缘生。无明行等生灭道理……得预流果。”(《律》)
  可悲的是,伪大乘经的编篡者乃伪菩萨,如此简单道理反倒无知,完全割裂四圣谛与十二因缘,误以为是两个不同层次的法。
  比如:
  “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维摩诘经》)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妙法莲华经》)
  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乱谤“假号法”》之“沙数魔使伪菩萨竟不知十二因缘法即四圣谛之集谛与灭谛。”。

  第二,邪师萧平实不知入涅槃必无作意。
  无明灭尽之阿罗汉,舍寿命终时自然入于无余涅槃,就如薪尽火灭一般自然而然,根本不需要再采用什么特殊手段或密法,无需作意。
  比如:
  “入无余涅槃,如薪尽火灭。”(《律》)
  不仅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无需作意,即使称为世间涅槃的灭尽定,一样不依作意而入。
  比如:
  “入灭谛三昧已。七日入灭尽定。此世间涅槃。我念取七日乐。此是灭谛地。”(《律》)
  “比丘入灭尽定时。不作是念。我入灭尽定。然本如是修习心。以是故如是趣向。”(《中阿含经》)
  “入灭正受。不言。我入灭正受。我当入灭正受。然先作如是渐息方便。如先方便。向入正受。”(《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不仅编造无余涅槃需要自我断灭六入,同样讹传入灭尽定需要以作意而入。
  ★邪师萧平实:“进入灭尽定之前,却是以暂灭意识觉观的作意而进入;”(《阿含正义》P1453)
  萧邪误以为灭尽定是以作意而入,此邪见与“灭尽定者。唯诸圣者由止息想受作意方便能入。”(《瑜伽师地论》)如出一辙,皆背离真大乘法之邪说。参见《1-19、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二》。

  第三,邪师萧平实不知入无余涅槃如薪尽火灭般必然。
  佛陀于经律之中,以油尽灯枯、薪尽火灭、截多罗树头等种种譬喻,来说明无明灭尽之阿罗汉,命尽时必定入于无余涅槃。就如油竭、薪尽之时,灯光、薪火自然而然必灭一般,绝对无需再采取任何措施、手段、密法才可使之灭。
  比如:
  “取无余涅槃。消尽寂灭。令无遗尘。譬如空中然灯。油炷俱尽。”(《杂阿含经》)
  “三学具足者,是比丘正行……身坏而命终,如灯尽火灭。”(《杂阿含经》)
  “若有于我前然火。薪草因缘故然。若不增薪。火则永灭。不复更起。”(《杂阿含经》)
  与此类似,多罗树若被截头、断其根本,此多罗树必死而不复生,不仅必然,且是自然,绝对无需再采取任何措施、手段、密法等。
  比如:
  “犹如多罗树断其头者。则不复生。”(《长阿含经》)
  “彼阿罗汉比丘诸漏已尽。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更不复生。”(《杂阿含经》)
  无明灭尽的阿罗汉,根本不存在因无法灭尽六入而无法进入无余涅槃之事,此纯属魔子邪师为诳惑众生、故弄玄虚而编造的妄想法。

  第四,邪师萧平实诽谤阿罗汉再受后有。
  漏尽阿罗汉,不受后有、永不复生,诸如此类经文,汗牛充栋、数不胜数。比如:
  “漏尽阿罗汉以更不复受有。净如天金。三毒五使永不复现。”(《增一阿含经》)
  “彼阿罗汉比丘诸漏已尽。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更不复生。”(《杂阿含经》)
  “离欲断诸结,涅槃永不生。”(《杂阿含经》)
  “如来之所说。涅槃为永寂。”(《增一阿含经》)
  “(得般涅槃)犹如火炭。久灭已冷。彼或有人虽益以燥草。足以槁木。阿难。于意云何。彼死火炭宁可复得炽然之耶?尊者阿难白曰。不也。世尊。”(《中阿含经》)
  请邪师萧平实举出哪怕一个例子:哪位阿罗汉在命终时因为自己不能断灭六入而继续轮回受生的?
  
  拣魔辨异X49: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有可能在入涅槃后的无量万亿劫之后,使得意根种子相应而再度使意根现行了,当然就会促使本识再度受生于三界中,就会开始了菩萨道的历程。”(《阿含正义》1504)

  第一,邪师萧平实编造入于无余涅槃的阿罗汉会再受后有。
  两千年来,沙数魔子伪菩萨为了掩盖伪大乘中不可调和的矛盾、弥补固有的缺陷,往往为掩饰所编造的某一个谎言,更刻意捏造无数谎言,辗转妄造万千自相矛盾的无稽怪谈以诳惑众生。就如今日之邪师萧平实,竟瞎编乱造、诽谤入于无余涅槃的阿罗汉还会再受后有。不过,很希望萧邪师徒能出示证据证明,如此有“毒创”性的邪说并非萧邪几千年来所独创,而仅是讹传历史上某位瞎眼邪师之魔说。
  第二,邪师萧平实于伪大乘邪说浸淫日久且更增邪谬。
  《妙法莲华经》的编篡者,明知佛陀姨母憍昙弥、阿难、舍利弗、目犍连、憍陈如、富楼那、罗云等诸多大阿罗汉皆已入无余涅槃,却还选择性眼盲地授记他们皆当来成佛,并编造阿罗汉与佛陀所证解脱不同,这已经够歹毒、昧良心的了。参见《2、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系列。然而,该经即便如此荒谬,其编篡者也明知道入无余涅槃阿罗汉绝无可能再当来成佛,故而对此不可疗愈之硬伤、根本之矛盾装瞎作哑、绝口不提。
  时光荏苒,此邪说经千年发酵、辗转相欺,终于有魔子邪师跳出来,编造入无余涅槃的阿罗汉还会再“轮回有始”出来修佛,如此公开明确地诽谤,自古及今,绝无仅有!
  现以佛陀姨母为例。
  佛陀姨母名憍昙弥,又名大爱道。
  首先,先看看《妙法莲华经》对她是如何授记的:“憍昙弥……当于六万八千亿诸佛法中、为大法师……汝如是渐渐具菩萨道,当得作佛,号一切众生喜见如来”
  其次,再看看《增一阿含经》对她入涅槃又是如何记载的:“大爱道复白佛言。我今更不见如来颜色。亦不见将来诸佛。不受胞胎。永处无为。”
  伪大乘经说,佛陀姨母当于未来生生世世值遇万亿诸佛;
  真大乘经说,佛陀姨母不见将来诸佛、永不受生;
  真伪之说,相差之远,何止天地、云泥!
  第三,邪师萧平实讹传无余涅槃中有“意根种子”。
  邪师萧平实讹传无余涅槃中有“意根种子”,就是《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无为界”》之“第五,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有为界的种子’乃妄想法”中所言的“有为界的种子”,此不赘述。
  顺便一说,邪师萧平实讹传无余涅槃中有“意根种子”,等于妄想无余涅槃是五阴之外的一个方所,故而有入有出,乃至有个阿罗汉进入还会再出来,诸如此类,可谓荒谬绝伦。
  离五阴、五阴外并无一法存在,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如来藏”》。
  五阴灭只是名为无余涅槃,并非实有一个方所叫做三界外或无余涅槃,没有一个不坏“我”入胎识出三界外、入涅槃,或再由涅槃出、入三界受生,那只是萧邪的妄想法。
  比如:
  “诸比丘!沙门婆罗门说:我于色之外,受之外,想之外、行之外、识之外、来往、死生、增大、增长、广大之说,无有是处。”(《中部阿含经》)
  对此,之前的文章也已有说明,此不赘述。
  第四,邪师萧平实自曝刻意撒谎、诳惑众生。
  ★邪师萧平实:“佛始终作如是言:灭尽十八界法而不复生未来世之十八界法者,名为无余涅盘。”(《狂密与真密》)
  可见,邪师萧平实是明明知道佛陀始终都是如是说的:
  “离欲断诸结,涅槃永不生。”(《杂阿含经》)
  “如来之所说。涅槃为永寂。”(《增一阿含经》)
  明知佛陀始终作如是言,萧邪却扒瞎说入于无余涅槃的阿罗汉会再受后有,没有比这更无耻歹毒的了!
  萧邪还刻意编造其它更令人惊呆的邪说呢。
  比如:
  ★邪师萧平实:“我们再来看二乘无学阿罗汉、辟支佛有没有证入无余涅盘?答案是没有。”(《邪见与佛法》)
  经律之中,阿罗汉、辟支佛乃至佛陀证入无余涅槃的记载,数不胜数!萧邪所说乃十足邪见,绝非佛法!
  再看萧邪自打嘴巴的说法: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以后……三界中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个圣人的入胎识存在了”。(《阿含正义》P358)
  ★邪师萧平实:“同样是进入无余涅槃界时,三乘圣人所住的境界并无差别。”(《阿含正义》P1526)
  可见,邪师萧平实明知道佛始终作如是言,阿罗汉、辟支佛、佛陀命终皆入无余涅槃,却扒瞎说阿罗汉、辟支佛没有证入无余涅盘,乃至“诸佛都永远不会进入无余涅槃中”(《阿含概论》P258)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谤佛受后有“报身”》。萧邪等于说:无始劫来,实际上没有任何人证入无余涅盘!还有比这更无耻歹毒的吗?
  萧邪所说完全背离佛说。比如:
  “(佛告大王)罗汉比丘诸漏已尽。离诸重担。所作已作。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彼亦归尽。舍身涅槃。若复缘觉善调善寂。尽此身命。终归涅槃。诸佛世尊十力具足。四无所畏。胜师子吼。终亦舍身。取般涅槃。”(《杂阿含经》)


  附注小议:
  伪大乘者为何编造阿罗汉与佛陀所共证之解脱、涅槃不同?
  阿罗汉与佛陀若灭尽五阴而入无余涅槃,也就无所谓阿罗汉与佛陀的差别了。若认为实实在在有阿罗汉入于无余涅槃,无余涅槃中还有很多的阿罗汉和诸佛住于其中,必定是愚痴凡夫无疑。
  邪师萧平实等愚痴伪大乘者,之所以努力伪证阿罗汉所证解脱涅槃并不如佛陀所证彻底究竟,除了把阿罗汉贬低得越低越愚痴,才可以把伪菩萨显得越高越智慧等原因外,还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伪菩萨们根本不明白:假若最终阿罗汉与成佛后所证涅槃毫无差别,岂不是白白费劲地修佛了吗?伪大乘者一定要编造种种邪说,伪证阿罗汉与佛陀所证涅槃不仅有差别,而且哪怕已经灭尽涅槃了,此差别依然会永远存在下去,如此才不枉修佛一场。这才是自私自利的伪大乘者在功利心下所发虚伪无上心的真实欲求——决定要为自己求个“大果”。这些我见未除的伪大乘者根本上是为了自我、并非真为众生,众生只是他们往上爬的踩踏阶梯,最终是为了修成个超级大神——法力高强的大佛,哪怕涅槃了也要比阿罗汉殊胜,并且要永远殊胜下去。
  “神我外道”邪师萧平实骨子里都是把阿罗汉、佛陀、涅槃当做实实在在可得的实有之法,误以为成阿罗汉就是实实在在得了个阿罗汉果,成佛就是实实在在得了一个佛果,以这种著相之心、有所得之凡夫心求无上菩提,如煮沙欲成香饭般了不可得。
发表于 2013-6-17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法雨 于 2013-6-17 21:28 编辑

念住   2013-6-17 18:08:33
悲智老师这篇《萧邪胡诌"涅槃"》真可谓一针见血,刺破伪大乘伪菩萨自私自利虚伪的脓包!如此精辟之见解再加上如此飞扬之文采,让人叹为观止!

念住   2013-6-17 18:16:49
能够拜读悲智老师的文章,我等果然也具大福报!

确实,能够读到悲智老师如此具有正见的文章,真如拨云见日!不禁使在下想起了《阿含经》中的一段对话:

“可惊叹哉!尊者!未曾有哉!尊者!多闻之声闻善正知我师之教,如是从舍利弗尽问甚深之问。得见尊者舍利弗,得亲近之,彼等同行者诚是荣幸、真幸福也。若得见同行者以布缠于头上,从尊者舍利弗戴于头上而行,以得亲近者,在彼等又诚是荣幸、真幸福也。得见尊者舍利弗、得亲近之,我等亦诚是荣幸、真幸福也。”
——(《南传中部》第24经 传车经)
发表于 2013-6-22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悲智的文字,
继续学习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6-27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二十九)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转识成智”



  “先有想生然后智。由想有智。”——释迦佛陀

  拣魔辨异X50:
  ★邪师萧平实:“三身四智须要佛地方才满足……‘分别是识’是指了别识、转识、也就是前七识。‘不分别是智’这是指真心——阿赖耶识没有分别……转识成智后妄心有分别,真心无分别。转识成智前依旧是妄心有分别,真心无分别。”(《正法眼藏》) 

  第一,三身四智,颠覆真大乘佛法的伪大乘邪说。
  法、报、化三身之邪谬,请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法身”》与《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谤佛受后有“报身”》等文。
  无论在时间上、空间上,一切圣凡,只能有一个业报之身于一时一地,这是佛说铁律。
  比如:
  “有过去身时。唯是过去身。无未来.现在。有未来身时。唯是未来身。无过去.现在。有现在身时。唯是现在身。无过去.未来身。”(《长阿含经》)
  “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时。无欲界天身。色界天身。乃至有想无想处天身。如是展转。至有想无想处天身时。无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及欲界天身。色界天身。至不用处天身。”(《长阿含经》)
  且置三身之荒唐不论,四智之说,更加邪谬。八识尚且为子虚之妄想法,又何来转八识成四智?更何况,“转识成智”本身就是完全荒谬的无知之说。
  第二,智,就是识,根本不存在非识之智。
  智,根本就是识,完全不存在不是识的智,这在真大乘法中乃基本常识。
  (一)智,必是想与知,若离分别想与知,则无智可言。
  比如:
  “佛言。先有想生然后智。由想有智。”(《长阿含经》)
  智,必是想与知,故而,正智与正知往往作为同义词互相替代。正智,就是正知。
  比如:
  “彼正知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彼正智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长部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中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觉语默。皆随正智住。”(《杂阿含经》)
  (二)智,完全就是想与知,故而,亦完全属于识,此二法不可分别施设。即,智与想俱,想皆识想,智就是识!
  比如:
  “都无识想。不起想念。”(《增一阿含经》)
  “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智慧及识,此二法为合为别,此二法可得别施设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所以者何?智慧所知,即是识所识,是故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复问曰:‘贤者拘絺罗,知者汝以何等知?’尊者大拘絺罗答曰:‘知者我以智慧知。’”(《中阿含经》)
  智与识丝毫不可分割,且经中往往互相替代,乃至“智识”作为一个词连用。
  比如:
  “愚冥无智,不识善恶。”(《长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
  “智识广博,名闻甚高。”(《长部阿含经》)
  (三)唯有如萧邪般之愚痴凡夫,才会把智与识割裂开来,当做并列的、不同的、对立的法。
  比如: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依智者。智能筹量分别善恶。识常求乐不入正要。是故言不应依识。”(龙树伪菩萨之《大智度论》)
  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哪来的“依智舍识”、“依智不依识”啊,纯属魔说,详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魔说“四依法”》。
  龙树伪菩萨虽然不知智完全就是识,若单看其“智能筹量分别善恶”之说却是正确的,也狠狠地踹了萧邪伪菩萨“不分别是智”一脚丫子,让你再瞎说。
  第三,智就是识,根本不用转。
  只有并列的、对立的、完全不同的两个生灭败坏之法,才存在互相转变成之可能。
  比如:
  “转女人身。受男子形。”(《中阿含经》)
  男与女是并列的、对立的、完全不同的两种身形,才可以此灭彼生、转女成男:女身灭,男身生。
  智就是识,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分别施设,如何转识成智:识灭而智生?“转识成智”,与说“转人成邪师”同样荒谬,邪师不是人?
  若如萧邪所言,把分别的识转变成不分别的智——“真心”入胎识,则必识灭而“真心”生,“真心”岂非生灭之法?“转识成智”乃愚痴凡夫之妄想法。
  第四,分别是智,无分别是愚痴。
  (一)唯有分别,方有智慧;唯有智者,才有分别;诸如此类的佛陀教诲,数不胜数。
  比如:
  “不逸分别者,当得于智慧。”(《相应部阿含经》)
  “修行正见。亦能分别善恶之法。”(《增一阿含经》)
  “得如此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中阿含经》)
  “智者所觉知。能分别义理。”(《增一阿含经》)
  “得法眼净。得法.见法.分别诸法。”(《增一阿含经》)
  “有智明目士夫谛观思惟分别。”(《杂阿含经》)
  (二)唯有善分别才可得正见、解脱。
  比如:
  “于法选择。分别求觉。巧便黠慧观察。是名正见。”(《杂阿含经》)
  “若专念分别六入。终不堕恶道。”(《增一阿含经》)
  “具能分别阴.入.界。亦复分别十二因缘所起之法。是谓比丘成就此七法。弊魔波旬不得其便。”(《增一阿含经》)
  “明智善分别,解脱一切缚。”(《杂阿含经》)
  “无有污染之心……乃至于涅槃……皆由善分别.善观察。”(《增一阿含经》)
  (三)佛陀谆谆教导,要善于分别人、事、物、身、心乃至一切诸法。
  比如:
  “诸比丘。当分别心。善念诸善本。”(《增一阿含经》)
  “若心持身知息长短。亦复知之。数息长短。分别晓了。”(《增一阿含经》)
  “佛告之曰。此诸上士皆是分别义理之人。”(《增一阿含经》)
  “我复以天眼观众生类。生者.死者。善色.恶色。善趣.恶趣。若好.若丑。随行善恶。皆悉分别。”(《增一阿含经》)
  “闻法亦难。分别义理。亦复难得。”(《增一阿含经》)
  “觉悟精进。观察善法。乐分别法。乐修梵行。”(《杂阿含经》)
  (四)若无分别,则愚痴无智犹如禽兽,此非比丘。
  比如:
  “无智不能分别正理。”(《增一阿含经》)
  “无正念正智。无定无慧。其心狂惑。不护诸根。不修沙门。无所分别。”(《中阿含经》)
  “世人所贵。所谓有惭.有愧。若当无此二事者。则父母.兄弟.宗族五亲。尊卑高下则不可分别。如今有鸡.犬.猪.羊.驴.骡之属。皆共同类无有尊卑。”(《增一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注:识,指智慧、分别。)
  “云何比丘知入大众。于是。比丘分别大众。此是刹利种。此是婆罗门众。此是长者众。此是沙门众。我当以此法。宜则适彼众中。可语可默。皆悉知之。若有比丘不知入众。此非比丘。”(《增一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真正明心的人,都知道‘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的真正道理。”(《正法眼藏》)这显然是落大妄语之颠倒说。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心里不托底,故而又弄出个自抽嘴巴的相反说法疯狂自虐。
  ★邪师萧平实:“智慧都是意识觉知心所拥有的,实相心‘我’是从来都不与智慧相应的,所以大乘法中的《心经》中才会说‘无智亦无得’。”(《阿含概论》P69)
  第五,邪师萧平实误以为分别心就是执著心。
  萧邪师徒等愚痴辈,往往误以为分别心,指的是有所住、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
  比如:
  ★邪师萧平实:“这个分别心当然就不是无所住的心嘛!”(《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依旧是妄心,依旧是分别心”。(《正法眼藏》)
  ★邪师萧平实:“有漏心都名为遍计”、“计度就是分别心的另一个名称,所以此类种子名为遍计习气”。(《识蕴真义》)
  之所以如此,皆因萧邪师徒浸淫晚世伪大乘邪说日久之故。
  比如:
  “云何凡夫生分别心非圣人也。”(《入楞伽经》)
  “但以分别心,而生于取着。”(《大乘密严经》)
  “所言义者。谓无分别心解脱智。”(《大宝积经》)
  “以智慧力无分别心生长善根。”(《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上面这些错解、贬低分别心的说法,令人绝倒!
  伪大乘邪教信徒的典型特征之一,就是误以不分别为智,使攘攘之众对贻害两千年的伪大乘邪说竟毫无分别之智而不辨真伪,反倒对破斥其邪说者,朝暮以无智说言:不要有分别之心。
  岂不知,绝不可把分别心与执著心划等号,有智才能分别是非、善恶等诸法,愚痴无智则毫无分别,犹如禽兽。
  分别而不取相贪执,为正智;依分别而取着妄想,为邪智。故而,应取前分别正智而舍后分别邪智,说白了,弃舍的是妄想、执着,不可舍离的是分别之心。
  唯有魔子邪师才怕人分别,并骗人说不要分别,你若善加分别邪师不就现形了吗?萧邪不仅讹传不分别是智,还愚痴地说“应该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保持一切皆无知的愚痴状态。
  比如:
  ★邪师萧平实:“一切修学声闻解脱道的人,都应该灭除对于六尘的触知,因为对六尘的触知正是六入,对六尘了了而知时即已具足六入,正是生死法”。(《阿含概论》P129)
  佛陀并未要求时时灭除对六尘的触知,而是无论有学、无学者都要对六尘时时观察生灭无常,而对六尘的时时觉知,并不妨碍心解脱。详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亦为“无想外道”》。
  第六,智,乃生起、增长、对立、因缘生法。
  依想、知之分别而有智,且智为生长、增广、对立之因缘生法。
  比如:
  “若有正定,则正智生;”(《增支部阿含经》)
  “无智灭而智生,暗坏而明成,无明灭而明生。”(《中阿含经》)
  “正智之前邪智灭。”(《中部阿含经》)
  “灭诸痴冥,生智慧明,所谓漏尽智生。”(《长阿含经》)
  “于此苦圣谛如实知,此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如实知。具足如是智慧心……生自觉智。”(《杂阿含经》)
  “若有七觉支,能作大明,能为目,增长智慧”。(《杂阿含经》)
  “彼以修习舍觉支之心,如实知见。王子!此为智、见之因、之缘。如是,智、见为有因、有缘。”(《相应部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误以“不分别是智”已经够颠倒的了,再以不坏“我”子虚入胎识为智,则入胎识又成因缘生灭法,则萧邪更不知愚痴为何物了。
  第七,子虚入胎识,有分别?无分别?
  佛陀说由想、知而有智,然而邪师萧平实屡屡描述入胎识无知无觉。
  比如:
  ★邪师萧平实:“离见闻觉知,从来不觉知六尘的第八识如来藏。”(《阿含概论》P228)
  ★邪师萧平实:“(入胎识)是一直都离六尘见闻觉知的,不知不见一切苦”。(《阿含概论》P116)
  若子虚入胎识无知无觉,云何名智?
  佛陀说,能识别诸法的分别之心,才可称为识。
  比如:
  “云何名为识。所谓识。识别是非。亦识诸味。此名为识也。”(《增一阿含经》)
  “了知故名为识。”(《相应部阿含经》)
  若子虚入胎识毫无了知与分别,云何名之为识?
  在种种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情况下,邪师萧平实只能再一次自抽嘴巴,却不是由于深深的忏悔,而是出于无耻的欺骗。
  ★邪师萧平实:“常住心一定是有某些了别性的,当然就应该称之为识。”(《阿含概论》P191)

  附注小议:
  心解脱,并非“真心”解脱。
  萧邪信徒,眼看种种与子虚入胎识相关的名词、法义皆被破斥无余,眼红心燥,但凡见到或“心”或“识”字样,就妄想是不坏“我”——真心、入胎识。有愚痴者见“心解脱”三个字,就妄想是有个不坏“我”真心得解脱。
  无明漏心解脱,指的是无常生灭的心、意、识,依智慧于贪心、嗔心、痴心得解脱、于欲漏、有漏、无明漏得解脱,是由漏心解脱,不是真心解脱。
  比如:
  “由爱欲漏心得解脱、由存在漏心得解脱、由无智漏心得解脱。”(《中部阿含经》)
  “心解脱爱欲之漏、心解脱有漏、心解脱无明之漏”。(《中部阿含经》)
  “欲心解脱。恚.痴心解脱。”(《中阿含经》)
  心解脱,又名意解脱、智慧解脱。而智慧由想、知而有,可见心解脱、智慧解脱,与不坏“我”真心可谓风马牛不相及。何况按照伪大乘的说法,真心无缚无脱,又哪来的“真心”解脱?
  比如:
  “诸漏已尽。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中阿含经》)
  “无漏心解脱。阿难。此比丘当名为慧解脱。”(《长阿含经》)
  “尽有漏成无漏。心解脱.智慧解脱。”(《增一阿含经》)
  “尽有漏成无漏。意解脱.智慧解脱。”(《增一阿含经》)
  哪位萧邪信徒如果再无智说言心解脱、意解脱、慧解脱指的是不坏“我”真心入胎识解脱,就等于把入胎识说成“意”,或称入胎意、入胎慧,啥也别说了,萧邪几十年刻意混淆入胎识就是“识缘名色”的识的努力算是白搭了,等着萧“倒师”搧你大耳雷子吧。
 楼主| 发表于 2013-7-18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之三十)


——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魔说“四依法”



  智慧所知,即是识所识,是故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中阿含经》

  拣魔辨异X51:
  ★邪师萧平实:“佛陀圣言开示的四大教法,就是佛陀建立作为判断佛教经典真伪的标准。首先,佛陀将经典的来源作了四种分类:1、躬从佛闻、躬受是教;2、和合众僧、多闻耆旧;3、众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4、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佛陀特别圣言明确开示,即使是一位比丘所持而未入结集的经典,亦应承认其真正经典的合法性。”(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第一,佛说“四大教法”VS魔说“四依法”。
  四大教法,实质是佛陀对同等告诫反复宣说四次:依法不依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世尊面前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和合僧团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众多长老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某一比丘听受之人;
  更且,无论谁自称从哪里亲闻某教言,都要依经依律、到经律中搜,若经律中有,则判其为正解,若经律中无,则判其为误解、谬说。总而言之,四大教法实质就是依法不依人,无论任何人之所说,都务必依经依律辨别正邪。
  佛说四大教法的具体经文,详见《长部·大般涅槃经》、《长阿含·游行经》等,佛陀如是重复告诫的还有《增支部·故思品》中的“四大处”、《增一阿含经》中的“四大广演”等。
  伪大乘经中的魔说“四依法”,则完全是绑架、颠覆佛说四大教法的流变伪说。
  比如:
  “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伪经,为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或使用与《阿含经》中真经雷同的经名予以包装,或种种魔说杂以某一佛说为幌子予以伪装,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与《长部·大般涅槃经》名字雷同、内容却截然不同就是典型案例之一,恰似豺狼披上羊皮一般似是而非,如此则轻易骗倒了一干眼盲众生。
  “四依”之中,只有依法是佛所说,而随后三条,都是魔王为了绑架、颠覆第一条而私设。比如,在《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转识成智”》中,悲智已经明确指出,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根本不存在“依智不依识”!
  对真大乘《阿含经》如聋如盲的伪菩萨,几无例外地讹传魔说“四依法”。
  比如:
  拣魔辨异X53:
  ★邪师萧平实:“什么是四依?即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念佛三昧修学次第》)
  第二,邪师萧平实刻意颠倒佛说四大教法。
  (一)邪师萧平实胡说四大教法指出了经典有四种来源。
  ★邪师萧平实:“佛陀将经典的来源作了四种分类”。
  这完全是栽赃诽谤佛陀的颠倒说,萧邪对如此简单的佛说经文都可以瞪着眼睛瞎说,真是明火执仗啊,但凡智商不是个位数的人看一下经典原文,马上就能看清楚萧邪假冒菩萨的真面目了。
  佛说四大教法,根本就不是指出了经典有四种来源,反倒是明确指出:对自称四种来源的任何说法,都要依经典判其正邪、是否违背经律、误解佛说。
  (二)邪师萧平实胡说要承认“未入结集的经典”的合法性。
  ★邪师萧平实:“佛陀特别圣言明确开示,即使是一位比丘所持而未入结集的经典,亦应承认其真正经典的合法性。”
  这又是在诽谤佛陀!佛陀明确指出:自称来源于某一位比丘的说法,亦要依经典判其正邪、是否违背经律、误解佛说。
  萧邪之所以如此丧心病狂地颠倒佛说,就是意欲为其编造的邪说正名,妄想全世界愚痴者都能信受其所传邪法为“未入结集的经典”,属于应该承认合法性的“真正经典”。
  (三)邪师萧平实诽谤四大教法为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若众生皆能严格依经依律辨别真伪、判断正邪,魔子邪师将无所遁形,故而,魔子邪师皆极其痛恨依经依律,邪师萧平实亦复如是,反复诽谤悲智依佛说四大教法、比对经律破斥其邪说,为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比如:“悲智先生完全采用幼儿般的文字比对方法”、“悲智先生所采用文字比对的方法是极幼稚不堪的”。(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依经依律的比对、对照方法,是佛陀反复教诫的最简单有效的辨别正邪之法,更是唯一之法。“入经中、律中搜”、“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等,任何同样的话,佛陀都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宣说了四遍——四大教法。
  比如:
  “若此等相比较、相对照经、律而不相合经、律者,则其结论为:此确实非彼世尊之教言,是彼长老之误解。”(《长部·大般涅槃经》)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长阿含·游行经》)
  “应入经中,应于律中搜。若其文句得入经中、律中搜,于经中若不入,于律中亦不见,当于此处须断定,谓:此确实非世尊、应供、正自觉者语,是此比丘所误解。”(《增支部·故思品》)
  “入经中、律中搜”,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下面,悲智将再一次演示如何依“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现出萧邪魔子原形。
  (四)邪师萧平实倒说《蜜丸喻经》,颠覆佛说四大教法。
  拣魔辨异X52:
  ★邪师萧平实:“悲智只信文字比对的幼儿法,不信佛说蜜丸经的实证性批判方法(悲智注:此为萧邪所立标题之一)……从《蜜丸喻经》的教示可以得知,佛陀对于研究佛教教法的方法论是以实证为方法的,并不是采用文献学的文字比对法。”(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若说《中阿含·蜜丸喻经》与实证有关,唯有一句“随彼所食而得其味”,即任何人只要依经依律去实证,都可以亲尝法味、完全证得经律所说之法。佛陀劝勉众生依经依律实证并亲证佛陀所说不谬,却根本不存在萧邪所独家妄想的不依经律的“实证性批判方法”。
  任何人只有依经律实证才可能亲证佛说不谬,然而,某人若自称其所说为其实证所得,则任何人都应依四大教法辨其真伪。任何所谓的实证经验都是属于个人的知见,若不依经律而“依实证”辨别正邪,本质就是“依人”不依法。
  若加上萧邪独创的“依实证而不依经律”,则魔说“四依法”将成为魔说“五依法”。
  现在,悲智就依佛说四大教法的经律比对法——萧邪所言“文献学的文字比对法”,把萧邪自称其依“实证”而说之法,与《蜜丸喻经》进行比对,辨其“实证”之真伪。
  《蜜丸喻经》中反复说:识,唯缘根、尘而生!触,才是根、尘、识三事和合而生!
  比如:
  “缘眼及色。生眼识。三事共会。便有更触。”(《蜜丸喻经》)
  “如是耳.鼻.舌.身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共会。便有更触。”(《蜜丸喻经》)
  “除意.除法.除意识。有更触施设更触者。是处不然。”(《蜜丸喻经》)
  萧邪却反复颠倒说:识,是根、尘、触三事和合而生!触,缘根、尘即生!
  比如:
  ★邪师萧平实:“识阴是指‘根、尘、触,三法和合而生’的六识心……眼根与色尘接触时,眼识就出生了;”(《阿含正义》P1833)
  ★邪师萧平实:“阿含解脱道对识阴的定义是很清楚的:根、尘、触,三和合生。”(《阿含正义》P1834)
  ★邪师萧平实:“佛在声闻佛法及大乘经典中都说:‘意根、法尘相触为缘出生意识。’”(《阿含正义》P2077)
  详见《1-15、邪师萧平实谬说唯凡夫入之无想定,无六识却有触食》。
  根、尘、触三法和合生六识,这就是萧邪依“实证”得出的颠倒邪说,严重违背《蜜丸喻经》之教证!
  “信邪倒见。身坏命终。堕三恶道。”(《长阿含经》)
  血的教训,再次证明依经依律之必要,无论谁自诩其“实证”多么高深,其“实证”都要经得住经律的检验,绝不可凌驾或背离经律,任何人都应依佛说四大教法辨别之。
  萧邪独创“依实证而不依法”的本末倒置之魔说可以休矣!
  (五)邪师萧平实妄言不依经律而依萧邪。
  所有邪师都会编造种种理由,劝人远离佛说经律、仅依其邪说。
  比如:
  ★邪师萧平实:“今时人已经普遍难以读懂古时经文中的言句了,所以应当以真善知识所教导的正确法义作为真实依止”。(《阿含正义》P1315)
  那么,谁是“唯一”可以依止的“真善知识”呢?轮子李“主佛”、净空邪师等所有邪师都自诩是“唯一”可以依止的,萧邪亦复如是,自诩他才是可以依止的全世界“唯一”开悟的“真善知识”。详见《0、引言: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
  所有邪师都不希望人们去直接读经学律,都在编造种种邪说,以诳惑众生远离佛说经律,若不如此,其诸多邪见将会原形毕露,更无法聚拢徒众骗取名利。邪师们即使颠倒解释佛经,也只是伪证其正真无伪的幌子,以其邪见对信徒洗脑,诳骗众生都皈投其门下,这才是其真实目的。
  第三,邪师萧平实不知“依智不依识”乃魔王之指鹿为马计。
  智,完全就是识,根本不存在不是识的智,若“不依识”,于经律必无解了之智。
  (一)智,必是想与知,若离分别想与知,则无智可言。
  比如:
  “佛言。先有想生然后智。由想有智。”(《长阿含经》)
  智,必是想与知,故而,正智与正知往往作为同义词互相替代。正智,就是正知。
  比如:
  “彼正知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彼正智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长部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中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觉语默。皆随正智住。”(《杂阿含经》)
  (二)智,亦属于识,智识不可分别施设。
  智与想俱,想皆识想,智就是识!
  比如:
  “都无识想。不起想念。”(《增一阿含经》)
  “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智慧及识,此二法为合为别,此二法可得别施设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所以者何?智慧所知,即是识所识,是故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复问曰:‘贤者拘絺罗,知者汝以何等知?’尊者大拘絺罗答曰:‘知者我以智慧知。’”(《中阿含经》)
  智与识丝毫不可分割,且经中往往互相替代,乃至“智识”作为一个词连用。
  比如:
  “愚冥无智,不识善恶。”(《长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
  “智识广博,名闻甚高。”(《长部阿含经》)
  (三)唯萧邪般之愚痴凡夫,才会割裂智识,当做并列、不同、对立之法。
  比如:
  ★邪师萧平实:“‘分别是识’是指了别识、转识、也就是前七识。‘不分别是智’这是指真心——阿赖耶识没有分别”。(《正法眼藏》)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依智者。智能筹量分别善恶。识常求乐不入正要。是故言不应依识。”(龙树伪菩萨之《大智度论》)
  萧邪与龙树等伪菩萨,对魔说“依智不依识”胡乱解说时,既相互矛盾,又都是错误的,皆因“依智不依识”之说本来错谬故。
  (四)分别是智,无分别是愚痴。
  首先,唯有分别,方有智慧;唯有智者,才有分别;诸如此类的佛陀教诲,数不胜数。
  比如:
  “不逸分别者,当得于智慧。”(《相应部阿含经》)
  “修行正见。亦能分别善恶之法。”(《增一阿含经》)
  “得如此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中阿含经》)
  “智者所觉知。能分别义理。”(《增一阿含经》)
  “得法眼净。得法.见法.分别诸法。”(《增一阿含经》)
  “有智明目士夫谛观思惟分别。”(《杂阿含经》)
  其次,若无分别,则愚痴无智犹如禽兽,此非比丘。
  比如:
  “无智不能分别正理。”(《增一阿含经》)
  “无正念正智。无定无慧。其心狂惑。不护诸根。不修沙门。无所分别。”(《中阿含经》)
  “世人所贵。所谓有惭.有愧。若当无此二事者。则父母.兄弟.宗族五亲。尊卑高下则不可分别。如今有鸡.犬.猪.羊.驴.骡之属。皆共同类无有尊卑。”(《增一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注:识,指智慧、分别。)
  “云何比丘知入大众。于是。比丘分别大众。此是刹利种。此是婆罗门众。此是长者众。此是沙门众。我当以此法。宜则适彼众中。可语可默。皆悉知之。若有比丘不知入众。此非比丘。”(《增一阿含经》)
  关于萧邪等诸多伪菩萨误以为分别心就是执著心,详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转识成智”》,此不赘述。
  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魔王割裂智识,以“依智”为幌子,“不依识”才是其根本目的,就如下文“不依语”、“不依不了义”一样,“不依XX”才是魔王杂入以颠覆佛说的私货。
  若“不依识”,则无分别,于经律必无解了之智。“依智不依识”乃魔王之指鹿为马计!
  第四,邪师萧平实不知“依义不依语”乃魔王之釜底抽薪计。
  魔王割裂语、义,以“依义”为幌子,“不依语”才是其根本目的。而所谓的“不依语”,即不依佛语、不依佛说经律,此乃公然颠覆佛说四大教法之魔说,一干眼盲众生却无知无觉,乃至编造种种邪说予以胡乱解释护持。
  比如:
  “如来所演八万四千法藏声教。皆名为文。诸离一切言音文字。理不可说是名为义。”(《大宝积经》)
  佛说经律文字皆不可依,魔王此说何其歹毒!  
  魔说“依义不依语”,必有无量过失,简述如下:
  (一)佛说经律,言必有义,语与义如水与波,不可分割。
  佛所说法,文义具足,语即为义,义依语显,不可分割!
  比如:
  “如此说者,当知是义。”(《中阿含经》)
  “世尊说初善、中善、后亦善,文义具足之法”。(《长部阿含经》)
  “师与弟子,于最胜句,义与义、文与文,相合相会而不违背也。”(《增支部阿含经》)
  佛语为法义之所依,法义依佛语而记说。
  比如:
  “世尊亦如具寿舍利弗,以如是之句、如是之文,记如是之义。”(《增支部阿含经》)
  佛语与义相应,故而,佛子必以同句同义:正述字句、正解义理。
  “师及弟子一切同法.同义.同句.同味。”(《杂阿含经》)
  “若有同梵行者,于僧伽中说法,若汝等判断:‘此具寿,正解义理,正述字句’时,应言:‘善哉!’”(《长部阿含经》)
  佛陀经律与法义皆依语言文字而存在,若背离经律、不依佛语,则断法义之根,佛法必灭矣!
  (二)信受“不依语”者,必谤佛陀:言不及义。
  佛语与义相应,语即为义,依语即依义,故而,信受“不依语”者,必谤佛陀:言不及义、词不达意、语义不合……,乃至诽谤佛所说法不是真正佛法。
  比如:
  ★邪师萧平实:“因为凡有所说,言不及义,都不是真正佛教的法……统统言不及义,都是二乘法;”(《邪见与佛法》)
  而萧邪口中所言“二乘法”,恰是伪菩萨们极力颠覆的四阿含了义真大乘法。不依佛语者,必已依于魔语。
  (三)“依义不依语”者,必“依人”不依法。
  正解法义与否,皆属个人知见。
  比如:
  “或有痴人。颠倒受解义及文也。”(《中阿含经》)
  萧邪等伪菩萨亦复如是,皆处处于佛说经律,颠倒受解义及文。
  不依佛语,而依他人所解之义,无论他人所解是义非义,实质皆为“依人”。故而,信受“依义不依语”者,必“依人”不依法。萧邪痴迷信徒,皆为依萧邪(所说义)而不依佛语者。
  正确做法:于任何他人所说义,必依佛说四大教法、依佛语辨其是义、非义。
  (四)不依佛语,必生缠缚诤讼。
  佛所说语,与义相应,同句同义,故而无诤。
  比如:
  “道说真实、不虚妄与义相应,此法无诤。”(《中阿含经》)
  “师及弟子一切同法.同义.同句.同味。”(《杂阿含经》)
  佛语凿凿自然无诤,若不依佛语,能令多众起于非义,必生缠缚诤讼。
  若于义与非义诤讼不休,则依佛说四大教法、依经依律镇之,则如明矾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
  (五)不依经解义,必三世佛冤。
  佛语与义相应,依文而记义,依文而释义,佛子亦应依文而解义。
  比如:
  “世尊亦如具寿舍利弗,以如是之句、如是之文,记如是之义。”(《增支部阿含经》)
  “彼大姊亦为余与世尊同是以此句此文,说明此义。”(《相应部阿含经》)
  佛说四大教法反复强调,依经依律辨别义与非义,而“依经解义,三世佛冤”乃颠覆四大教法之流变魔说。不依佛语而解义,必文、义俱失,那才真的三世佛冤呢!
  (六)“依义”不依佛语者,必依魔说之非义。
  信受“依义”而不依佛语者,必不依佛说正真法义,相反,所依恰为魔说之所谓“了义”。
  第五,邪师萧平实不知“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乃魔王之李代桃僵计。
  于今伪经泛滥之世,魔说炽盛,佛说真大乘了义《阿含经》却被肆意贬低为“小乘、不了义”,非法非义的魔说伪经却被标榜为“大乘、了义”,魔王更有“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大宝积经》)之说,于佛说真经李代桃僵,以致攘攘贪痴众生明知《阿含经》必定为佛说却置若罔闻,伪大乘诸经疑伪重重却趋之若鹜,也正应了佛陀所说“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的预言,芸芸眼盲凡夫哪知泛滥于世的正是流变像法伪经、束之高阁的《阿含》恰是正法真经呢。
  (一)《阿含经》才是佛说最胜义、第一义谛、真谛之真大乘经。
  《阿含经》是海内僧俗四众,无论南传、北传,乃至三乘各宗共许、唯一公认是佛陀金口所说之最真实可信之经,为诸上座大比丘众、上首大弟子、耆宿长老核心僧团所护持、所弘传,是佛法的核心和根基。《阿含经》所说四真谛含摄一切善法,是诸佛共同宣说的唯一最胜、第一义之真大乘法义,而八正道为四真谛之道谛,十二因缘法为四真谛之集谛与灭谛——“第一义空法”(《杂阿含经》)。
  比如:
  “何等为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谓八正道。正见。乃至正定。”(《杂阿含经》)
  “诸佛之最胜法义,即:苦、苦之集、苦之灭、苦灭之道。”(《长部阿含经》)
  “若有无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圣谛所摄。来入四圣谛中。谓四圣谛于一切法最为第一。”(《中阿含经》)
  四部《阿含经》实为真大乘了义经,“其有轻慢此尊经者。便为堕落为凡夫行。何以故……诸法皆由此生……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增一阿含经》)
  (二)阿罗汉乃至诸佛皆依唯一了义四真谛而同证第一义。
  阿罗汉、辟支佛乃至与诸佛,皆依同一了义四真谛而证得第一义,此乃解脱乃至成佛之法——了义大乘法。
  比如:
  “大师.弟子义同义.句同句.味同味。同第一义。”(《杂阿含经》)
  “漏尽阿罗诃成就十支。物主。若有十支。我施设彼成就善.第一善.无上士。得第一义。”(《中阿含经》)
  首先,四真谛,又名四圣谛,是唯一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法。
  “如是圣弟子见四真谛。得无间等果。”(《杂阿含经》)
  “得须陀洹,一切当知四圣谛……阿罗汉,彼一切悉知四圣谛;辟支佛道证,彼一切知四圣谛故;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杂阿含经》)
  “诸比丘!对此四圣谛如实现等觉故,名为如来、应供、正等觉者。”(《相应部阿含经》)
  其次,八正道,乃四真谛之道谛,亦唯一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大乘法。
  比如:
  “诸比丘!过去诸佛所通行之古道,古径者何耶?即此八支圣道。即:正见乃至正定。”(《相应部阿含经》)
  “若我不得无上正真之道。皆由不得贤圣八品道。以其得贤圣八品道。故成佛道。”(《增一阿含经》)
  “正使当来佛,弥勒之等类,亦用八种道,得尽于世界。”(《增一阿含经》)
  再次,十二因缘,乃四真谛之集谛与灭谛,亦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法。
  比如:
  “何为苦集圣谛。由无明之缘而有行……如此而有此纯苦蕴之集。诸比丘!此说为苦集圣谛。诸比丘!何为苦灭圣谛。然则,由无明之无余离贪灭,而有行之灭……如是而有此纯苦蕴之灭。诸比丘!此说为苦灭圣谛。”(《增支部阿含经》)
  “时仙道王闻商人说十二缘生。无明行等生灭道理……结跏趺坐。端身正念系意现前。思量观察十二缘生生灭道理。所谓此有故彼有……如是纯大苦蕴积集而生。所谓此无故彼无……如是纯大苦蕴积集皆灭……得预流果。”(《律》)
  “诸可集法。尽是灭法。观此法已。然后成辟支佛道。”(《增一阿含经》)
  “昔者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住菩提所。不久成佛。诣菩提树下。敷草为座。结跏趺坐。端坐正念。一坐七日。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缘生有老死。及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彼毗婆尸佛正坐七日已。从三昧觉……如毗婆尸佛。如是尸弃佛.毗湿波浮佛.迦罗迦孙提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佛。亦如是说。”(《杂阿含经》)
  (三)伪大乘经极力编造邪说,诽谤了义真大乘法。
  皆因发心不同而有三乘行人,却根本不存在伪大乘所谓的“三乘法”。
  伪大乘者为了伪证魔说为“大乘、了义”,极力贬低诸佛唯一最胜、了义、大乘之四真谛为“不了义、小乘法、声闻法”,并且编造四真谛之外别有更殊胜之十二因缘法为辟支佛法、更有魔说“了义、大乘”为成佛之法,硬生生地错把十二因缘与四真谛割裂开来,误认为二者是两个不同层次、不同智慧的法。
  比如:
  ★邪师萧平实:“声闻菩提者,谓经由四圣谛八正道之修习……缘觉菩提者,谓进修因缘观,具足十因缘与十二因缘之现观,智慧胜妙于阿罗汉”。(《阿含概论》P453)
  萧邪还诽谤四真谛“不是真谛”(《阿含概论》P472),其之所以有如此瞎话,皆因其浸淫伪大乘相似伪经谬论日久,于原始纯正真大乘法如聋如盲,以致习非成是、不辨真伪正邪。
  比如: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妙法莲华经》)
  “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维摩诘经》)
  “为求辟支佛者说十二因缘及独行法。为求声闻者说众生空及四真谛法。”(《大智度论》)
  伪大乘还编造诸佛所证解脱、涅槃比阿罗汉所证涅槃更加殊胜。
  比如:
  “何因缘故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真大乘法中,佛陀与阿罗汉所证解脱、涅槃无二无别,根本不存在比阿罗汉所证无余涅槃更殊胜、更究竟、更无上的涅槃。
  比如:
  “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解脱及慧解脱、(俱解脱)阿罗汉解脱。此三解脱无有差别。亦无胜如。”(《中阿含经》)
  “阿难!此俱解脱之外,且无更殊胜之解脱。”(《长部阿含经》)
  详细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胡诌“涅槃”》。
  伪大乘诽谤佛说《阿含经》为不了义经、小乘声闻法,皆为伪证魔说伪大乘经为“了义、大乘”,实质即为“依魔说不依佛说”。
  比如:
  “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不了义经者。谓声闻乘……一切无常一切皆苦一切皆空一切无我。是名不了义。何以故。以不能了如是义(悲智注:指不了常、乐、我、净等四倒见)故。令诸众生堕阿鼻狱……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阿含经》中佛说苦、空、无常、无我,可令诸众生堕阿鼻狱,此为伪大乘赤裸裸地诽谤佛陀之魔说,伪大乘者真是胡说造恶无底线啊。
  比如:
  “戒成就比丘当思惟五盛阴无常.为苦.为恼.为多痛畏。亦当思惟苦.空.无我……便成须陀洹道……便成斯陀含果……便成阿那含果……便成阿罗汉。”(《增一阿含经》)
  恰恰相反,伪大乘于涅槃所谓的“常、乐、我、净”之“了义”知见,正是佛陀反复呵斥为非法非义的四种颠倒见。
  佛说习“常、乐、我、净”之四倒见,才正是堕阿鼻地狱之因。
  比如:
  “习邪倒见。与邪见共相应。一切不可疗治。以是之故。名为阿鼻地狱。”(《增一阿含经》)
  (四)魔说伪大乘经之“了义”恰为佛陀反复呵斥之非法非义。
  伪大乘经中,对如来、涅槃有汗牛充栋般的描述与记说,无论记说是有、是无、即有即无、非有非无,乃至常、乐、我、净等,诸如此类,此等诸见皆是佛陀所不记说(无记说)的非法非义之颠倒见,生死轮回之因。
  唯有依苦、空、无常、无我之法住智,方可证得涅槃并生起解脱知见、涅槃智。此涅槃智唯证者乃知、难可测度,不可记说,不可落于文字言诠,亦不可思议,才有测度言说便堕有为,反成导致生死轮回的戏论倒见。故而,于如来、涅槃的任何记说、分别、议论与观修,都是非法非义、恶不善之虚言、成见、有见,生死轮回之因。
  比如:
  “如来死后有、如来死后无……如此论者,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非智、非正觉,非正向涅槃。”(《杂阿含经》)
  “勿思惟恶不善之思,谓……如来死后为有,如来死后为无……此等之思不引义利,不达初梵行,不资于厌患、离贪、灭尽、寂止、证智、等觉、涅槃。”(《相应部阿含经》)
  “有亦不应说。无亦不应说。有无亦不应说。非有非无亦不应说……有余耶。此则虚言。无余耶。此则虚言。有余无余耶。此则虚言。非有余非无余耶。此则虚言。”(《杂阿含经》)
  “于色无知故……生如是种种之成见。谓……如来死后有,如来死后无……”(《相应部阿含经》)
  “摩罗迦子!于有见‘如来死后为有’之时,或于有见‘如来死后为无’之时,有生、有老、有死,正有愁、悲、苦、忧、恼也。”(《阿含经》)
  “不离爱者,始有‘如来死后存在’,有‘如来死后不存在,’……离爱者,则无有‘如来死后存在’,无有‘如来死后不存在’……此为如来所不记说之因、之缘。”(《相应部阿含经》)
  “‘如来死后存在’……‘如来死后不存在’……等等,凡此等六十二见……有己身见者,则存此等之诸见;无己身见者,此等诸见则不存在。”(《相应部阿含经》)
  佛陀一再强调说法、修行必须按部就班、依着次第,若失次第,皆不成就。若依次第,依四真谛如实知而生法住智,再依之观修才可自证唯证乃知的完全智、涅槃智。
  比如:
  “彼先知法住,后知涅槃。”(《杂阿含经》)
  “由次第学,次第作、次第实践,而有完全智之成就也。”(《中部阿含经》)
  若不依法住智,而依伪大乘所谓“第一义”或“大乘空性”乃至依常、乐、我、净等四倒见分别、议论与观修,反倒成为轮回之因,个中道理是于解脱境界茫无所知的伪大乘者很难理解的。
  无数铁的事实证明,魔说“四依法”之危害无穷乃至说不能尽。悲智十五年来破斥诸多邪师,在悲智以佛说经律为证破斥种种邪说之时,魔说“四依法”之“不依语、不依识、不依不了义”,已成习非成是之邪教信徒拒闻佛语、不依佛说经律的常用借口与护身符了。
  此文亦名《佛说“四大教法”VS魔说“四依法”》。
  暑期到来,悲智拟从六月十六日起三月禅观,此间将以禅修为主,处理包括邪教“正觉同修会”在内的各个邪教之事为辅,本《萧邪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系列也暂告一段。萧邪及其信徒若再编造新说继续胡扯“入胎识”,悲智将撰文再予补充。
  佛说诸法因缘生故无主,既非唯心,亦非唯识。若有唯“一”,即非众缘而有主宰,必属神我外道。故而,本系列又名《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
发表于 2013-7-19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感恩!幸亏还有悲智如此清晰的破斥邪说的文章,否则更多的众生堕入邪见邪法何其苦也!愿更多的人看到悲智的文章,能早些意识到阿含经为唯一的真经,早些自依止,早些证道,早些了脱轮回。
发表于 2013-7-19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法雨 于 2013-7-19 19:24 编辑

       悲智老师写了这么多文章,从各个方面反复依法依律破斥邪师萧平实的魔说,真可谓悲心仁厚,感人至深。痴迷邪师萧平实的迷路人如果还不深思,实在是太愚痴了!

       在【南传长部】第23经 弊宿经 中为了让王族弊宿舍弃邪见,尊者鸠摩罗迦叶举了很多譬喻,引用一段,希望邪师萧平实及其痴迷者能够引以为鉴,早日醒悟,回归正法律,千万不要执迷不悟,堕落无间而悔之晚矣!

  “然者,王族!我为卿举一譬喻,诸有智者,得解所说之义。王族!往昔,有一养猪者,由自村行往他村。彼于其处,见被弃多量之干粪,见已,彼如是思惟:“此被弃之干粪,是猪之饲料,持归此干粪!”彼扩展上衣,集包多量之干粪,置于头上而行。彼于途中,遇大下骤雨,彼至是指端皆涂偏粪汁,担载之粪,滴滴流下而行,众人见彼如此而言:“汝实非气狂乎?非精神错乱乎?如何至足之指端涂偏粪汁,担载之粪,滴滴流下而行乎?”

   “想汝等始是气狂、精神错乱。所以者何,我得斯猪之饲料故。”王族!卿亦复如是。想卿亦复如担粪者之所答。王族!放弃彼恶邪见!王族!放弃彼恶邪见!卿勿长夜于无益之苦恼。”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9-4-20 22:41 , Processed in 0.0982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