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转化——最难是什么? - 转正法轮 - 天鉴网 - Powered by Discuz!
 

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4680|回复: 279

教育转化——最难是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0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些日子,有朋友曾问我,教育转化法轮功人员,最难的是什么?

大家有何感受与体悟,可以道来与网友分享一下吗?
匿名  发表于 2017-2-20 22:43
杭国明:看来你们真把扯蛋当正事了!还是那句话,别把自己当根葱,其实连葱都不是!其实,那些跟着美国假李洪志邪法邪教干坏事的人,都是被大法淘汰出去的,因为他们修练不合格。分不清正法与邪法、真师与假师,那就只能被大法淘汰出去。所以在我们看来转不转化,都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反政府是绝对不允许的!
匿名  发表于 2017-2-20 23:21
游客 发表于 2017-2-20 22:43
杭国明:看来你们真把扯蛋当正事了!还是那句话,别把自己当根葱,其实连葱都不是!其实,那些跟着美国假李 ...


看来,大陆当局是允许杭国明把杀人杀生当扯淡一样地玩耍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唐老鸭 于 2017-2-22 11:25 编辑

难点之一:如何消弭排斥现象的问题。

消弭排斥现象(有人也称之为封闭状况),就是解决对方交流、谈话内容“不入耳”(听不入耳)的问题。究其个体排斥现象产生的机理情由,主要有以下两大因素。

第一,个体的自觉排斥现象。法轮功信徒遇到教育转化工作人员,一旦谈论、讨论的观点、问题对立时(有部分人甚至一进谈话室就进入排斥封闭状态),个体就会自觉主动地进入排斥封闭状态,其中背诵经文、背诵洪吟、“发正念”的占绝大多数,他们自己谓之“排除干扰”。如此,使得他们自认为“不好”的信息、内容,根本不入他们的“法脑”。以致不少人出现这一共同现象:你上午跟他谈的内容,下午再询问他,请他简要复述一下;他甚至复述不出来!因为他根本没听进去啊。

第二,个体的自动排斥现象。法轮功信徒,一旦遇到不同的甚至针对性的观点时,不少个体会自动出现排斥状态(有部分人甚至一进谈话室就进入了自动排斥状态),犹如遭遇条件反射一般。当他与教育转化工作人员进行交流时,你看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或低头沉思状),甚至面露祥和、脸带微笑地望着你,其实他已在心里背诵“洪吟”或经文了,2001年下半年后,许多信徒则开始狂“发正念”(甚至直指直对工作人员)。总之,他已进入自动排斥状态了,你所说的任何话题,他同样也没入耳。


(注:笔者强调的是,本文所讨论的现象,是法轮功信徒整体51%以上的权重所具有的普遍现象,而非指100%的权重所具备的现象。)
匿名  发表于 2017-2-21 19:49
杭国明: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人民政府可以把这些邪教徒通通枪毙,一个都不放过!中国不缺人,那些坏人才占几分之几呀。还可以把那些佛教徒、道教徒、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通通都枪毙,死啦死啦的。那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剩下共产党员了,全是假马列!我觉得我的主意非常好。天鉴论坛的志愿者也可以手持AK47自动步枪亲自上阵屠杀异教徒,谁让他们不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掀起第二次波澜壮阔的文化大革命,打倒地富反坏右,改天换地,重新建立新中国!
匿名  发表于 2017-2-21 20:31
游客 发表于 2017-2-21 19:49
杭国明: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人民政府可以把这些邪教徒通通枪毙,一个都不放过!中国不缺人,那些坏人才占几 ...


还需要人民政府吗?有你这个大法精英杀人狂魔,啥事有你不能摆平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2-22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唐老鸭 于 2017-2-22 18:54 编辑

难点之二:如何化解不认同的问题。

化解不认同,就是解决对方“不入心”(听不入心)的问题。法轮功信徒,对从事教育转化的工作人员,初始都是非常难以认同的(其他邪教也是如此)。而他们这种不认同现象产生的情由,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对常人道理的不认同。他们认为自己是修炼人,是个非常人,掌握的是超常的宇宙真理,是未来的佛道神,故此,对常人的观点、说理,哪怕是科学的原理,都难以认同。当然,这种现象并非与生俱来的,而是与长期受邪教理论的侵染相关。

第二,对工作人员职责的不认同。他们认为:工作人员从事教育转化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混口饭吃,是屁股决定脑袋、工作决定立场,因此,教育转化工作人员的所言、所作、所为,也是迫于无奈的违心行为,一旦工作人员调离、脱离教育转化工作岗位,也就不会对他们这个“信仰”,有如此不恭的观点、看法与认知了。

第三,对工作人员人格的不认同。其一,受境外网站、媒体对大陆教育转化工作人员的造谣、诋毁、诽谤,法轮功信徒对诸多工作人员的人格,在心底生成不认同。其二,有些法轮功信徒,受境内平面媒体的负面影响,以及日常生活中风闻言事的传播,对工作人员的人格,也从内心难以认同。其三,少数从事教育转化的工作人员,因不注重个人日常工作、生活中的小节、细节,也使法轮功信徒在心里产生了抵触。

(注:笔者提醒:这类现象并非法轮功信徒的个性,对邪教群体而言,它是共性。)
发表于 2017-2-22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发表于 2017-2-20 22:43
杭国明:看来你们真把扯蛋当正事了!还是那句话,别把自己当根葱,其实连葱都不是!其实,那些跟着美国假李 ...


你惦记着怎么祸害人难道不是干坏事?大法却没淘汰你,可见你的大法是什么东东了。
发表于 2017-2-2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发表于 2017-2-21 19:49
杭国明: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人民政府可以把这些邪教徒通通枪毙,一个都不放过!中国不缺人,那些坏人才占几 ...


这就是浑身充满杀气的大法精英。
 楼主| 发表于 2017-2-23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点之三:消除自身的“不知彼”问题。

从事教育转化的工作人员,还要首先解决自身的“不知彼”问题。即,不仅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这样,才能确切把握对方的认知体系与思维脉络。故此,工作人员就得客观、完整地了解、掌握法轮功理论的完整体系、变化轨迹与主要架构;再结合对方的具体状况,准确推断、判断出对方痴迷或坚信法轮功的主要心结,而后才是有的放矢、对症下药。试想,一个不了解数学的人,却去跟他人谈数学,无异于浪费时间。

一般而言,从事教育转化工作的人员,对于法轮功理论,多数是很少眷顾的。究其原因,大致有三:

第一,接触不到。这类书籍,1999年后在大陆是禁止出售或流转的;尤其是李洪志2000年后的讲法内容,多数要靠“爬墙”出去才能在网上觅见。因而,有部分工作人员难以接触到完整的讲法内容。

第二,不想接触。有不少工作人员,能够接触到完整的讲法内容(比如,从法轮功信徒手中没收的完整资料),自己也有“爬墙”的能力,但是他从内心不想接触这类东西,甚至抵触这类东西,故此,他只能选择浅尝即止的模式,甚至寻找他自以为是“捷径”的方式。

第三,不愿接触。有部分从事教育转化的工作人员,不太情愿深入了解、接触法轮功理论,尤其闻之这些法理涉及数百万字、四十余本书籍时,心存畏难。于是,他们选择只接触《转法轮》、《精进要旨》等少量书籍,再依他人现成的反邪资料、材料,照芦画瓢,甚至照本宣科。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先接转一篇凯网的文章

http://anticult.kaiwind.com/xing ... 70223_4890593.shtml

日媒:如果你的亲人陷入邪教怎么办?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23日   

文章来源:   

作者:随意(编译)

  核心提示:如果你的朋友或亲人是邪教的一员,该怎么办?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提供了一些与他们沟通和交流的方法。如果你的朋友或亲人沉迷于邪教教团,千万不能强制他们脱离邪教。只有他们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认清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所参加的教团活动,才有可能说服他们。说服他们脱离邪教是需要耐心的。不能让周围的人去把陷入邪教的人硬拉出来。而是要他本人真正的意识到邪教的危害,自行脱离邪教。凯风网编译如下:

  无论在你看来邪教成员是多么的“和以前不一样”、“对家族充满敌视”、但是在他们的心中还是残存着以前的“良心”以及“对亲人的感情”。

  对邪教成员进行劝告的本质就是和邪教成员建立“亲密的值得信赖的关系”、和他们不断的进行“交流沟通”,唤起沉睡在他们心底的“良心”和“良知”。

  接下来说说如何具体的实施。

  在加入邪教的初期适当的提供一些外部的消息能够让他们顺利的脱离邪教。

  一、不要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味的批评邪教。

  当他沉迷于邪教组织的活动中时,我们不要一味的批判邪教组织,试图强行说服对方,这样往往不会达到理想的结果。反而会使得双方的交流恶化,从而让我们这些反对方的家庭和朋友变成坏人。

  要切断这样的负连锁反应链条,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重建一个沟通交流体系。而且,在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必须要遵守礼仪。禁止做出一些伤害他们人格和自尊心的言行。即使是亲子关系也是如此。

  来自原信徒的证言——基督教系邪教A教团(被原信徒认为是比较可行的家族的劝诱方式)

  ●对我所做的一切他们评价“你确实很努力”,而且他们会给我时间,无论我说什么他们都会耐心的听我讲完。

  ●他们接受我说的话,当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阻止我学习。

  信徒如何应对来自家族的反对

  ●对我们充满偏见和臆想,我们说的东西无法传达给家人。对我们的事情置之不理。

  ●我们一直顶着家人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脱离邪教的压力。因此,我们只有关闭心门,我们和家人之间长期处于僵持状态。时间的流逝只会让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

  ●「如果被家人认可」「被家人信赖」就会感到安心很多,就会和他们真心的进行交流沟通。

  在精神控制下,邪教成员很本能的避开那些“对组织不利的事实”。当指出教义上矛盾之处或是对组织做出恶意的评判,他们会以“肯定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以后会慢慢理解的”这样的话来回避问题,放弃思考。

  这一行为被称之为“停止思考的技巧”。

  二、了解邪教成员的内心

  邪教成员是如何相信邪教的、对邪教有何所求、有何指望。

  首先,尽可能的调查清楚邪教的具体情况。教团的教义、行为规范、组织形态、教团的出版物、报纸、官方网站、网上论坛等情报,尽最大可能调查清楚。

  如果对他所加入的邪教组织没有一定的了解,那么就无法和他本人进行谈话,也无法理解他的心情。

  三、在家庭内部制定规则

  首先我们要认可他们的信仰,他们信仰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让家人能够过的更好。他们参加的教团活动都有制定规则并且要求成员去遵守。在家庭内部我们也要制定相应的规则。

  ①在交谈的时候禁止暴力行为

  在交流的过程中禁止一切暴力。暴力行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我们这个心里咨询室绝不会采用对入教者进行绑架监禁、强行说服的方法。如果采用这种方法,会对入教者的身心造成重大伤害,而且他们脱离邪教后有可能会因此造成生活上的困扰。

  ②禁止向教团活动资助金钱。

  每个月除了零用钱以外不再给多余的钱。但是我们也绝对不能说“因为我们给你零花钱你就不能去教团。”这样的话。

  ③禁止劝诱

  这个是你自己本人的信仰,所以禁止对其他人员进行劝诱入教。但是如果他本人瞒着父母进行劝诱活动的话,那么作为亲人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劝诱活动,父母也阻止不了,但是一旦父母知道他所进行的劝诱活动就一定要阻止。

  一定要遵守以上三点。视家庭情况而言如果还有一些其他的规则需要制定的话也是可以的。家庭成员首先要做到遵守规则。也一定要遵守和入教者的约定。而且。本人如果出现破坏规则的情况,请一定要严格对待。规则一但被打破且不去维护的话,父母的威信就会受到挑战。

  四、家长建立合作机制

  入教者会经常去观察“夫妻的关系”。因此父母两个人之间一定要达成一致,互相合作,这样的话会给入教者一个良好的印象。相反,如果表现的“母亲很热心父亲却漠不关心”,“父母之间存在着不信任感”,这样的话就会使得家庭成员脱离邪教组织变得很困难。

  原信徒的证言——家庭问题--基督教系A教団

  ●家庭在邪教问题上也存在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会惹上邪教”,家庭该如何改变,值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我认为我成为邪教的一员和父亲有关系。父亲对自己和家人都非常严厉,以自我为中心。还会责骂母亲,这样的责骂声在孩子的心中留下了伤害。我非常讨厌这样骂人的父亲。一方面讨厌这样父亲,另一方面又会陷入如何才能让自己喜欢上父母的矛盾中。

  作为父母,针对以下几个问题,夫妻间要彻底的进行分析讨论,研究出一套具有针对性的“说服言论”。

  ?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加入教团?

  ?教团的教条哪里很奇怪?

  ?脱离教会后想做些什么?希望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现在有没有令你感到不安?

  五、脱离教会后如何适应生活

  邪教成员脱离组织后,在短期内会被身心和感情上的后遗症所困扰。(详细内容在后面阐述)。

  他们心里常常会想“离开教会后,就好像蜡烛一样燃烧殆尽”、“和家庭与朋友的关系也变得不那么亲密”、“是不是会给自己和家族带来不幸”等等。诸如此类的后遗症,会大大影响生活的质量。即使邪教成员脱离邪教后,家庭和周围的朋友也要继续支持和鼓励本人。

  原教徒的证言——脱离教会的痛苦--佛教系D教団

  脱离教会后就和大家一样了。就像被火烧光的原野,一无所有。自己曾经所信仰的、所积累的东西全部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烧光殆尽的原野。感到很辛苦。和以前的朋友也都渐渐疏远了。十几年的人生变成了一张白纸,感到很辛苦。

  我认为对于脱离邪教的成员来说,只有做到真正的身心平静,在家庭和社会之间能够找到一个相处模式,并且找到自己的栖身之所,才能算是真正的脱离邪教。

  六、绝对不能急于一时

  说服入教者脱离教会需要时间。而且,所需花费的时间也因人而异,存在很大的差别,不可能预测脱离教会“具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而且,为了救出入教者,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样的挑战。

  下面来说说从入教到脱离教会,回归社会需要经历的几个阶段。

  一、建立亲密和信赖的关系(拒绝期)

  首先,慢慢恢复之前陷入停滞状态的沟通与交流。

  ①在平时多多打招呼“早上好”“你回来啦”“晚安”等等。

  ②把教团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暂且不提,多多进行一些日常的对话,争取和本人取得沟通与交流。

  二、本人对教团产生质疑期(条件交换期)

  在这一时期,可以试着和入教者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谈谈他所参与的教团的一些活动以及教团的教义,可以提出一些理论上的矛盾以及不能理解的地方。

  但是,一定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次就把他说服,

  三、集中性给予情报(平淡期)

  观察人员相关活动,不再参加以前经常参与的教团集会,开始和教团慢慢拉开距离。在这一阶段,可以给予脱离邪教成员一些相关的提示,比如“教团的反社会性”“教义间的矛盾”等,促成家庭成员真正的脱离教会。在这里,我们建议您在说服入教者脱离教会的时候有心理专家的陪同。因为,在这一时期,入教人员处于一个纠结矛盾的状态中,如果处理不好,十分容易受到伤害。他们的痛苦和矛盾来源于是选择自己曾经信任的组织还是昔日的好友。这个时期是脱离教会的关键时期,作为家人必须要考虑到入教人员的“痛苦”和“敏感”。

  四、脱离邪教后从精神上支持本人的阶段。(接受期)

  脱离邪教后,由于本人遭受过一些很大的创伤,会有很多身心不调的问题。作为家人应该全力支持他。

  请参照脱离邪教后如何回复身心健康的网页。

  五、支持本人回归社会的阶段(回归社会)

  从入教到脱会,都会经历以上的阶段。从邪教中解救出来,单单依靠家庭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只靠家庭单方面去应对邪教问题,也会使人感到不安和孤独感。得到邪教问题研究人员的支援和帮助是非常必要的。相关的咨询室也会提供帮助。

  邪教问题相关参考文献:

  文中“原信徒的证言”引用自以下文献:

  《从邪教中恢复》樱井义秀 北海道大学出版会

  《通向独立的奋斗》全国统一教会被害者家族会 编 教文馆



马场健一

  文章来源: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

  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网站是由马场健一建成的专门致力于帮助人们了解邪教、脱离邪教的网站。马场健一,出生于1963年10月24日,日本横滨人。高中毕业于千叶县立乐园台高中,大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教育学部,现在是日本脱离邪教协会咨询部成员,社会福祉法人立正福祉会青少年心里咨询室成员。

(责任编辑:千尋)
发表于 2017-2-24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甚好!~若是十多年前开始探讨该多好。
在下斗胆讲几句:
难点1、知己知彼:本人自从接触此项工作到目前,没有专业的团队培训过法轮功的核心理论是什么,产生的社会基础是什么,会变异人的那些层面,没有站在哲学和社会的高度上去认识这个问题,必定做不成,做不好这个事情。而本人最开始也与许多人一样,以法破法,这个害人的方法,本人也实践过。好在自己已经完成了否定。而且现在的工作思路,第一步就解决以法破法的所有残留问题。还有就是知己,对于一项工作应该具备的专业知识技能,没有达到一个水平,是很难上手工作和持续进行的。
难点2、转化方法和标准:到目前位置,只有破法时代留下的所谓标准,一直没有革新和辩证,早已经不合时宜的东西,必定造成工作的滞后。教育转化的方法没有统一的部署,只要求指标量,也就没有百花齐放的契机了。
难点3、协同配合工作:转化思想,需要整合许多力量协同配合,真正让一个从几年,十几年的邪教泥潭中走出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些本人的工作对象,本应该回到社会中正常生活,邪教问题也解决大半的人,就是缺失了跟进,功亏一篑。而一些能够做到这些的人,反而经过了社会化,成为了反邪力量中的一员。
难点4、鱼目混珠的现状:教转队伍现状是复杂和滞后的,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许多事情积重难返了。不重调查研究,不反复论证,不反思错误,一切都是随波逐流。所有的愿望也就是一堆废话。
不多言了,水平有限,兹事体大,疏漏颇多。见笑!
 楼主| 发表于 2017-2-25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10多年前,在下还认识不到这些,事过一段时间,精心反思,或许才有如此拙见。

其实最难的或许是第四点,如何解决“失重”状态问题(不日再述)。
匿名  发表于 2017-2-26 14:37
杭国明:我学着发照片,没发出来。别把转化工作看得那么重要,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把邪教徒都看成一样,没什么区别。反政府和转化过来不反政府都是一样,都是被大法淘汰出去的,我给你们的解决办法就是通通枪毙,以绝后患。天鉴论坛的志愿者可以枪杀邪教徒,你们能文能武,看牛X了。我看这办法很好!好极了!
发表于 2017-2-26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发表于 2017-2-26 14:37
杭国明:我学着发照片,没发出来。别把转化工作看得那么重要,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把邪教徒都看成一样, ...


你把自己的问题能解决了比什么都好。

怎么可能神也遇到不会的事了?不应该啊?你不是什么都行吗?给你出个主意,请你儿子教教你,不过不知道你的儿子会不会教你这是关键的。

你的儿子应该大学毕业了吧?老母亲还安好?
匿名  发表于 2017-2-26 20:24
游客 发表于 2017-2-26 14:37
杭国明:我学着发照片,没发出来。别把转化工作看得那么重要,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把邪教徒都看成一样, ...


你先把自己枪毙八回,如何?这一定非常神奇,也一定能证明你是否有大神通!
匿名  发表于 2017-2-26 20:27
花非花 发表于 2017-2-26 18:00
你把自己的问题能解决了比什么都好。

怎么可能神也遇到不会的事了?不应该啊?你不是什么都行吗?给你出 ...

看来杭国明的儿子可以做他的师爷了,估计他儿子的神通一定强过老子N倍!如此,李来也该拜他儿子为师爷了。
匿名  发表于 2017-2-26 20:28
杭国明:我的宝贝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到国字号建筑公司工作,我的抚养责任教育总算完成了,为国家、为社会完成任务了;我母亲身体不好,修炼大法认识不上去,可能今年都熬不过去,随时都有可能去世。她老人家也是操劳一生。人老了都面临着死亡,但是神不会死的。修炼人修不好也会死,即便是我的母亲,神也没办法。这就是六道轮回转世!宇宙法理对任何生命都是公平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发表于 2017-2-26 20:28
杭国明:我的宝贝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到国字号建筑公司工作,我的抚养责任教育总算完成了,为国家、为社会完 ...


她养了你这么一个具足超级神通的儿子,有什么难题不能化解的?你这个精英,应该使出浑身解数解决好老娘这个难题。

今后发帖,如这般实事求是、不差大胡话、胡言乱语,网友们也就不再会指责非难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唐老鸭 于 2017-2-27 20:49 编辑

难点之四:如何解除转化后“心灵(精神)失重”问题。

多数法轮功信徒(其他邪教信徒亦是彼此)转化后,都会出现一个“心灵(精神)真空期”,出现一个“心灵(精神)失重”的问题。

因为转化了,旧有的、强大的精神支撑(支柱)被打破、破除,而新的精神框架尚未构建起来(有的人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去进行构建;而少数人或许到离世也不能完成新的精神家园的重建),这时,他们多数会出现一种“心灵(精神)失重”的现象,犹如悬浮于空中,灵魂失去了支撑、依托和依靠。他们迫切需要寻找心灵的支点与精神的抓手!这时他会感到非常难受,时时无所适从,甚至坐立不安,如遇有精神恐惧(自吓或他吓),不少人将重蹈覆辙。当然,也有个别转化人员,会重新探究自己为什么要走上这条路?结果,探究没完成,自己则又把自己重新送入了泥潭。

许多法轮功信徒转化后,都会遇到回归适应困难的问题(有人戏称自己是重入社会再造困难),这个问题,似乎才是转化后需要解决的关键核心问题(不论是心理的,或是生理的,抑或是日常生活的),这个问题如不能很好地化解、疏导,反复与摇摆的概率将会很高。

其实,转化后重建精神家园的选项,不外乎以下三种:

第一,信奉有神论。也就是个体选择去信仰其他宗教(正教)了,其中也有一部分则又误进了其他邪教。

第二,信奉疑神论。也有人选择了做个平常人,对神的问题,选取了审慎、质疑的态度。

第三,信奉无神论。一般而言,转化后走上信奉无神论的,或者笃信科学的,比率还是少数。

 楼主| 发表于 2017-2-27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教育转化主要难点问题,在下暂时表述四点。至于其他在教转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在下个人以为,可能不一定需要全部在此罗列进去。
匿名  发表于 2017-2-27 23:56
杭国明:你们说的那些所谓转化在我看来都是胡说八道,如果中国政府不打压法轮功,或者说不用文革的方式镇压法轮功,那么现在中国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民群众会远远超过一亿人。我记得当时省部级领导干部修炼法轮功的都很多,有的甚至公开出来炼功;厅处级领导干部修炼法轮功的那就更多了。因为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大道,自然会被世人顶礼膜拜。假如有一天共产党政权垮台了,法轮功就合法了。其实,真正摸黑法轮功的是中国政府;还有美国假李洪志也在摸黑法轮功。历史车轮谁都挡不住,共产党政权长久不了!这是真理!
匿名  发表于 2017-2-28 08:13
飞虎队 发表于 2017-2-24 18:59
此贴甚好!~若是十多年前开始探讨该多好。
在下斗胆讲几句:
难点1、知己知彼:本人自从接触此项工作到目前 ...

其实也没必要对“以法破法”的方式恨之入骨。客观地看,早期通过此方式转变的,也有不少人没有再进劳教所和监狱了。

方式方法固然重要(世上也不会只存在唯一的方法),但,作为自我反省的人、作为此人自我反刍的后续,似乎更加重要。
匿名  发表于 2017-2-28 08:27
游客 发表于 2017-2-27 23:56
杭国明:你们说的那些所谓转化在我看来都是胡说八道,如果中国政府不打压法轮功,或者说不用文革的方式镇压 ...


1、1996年起,李洪志就去境外发展法轮功组织成员了。请问,目前境外的大法徒超过1亿了吗?

2、2000年起,法轮功组织就如你一般地造谣说,共产党立马垮台;后又更改谣口说,撑不过2002、2005、2008云云(就如你不断吹牛说:不来论坛、不再发帖、不再骂街、不再胡说等等等等),请问,此谣言兑现几个?你的强调与法轮功组织和法轮功媒体又有何区别?

3、请问,你啥时才能成为一个言行一致、不再食言的人?

4、你的神通为什么不能制止中共民政部颁布的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通告”?!
发表于 2017-2-28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发表于 2017-2-27 23:56
杭国明:你们说的那些所谓转化在我看来都是胡说八道,如果中国政府不打压法轮功,或者说不用文革的方式镇压 ...


中共倒是始终没有垮台,怎么法轮功在这里也是非法的了?!

摩尔多瓦政府从2006年开始,曾4次拒绝邪教法轮功登记注册。尽管法轮功再三组织针对司法部的抗议活动和其他非法公开活动,但摩尔多瓦政府坚持决定,不改立场。2012年法轮功从邻国罗马尼亚进入摩尔多瓦后,这个邪教组织很不受人欢迎。于是,摩尔多瓦共和国议员叶列娜·赫列诺娃于2013年向法院提起了关于取缔并认定法轮功为极端主义组织的诉讼。2014年,法院依法判决叶列娜·赫列诺娃胜诉,给了法轮功邪教迎头一击。2015年2月11日,法院作出了取缔地方“法轮大法协会”以及“摩尔多瓦法轮功气功协会”的判决;2016年10月7日法院又作出了“维持禁止使用法轮功标识并把其列入极端主义宣传品名录”的原判。摩尔多瓦法院一连串的判决,让法轮功在该国的活动受到严格限制。在法院一审判决叶列娜·赫列诺娃胜诉、法轮功提出上诉后,摩尔多瓦共和国最高法院于2016年12月21日作出终审判决,取缔本国法轮功组织。从而,摩尔多瓦成为了继中国政府之后第二个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国家,使法轮功在该国彻底失去了活动空间,终结了法轮功在摩尔多瓦的一切公开宣传和活动。让摩尔多瓦的法轮功邪教组织人员如在中国大陆一样,成了见不得阳光、四处躲藏的过街老鼠。据悉,摩尔多瓦共和国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后,在摩尔多瓦中国大使馆前以及首都中央公园等公共场所再也没有见到法轮功的继续活动。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9-9-18 06:59 , Processed in 0.15217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