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悲智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一~三十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14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Guest   于 2007-12-13 15:32 发表
请问:无相布施的人,已不执着于功德,他们是如何回向的?如禅定观空的圣者,他们还用回向吗?

在下理解:无相布施的人回向也是无相回向,如果回向时候认为回向者、回向的众生、回向的功德三者是实有,那就不是无相回向了。禅定观空圣者的回向,在下认为是发心的问题,如果发心回向也符合三轮体空。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4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五)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五)


——《金刚经》VS“法轮功”


  依法出生分第八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佛陀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假如有人以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种种珍宝,用来行善布施,这个人所得到的福德多不多呢?”须菩提回答说:“太多了。世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此人所得到的这个福德只是因缘所生幻相,不是福德的清净本性,所以如来才会说福德很多的。”佛陀说:“假设再有这样一个人,在这部经中,领受记诵哪怕只有四句构成的一个偈语,并为他人解说,这个人所得的福德,比前面那个用无数珍宝布施的人所得的福德还要殊胜得多。为什么呢?须菩提!一切诸佛和诸佛的佛法,都是从这部经生出的。须菩提!我所谓的佛法啊,也不要执著实有一个真实确定的佛法。”〗
  几百年前,人类最顶尖的科学家还在为地球与太阳谁是中心的问题而争论,而早在此前二千多年的释迦佛就告诉他的弟子们,一个日月系统是一个“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构成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构成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构成一个“大千世界”。由于“大千世界”是由三个“一千”相乘得出的结果,因此又称其为“三千大千世界”,相当于十亿个“小世界”构成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宇宙中有无量恒河沙数那么多“三千大千世界”,哪里都不是中心。李洪志说:“释迦牟尼还讲了三千大千世界学说。他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我们这个银河系中,有三千个像我们人类一样存在着色身身体的星球。”(《转法轮》)看来,李洪志是把佛陀所说的“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三个“一千”相乘——“三千”,错解为“三千个”了。
  假如现代人生在佛陀时代,当然也很难相信宇宙是由无数“三千大千世界”构成的这种说法。其实,此类释迦佛说过而当时人类难以置信的事情太多了,现在科学已经证实的就已经非常多了。比如,古代人类通讯的方式很落后,近距离可以用喊话、旌旗、号炮、击鼓、鸣金、火把等,距离远一点就可以点燃烽火,再远可以用快马或飞鸽传书等。而人类用“光波”——电磁波进行通讯最多也不超过二百年,这是古代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事。然而,即使是现在的固定电话,都是通过光纤中的“光”在传播声音,广播与电视更是可以用“光”向全世界现场直播声音乃至图像。现在的科学家还在向宇宙中广泛地发出含有人类问候语的电磁信号——“光”,期许会有外星人能够收到并听懂、读懂“光”中的声音或信息。
  在此之前,古代人类是绝对想不到、也绝对不会相信,用“光”可以把自己说话的声音传遍世界。可是,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释迦佛就告诉他的弟子,怎样可以使三千大千世界或更大范围内的众生听到他的声音:“阿难!于此如来以光满三千大千世界,彼等有情(众生)若知其光,如来则于其时发音,令其闻声。阿难!如是如来发音声,令三千大千世界得知,或复希望可令更远者得知。”(《阿含经》)现代人了解这个道理也许不以为奇,可是谁会相信这个道理竟然写在两千多年前的经书上呢?
  要知道,即使是七十多年前,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埃伦菲斯特,就是因为对难以置信的相对论与量子论实在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而崩溃自杀了。他在留给爱因斯坦和玻尔等好友的信中说:“这几年我越来越难以理解物理学的飞速发展,我努力尝试,却更为绝望和撕心裂肺,我终于决定放弃一切。”后来,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最近几年中,由于理论物理学经历了奇特的飞跃式的发展,这种状况更尖锐了。一个人要学习并且讲授那些他并不衷心赞同的东西,总是一件困难的事,这对于一个耿直成性的人,一个认为明确(注:电子、光波等竟然没有明确的相等等,法无定法)就意味着一切的人更是一种双重的困难。”可是,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释迦佛就把相对论与量子论的基本原理讲给他的弟子们了。对此,这里不便详述,建议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阅读北京出版社出版的《物理学之“道”——近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以下简称《物理学之“道”》)一书。
  在此经中所说的“七宝”,是指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砗渠、玛瑙等七种。现在,如果谁有几亿元人民币,就应该算是很富有了,谁也不能说这个人的福报不算大。可是,有的珍宝仅仅一件就价值连城,比如,“赵惠文王时,得楚和氏璧。秦昭王闻之,使人遗赵王书,愿以十五城请易璧。” (《史记》)如果谁有一大箱奇珍异宝,那么这个人就可以算是富可敌国了。那么,如果谁拥有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种种奇珍,谁敢说这个人的福报不大呢?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我们离最近的另外一个“太阳”的距离就有约40万亿公里,而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有10亿个“太阳”,这个空间范围之大,显然大大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能力之所及。因此,拥有充满“三千大千世界”那么多奇珍异宝的人,其福报可以说是非常大了。
  “财布施”是修福的一种方法,可以把已有的福报放大,即常说的“舍一得万报”,就如春天种下种子,秋天可以收获比种子多很多倍的粮食。比如:“本种一核,收子无限,施一得万倍”(《罪福报应经》)“若施畜生得百倍报。施破戒者得千倍报。施持戒者得十万报。施外道离欲得百万报。施向道者得千亿报。施须陀洹得无量报。”(《优婆塞戒经》)“若有智之士得此财货。当广布施。莫有所惜。复当得无极之财。”(《阿含经》)那么,如果有人不仅拥有充满三千大千世界的种种珍宝,而且还以这些宝物用来布施,这个布施的福德可就又要大很多倍了。注意,凡夫的有相布施与圣者的无相布施不同,有相布施所得的福德大小,与所施物和布施对象紧密相关。
  李洪志之所以会有“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转法轮》)这种愚蠢的说法,是因为“布施”会有如此殊胜果报的道理,是李洪志根本想不到、也很难理解的。由此,我们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法轮功”里面根本不讲、乃至反对“布施”了。他反对“做件好事,施舍点钱财”的理由就是:“炼功人不讲积德,我们讲守德。”(《转法轮》)“咱们讲做件好事,施舍点钱财,你看现在街上要饭的,有些是职业要饭的,他比你都有钱。”(《转法轮》)“法轮功”反对“布施”那可不仅仅是理论上的,而且是有实际行动的。比如,常德市第三任“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就是由于为抗洪救灾捐款1000元而被撤换了。
  有相的福德才能说有大小、多少。而福德的性质或本质,即所谓的“福德性”不是现象,因此没有大小、多少。比如,一滴水的湿性与大海水的湿性并无差别。无相布施,心与道合,即得福德性,无量福德皆由此清净本性中显现。
  在印度,禅宗第二十八代祖菩提达摩大师,出家前是南印度香至国的三王子,像释迦佛一样也是太子,后来随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出家修行。般若多罗圆寂前嘱咐达摩说,吾灭度后67年,要将正法眼藏和衣钵传到震旦(中国),那里弘扬佛法的机缘就成熟了。当般若多罗祖师说这番话的时候,达摩已经50多岁了,师父竟然告诉他67年以后,也就是当达摩120多岁时到中国去弘扬佛法。当然,一般人好像很难理解和接受,谁知道自己哪天死啊?!67年后,120多岁的达摩祖师来到中国。梁武帝得知来了一位印度高僧,非常敬仰,就派人专程迎接达摩祖师到金陵(南京)弘扬佛法。
  一次,梁武帝与达摩祖师之间有如是问答。
  梁武帝问:“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记,有何功德?”
  达摩祖师回答说:“并无功德。”(注:有为之心所做功德并非实有。)
  梁武帝又问:“何以无功德?”
  达摩祖师回答说:“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梁武帝再问:“如何是真功德?”
  达摩祖师回答说:“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注:空寂就是离相。)
  梁武帝接着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
  达摩祖师回答说:“廓然无圣。”(注:廓然,指第一义的空寂、涅槃,此中无圣无凡。)
  梁武帝最后问:“对朕者谁?”
  达摩祖师回答说:“不识。”(注:“我”即无有,何言是谁?!)
  达摩祖师所答一一契合实相,只可惜梁武帝听不懂真正的佛法,反倒以为达摩祖师根本不懂佛法。见不应机,达摩祖师就一苇渡江北上,到了少林寺,于后山洞中面壁禅修,一坐九年,等待机缘成熟。后来,梁武帝问国师,达摩祖师所答到底是什么含义,明白后,梁武帝当然很后悔,竟然见到圣人却不“认识”,派人去请,却再也没请回来。
  除了“财布施”以外,还有一种修福的方法,那就是“法布施”,而“法布施”比任何形式的“财布施”都要殊胜。佛陀在经中说:“有此二施。云何为二。所谓法施、财施。诸比丘。施中之上者不过法施。是故。诸比丘。常当学法施。”(《阿含经》)为什么“法布施”要殊胜于所有形式的“财布施”呢?原因就是,诸佛都是因为“法”才证得无上佛道的。“诸佛如来皆从般若波罗蜜生。以法供养。即是供养诸佛如来。不以资财而为供养。法供养者。诸供养中。最为第一。”(《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两个人在一起,所能造的最大福德就是,一人讲经,一人闻法。讲法的人所得福德无量无边,闻法的人所得福德也一样是无量无边的。比如,“纯以七宝,积满三千大千世界,用以布施,不如有人闻此经名,及一句义。”(《圆觉经》)李洪志所讲的那种,一个人得德,必有另外一个人失德,是没有见“道”凡夫的“有相”妄想。无相的“道”生天地万法,无量无边福德皆从“道”中出而无有穷尽!
  “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受,有时又称信受,就是于心相信领受;持,记忆不忘。一个人既然能够“受持”,就没有不认真读诵乃至思维法义的。而思维法义,属于“修类福业事”,其福德胜于一切施类与戒类福德。四句偈,佛家习惯于用四句话构成一个完整的所谓偈语,来说明一切现象是缘起的,或者是无常的,诸如此类。比如,此经后面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就是四句偈,即一个完整的偈语。佛陀说,“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阿含经》)因而,受持《金刚经》的任何一个四句偈或者一小段经文,就是受持整部《金刚经》,也就是受持全部佛法。受持是自利,为他人说,是利他,自利利他是菩萨行,“当如是学,自利,利他,自他俱利。”(《阿含经》)
  有的人对诸佛和诸佛的法都是从《金刚经》中生出的有种种疑问,比如,是先有佛陀还是先有这部《金刚经》、是先有其它佛经还是先有《金刚经》,诸如此类。
  其实,这些问题都是不了解佛陀所说法的真实含义所致。《金刚经》所讲的道理就是,宇宙中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产生与灭亡的唯一根本原则是“缘起法则”,一切诸佛都是因为了悟“缘起法则”而证得涅槃,诸佛所共同证悟与宣说的也都是同一个“缘起法则”,任何一部佛经所讲的也都是这个“缘起法则”。因此,也可以说,诸佛和诸佛的法都是从任何一部佛经中出的。而实质上则是,诸佛和诸佛的法都是从任何一部佛经所讲的唯一道理“缘起法则”中出的。比如:“此缘生法。即是诸佛根本法。为诸佛眼。是即诸佛所归趣处。”(《阿含经》)而任何一部《阿含经》所讲的也都是缘起法,因此,《阿含经》也是一切诸佛所说的法。比如:“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增一阿含则是诸法。诸法则是增一阿含。一无有二。”“其有轻慢此尊经者。便为堕落为凡夫行。何以故。此。优多罗。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阿含经》)
  李洪志诽谤释迦佛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不是一下就达到如来这个层次了。他在整个49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49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转法轮》)“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传法,一开始还没有达到如来,有些讲过的法是多少年前讲过的。可是,他在不断的讲,到他晚年涅槃的时候讲过的东西和前边的差异很大。因为他也在不断的认识,不断的提高,他也在不断的修。其实他没有给人留下宇宙的理法,是现代人把它叫做法,叫经书。”(《转法轮》)
  事实上,释迦佛从开悟那天起,所讲的法就根本没变过,都是紧紧围绕“缘起法”所宣讲的,《阿含经》、《金刚经》乃至最后所讲的《涅槃经》莫不如此。为什么笔者不断地引用《阿含经》的经文,来为《金刚经》作证呢?不真正懂得佛法的人,往往会误以为《阿含经》很低,是释迦佛所讲的所谓“小乘罗汉法”,根本想不到《阿含经》具足一切佛法,一切诸佛都是由《阿含经》而得成佛的。很少有人敢诽谤说《金刚经》所讲的不是诸佛成佛之法,可事实证明,诸佛及诸佛之法乃至《金刚经》皆从《阿含经》中出。诸佛之法根本上唯有一乘,只有一个法,没有什么小乘法、中乘法、大乘法,如果非要讲有所谓不同的“乘”,也仅仅是学法修行者的发心与智慧上有差别,法上没有差别。比如,在佛陀所讲的最后一部经《涅槃经》中说:“十二因缘(缘起法),下智观故,成声闻菩提;中智观故,得缘觉菩提;上智观故,得菩萨菩提;上上智观故,得佛菩提。”可见,三乘同为一乘,都是同一个法,只是偏圆与权实的不同罢了。李洪志那自以为聪明的臆断“罗汉之法非佛法”,也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论断恰恰应该是:罗汉之法即是佛法!
  为了混淆是非,李洪志还说:“释迦牟尼佛讲的佛法是佛法,释迦牟尼佛讲过他前面还有原始六佛,那么原始六佛讲的法是不是佛法呢?未来佛,弥勒佛讲的法是不是佛法呢?那么还有象恒河的沙数一样多的如来讲的法是不是佛法呢?到底谁是佛法呢?释迦牟尼佛能代表所有的如来吗?代表不了。释迦牟尼佛能代表整个佛法吗?代表不了。”(《新西兰》)“释迦牟尼佛是在讲原始六佛所讲的法吗?弥勒如果下世会重复释迦牟尼佛讲的话吗?一切度人的觉者讲的都是自己所证悟的法,传度于人。”(《悉尼》)
  在《邪说俱全的“法轮功”》一书中,我们曾经专门写了一篇《何为“七佛”?》的文章,批驳过李洪志“原始七佛”之说。后来,李洪志不得不对此作了相应修改,把包括《转法轮》在内的所有出现“原始七佛”的地方,都改为“原始六佛”,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可是,这样一改反倒错上加错,错得是一塌糊涂了。详细的剖析这里从略,可参见《天鉴之转正法轮》中《补漏洞,“主佛”修改“大法”;求捷径,“大师”偷窥“天鉴”》一文。
  实际上,包括释迦佛在内的“过去七佛”,都是通过观察缘起法而证得涅槃的。比如:“世尊告诸比丘:‘昔者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住菩提所,不久成佛。诣菩提树下,敷草为座,结跏趺坐,端坐正念。一坐七日,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缘生有老死,及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证得涅槃)。尸弃佛、毗舍婆佛、拘留孙佛,拘那含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亦复如是。’”“尔时。菩萨逆顺观十二因缘。如实知。如实见已。即于座上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含经》)因此,恒河沙数一切诸佛所讲的都是佛法,即都是同一个缘起法,其中任何一尊佛都能代表所有诸佛,释迦牟尼佛也能代表整个佛法。弥勒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弥勒亦由我所受正法化。得成无上正真之道。”(《阿含经》)他在下世时也会重复释迦牟尼佛所讲过的佛法,而且所度的人也都是释迦佛的遗教弟子!比如:“又弥勒第三之会九十二亿人。皆是阿罗汉。亦复是我遗教弟子。尔时。比丘姓号皆名慈氏弟子。如我今日诸声闻皆称释迦弟子。”(《阿含经》)
  李洪志误以为,不同的佛在证悟上会有种种差别呢:“每一个觉者都有自己在宇宙法理中证悟来的自己的一套理,对宇宙的认识形成了自己一套东西。”(《费城》)“每个如来的认识与修炼方法却不一样。为什么呢?大家知道,佛的能力各异,每一个佛都不一样,这个佛有这样的本事,那佛有那样的本事,可是都在一个境界当中,能力都不一样。”(《美国》)实际上,佛佛道同,没有任何差别!比如:“三世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清净戒法、智慧、解脱、神通妙行,皆悉同等。”“诸佛世尊皆同一类。同其戒律、解脱、智慧而无有异。亦复同空、无相、愿。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庄严其身。视无厌足。无能见顶者。皆悉不异。”(《阿含经》)
  更可笑的是,李洪志竟然胡诌说:“修哪一门看哪一门的经,那经可不都是释迦牟尼讲的。看《华严经》修成后去华严世界,看阿弥陀佛经的去极乐世界,后人以为经书都是释迦牟尼的呢,所以你一掺修之后哪个佛也不管你了。现代人信佛都有一个想法:都是佛,拜谁还不行?都是佛的书,看谁的不行?那是人的想法。”(《休斯顿》)李洪志也太缺乏佛教基本常识了吧?难道李洪志以为《阿弥陀经》是阿弥陀佛到人间来讲的经啊?那么,我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啊?另外,李洪志可否说说看,《华严经》是哪尊佛、何时来人间讲的啊?李洪志哪里知道,《华严经》中的普贤菩萨行愿品就是《净土五经》之一,哪有“看《华严经》修成后去华严世界”的说法啊?!实际上,确实是:都是佛,拜谁都行,都是佛经,看哪部都一样。李洪志的那种说法连人的想法都算不上,纯粹是魔说。
发表于 2007-12-15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的帖子

拜读了。重审自己对金刚经的理解。以前读过,但是一知半解。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5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六)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六)


——《金刚经》VS“法轮功”


  一切无相分第九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佛陀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得初果的圣者,会认为自己实得一个实在真实的“初果”吗?”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初果又叫入流,却实在没有一个实有的圣道法流可入,也不会再执著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为实有,这时只是起一个名字叫初果。”〗
  初果是圣者与凡夫的分水岭,初果及以上的圣者都是无我、无相的,而一切凡夫都是有我、执相的。此段经文,是佛陀以最低的圣者初果为例,来说明一切圣者都是不执著任何相的。
  “须陀洹”,是梵文音译,即得初果的圣者。其他义译还有很多,如有译为“入流”的,即入圣人之流,或入八圣道之法流;也有译为“预流”的,预,入也,及也,参预也;也有译为“逆流”的,断尽三界见惑,初见真理,即证初果,从此开始逆生死之流;还有译为“沟港”的,是指到达圣者流的入处。
  达到初果的圣人,已经断尽对三界内一切现象在见解上的迷惑,即了知一切皆众缘集起,都是无常、无我、苦的生灭之法,此时又称法眼生或见谛,即见真理之意。前面讲过,于缘起法净信的初果,必定于佛、法、僧三宝净信,而且圣戒成就,称为“四不坏净”。所谓“不坏净”,就是坚固不可破坏的净信,“佛说见谛终无毁破。四大可破。四不坏净终不可坏。”(《阿含经》)判断自己是否证得初果的方法之一,就是观察“四不坏净”是否成就,“名为圣戒(成就)。又复于佛不坏净成就。于法、僧不坏净成就。是名圣弟子四不坏净成就。自现前观察。能自记说。我地狱尽。畜生、饿鬼尽。一切恶趣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法。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边。”(《阿含经》)
  判断自己是否得初果还有其他方法,比如,是否断“三结”,是否“四圣谛”成就等等。所谓三结,就是妄认身、心中有一个“我”的“身见结”、行邪戒的“戒禁取结”和怀疑一切皆众缘集起的“疑结”。初果在断尽见惑之时,和见惑俱生的三结也同时断尽,“当圣弟子生起远离尘垢之法眼时,诸比丘!与见俱生之己身见、疑、戒禁取之三结即断。”“三结尽。得沟港。离三恶道。生天人中。不过七世。当得应真。”(《阿含经》)
  “四圣谛”,谛,就是真谛、真理之意。四圣谛是由缘起法推演出的四个世间真理,即苦谛、集谛、灭谛、道谛。简单说就是,苦谛,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等缘起诸法,都是无常生灭的,都是苦的;集谛,是众苦产生的原因。因众生有无明妄想,而有众缘集起诸法,一切苦恼因之而生;灭谛,是众苦灭尽的原因。若众生的无明妄想灭尽,众缘乃至诸法随之而灭,一切苦恼因之灭尽;道谛,是灭尽众苦的方法。为了灭尽众苦,就要修八正道,也就是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和正定等。
  见缘起法,即见四圣谛,所以,于此“四圣谛”断除疑惑的,就是初果。比如,“于苦断疑惑,于苦集断疑惑,于苦灭断疑惑,于顺苦灭道断疑惑者,诸比丘!此圣弟子名为预流。”“又三结尽。得须陀洹。一切当知四圣谛。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阿含经》)
  在佛经中,明明白白地讲清楚了如何证得圣道,如何得涅槃,如何得证无上佛道,很多人都是在听到佛陀讲法的当场就证得初果乃至阿罗汉果入涅槃的。比如,“数千之天神等亦起离尘远垢之法眼,‘凡集法者、皆灭法也。’”(《阿含经》)佛陀最后度化的是120岁的须跋,而须跋就是在听法当场证得阿罗汉果入涅槃的。比如,“国有耆年。字曰须跋。年百二十。”“须跋陀罗既闻佛说八圣道义。心意开朗。豁然大悟。于诸法中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世尊又为广说四谛。即获漏尽。成阿罗汉。”“尔时须跋陀罗前白佛言。我今不忍见天人尊入般涅槃。我于今日。欲先世尊入般涅槃。佛言。善哉。时须跋陀罗。即于佛前。入火界三昧而般涅槃。”(《阿含经》)而为了破坏佛陀正法,李洪志却不顾事实地编造说:“真正修炼的东西过去是没人讲的,你不信你翻一翻古书,找一找《道德经》或者你翻一翻佛经,人家过去那些东西都是靠悟而不谈的。”(《法解》)另外,李洪志还以为只读经书不能得道呢,岂不知,听法与读经的效果是一样的,很多人就是因为诵经、讲法和思维法义而得解脱的。比如,“时有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林中止住。勤诵经,勤讲说,精勤思惟,得阿罗汉果。”(《阿含经》)
  李洪志说,“罗汉分初果罗汉、正果罗汉和大罗汉。”(《义解》)李洪志还说有的人只能修到初果就结束了,比如,“已经得果位了,就是進入初果罗汉法修炼。出世间法修炼,出三界了,不再受常人中轮回了。如果修到这儿结束了,他就是(初果)罗汉了。”(《转法轮》)“修成初果罗汉也是圆满,能够达到自身的解脱就可以了。”(《瑞士》)这些说法明显是错误的,因为得证初果的圣者,如果因根基、放逸或寿尽等种种因缘,当生不能再继续进证二果乃至阿罗汉的话,即使禀赋根基最差或放逸不精进的初果,最多也绝对不会超过七往返生于天上人间,即可得证涅槃,且于此期间绝对不会再堕落到三恶道中。“正使放逸,圣弟子决定正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来,作苦边(涅槃)。”(《阿含经》)
  证得圣道之前的凡夫,其修行会有退转,而一切圣者都是“决定正向”于涅槃的,初果永远不会变成凡夫,二果绝对不会变成初果,三果、阿罗汉乃至佛陀也都是一样,根本不存在李洪志所说的“那佛把握不好还往下掉呢”(《转法轮》)“(为什么)罗汉修不好也要掉下来呢?就是因为不符合那一层次的标准了”(《卷二》)的情况。对此佛陀说:“漏尽阿罗汉以。更不复受有。净如天金。三毒五使永不复现。”(《阿含经》)“又如金矿,杂于精金。其金一纯,更不成杂。如木成灰,不重为木。诸佛如来,菩提涅槃,亦复如是。”(《楞严经》)“此四圣谛,以义饶益,法饶益,梵行饶益,正智、正觉,正向涅槃。”“若四大──地、水、火、风有变易增损,此四不坏净未尝增损变异。彼无增损变异者,谓多闻圣弟子,于佛(不坏净,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若堕地狱、畜生、饿鬼者,无有是处。”(《阿含经》)
  李洪志还编造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所谓佛教故事:“我给大家讲一个佛教中的故事: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一高兴……掉下去了……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害怕(掉下来就)又掉下来了。”(《转法轮》)这种所谓的故事明显是子虚乌有的,因为一切圣者乃至初果,都不会生起有所得的心,罗汉更不会认为有一个实有的“罗汉”可得,罗汉之心已经解脱了得与失,于一切法不受,因此才说“若比丘无所受。必得般涅槃。”“心得解脱,成阿罗汉。”“漏尽比丘(罗汉),不可能行怖畏道”(《阿含经》),又怎么可能因为高兴与恐惧而堕落呢?!李洪志以凡夫之心妄揣圣者之事,大谬矣!
发表于 2007-12-16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怕货比货。

通过这么多天的经文较量,相信观者都能看出《金刚经》与法轮功到底哪个是正法。李洪志还说无耻地说自己比佛还高呢!哪里能看出李洪志和他的法轮功高呀?真是无知者无畏!
法轮功的信徒如果能冷静下来认真读一读这一系列的文章,并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去对比,那就离“真相”不远了。
发表于 2007-12-16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轮轮同学不是一个好学生

1.该同学不求甚解
2.望文生意
3.蛊惑人心
望用人单位慎重 广大市民明辨
发表于 2007-12-16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佛法必是时时顺向涅槃,处处让人看到月亮的.佛陀是人天的导师,却殷殷告诫弟子不要执着佛相,法相,无一法可得.而李洪志,净空等邪师处处标榜自己是"最大的佛,比释迦牟尼佛还高","法身菩萨"等等,这真是天壤之别.
发表于 2007-12-16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闻道,夕死可矣//053 //053 //053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6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七)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七)


——《金刚经》VS“法轮功”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故名阿那含。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佛陀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二果的圣者会认为,实有一个‘我’得到了一个实有的‘二果’吗?”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二果又叫一往来,却实在没有一个实有的‘二果’于人天中往来,只是起一个名字叫二果。”
  佛陀又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三果的圣者会认为,实有一个‘我’得到了一个实有的‘三果’吗?”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三果又叫不来,却实在没有一个实有的‘三果’不再来人间受生,只是起一个名字叫三果。”
  佛陀又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四果的圣者会认为,实有一个‘我’得到了一个实有的‘阿罗汉’吗?”须菩提回答说:“不会的。世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确实没有一个实有的什么叫做阿罗汉。世尊!如果阿罗汉认为自己得到了一个实有的‘阿罗汉’,就是执著能得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亦因之而同时生起。”〗
  此段经文中,佛陀继续用二果、三果和四果阿罗汉为例来说明,一切圣者都是不执著任何相的,那些发心自度度他、自利利他的菩萨,也都应该以离一切相来降伏自己的烦恼。
  “斯陀含”,此是梵文音译,汉译为“一往来”或“一来”,即二果。证得二果的圣者,除了三结断尽之外,欲界的贪、嗔、痴思惑烦恼也已经变薄,只是还没有完全断尽,若因种种因缘,当生不能再进证三果或阿罗汉的话,最多不超过一往欲界天上和一来人间受身,即可证得涅槃。“得斯陀含。一来此世便尽苦际。”(《阿含经》)
  “阿那含”,此是梵文音译,汉译为“不来”或“不还”,即三果。证得三果的圣者,除了三结断尽之外,还要断除欲界的贪、嗔二结,称为五下分结断,不再来欲界天上或人间受身,若因种种因缘,当生不能再进证阿罗汉果的话,将生于色界天或无色界天,并且在那里继续进修至阿罗汉果而入涅槃。“得阿那含,于天上般涅槃,不复还生此世。”(《阿含经》)
  “阿罗汉”,即四果,含有“杀贼”、“无生”、“应供”、“无学”等义。“杀贼”,是杀尽烦恼之贼,即断除色界贪、无色界贪、我慢、掉悔、无明等五上分结,从此一切漏尽——烦恼永尽;“无生”,是已经解脱生死,不受后有,即不再受身——生死轮回的果报;“应供”,是人天福田,应受供养;“无学”,一切漏尽,已出三界,已证涅槃,无须继续修学。
  有人看到佛陀说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唯独说阿罗汉道,就以为“果”与“道”有差异,还有人就此大做文章。其实,这里的“道”就是“果”,都是“道果”的简称,没有任何差别。比如:“得须陀洹道。不堕余趣。极七往返。必成道果。”“有得须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罗汉道、辟支佛道。”(《阿含经》)极七往返,是指初果圣者绝对不会堕落到三恶道中,如果当生不能完全解脱生死,则最多七番往返转生于天上和人间,即必定得证究竟涅槃。
  初果已经破见惑、裂疑网,何况二果乃至阿罗汉呢。在假名言说中,我们应该承认有初果、乃至阿罗汉的境界,初果乃至阿罗汉也会有“我是初果”乃至“我是阿罗汉”的假名言说。但是,这些圣者绝对不会生起实“我”或实有“初果”乃至“阿罗汉”的执著,自然不会认为实有“我”得到一个实有的“初果”乃至“阿罗汉”。
  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乃至辟支佛与诸佛的共同点,就是依靠的都是同一个法,即缘起法或者由缘起法推演出的四圣谛,比如,“得须陀洹,一切当知四圣谛;得斯陀含,彼一切皆于四圣谛如实知故;阿那含,不还此世,彼一切皆知四圣谛;阿罗汉,彼一切悉知四圣谛;辟支佛道证,彼一切知四圣谛故;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思惟有集之法。皆是磨灭。成辟支佛。”“当观此五盛阴时。诸可集法。尽是灭法。观此法已。然后成辟支佛道。”“诸往古佛。皆见此四谛。诸当来佛。亦见此四谛。”(《阿含经》)可见,一切圣者乃至成辟支佛、成佛,不同层次都依的是同一个法,即四圣谛。初果所学的四圣谛,实质上就是成佛之法,又叫大乘法,“阿难!何等为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谓八正道(四圣谛中的道谛),正见乃至正定。”“诸比丘!过去诸佛所通行之古道,古径者何耶?即此八支圣道。即:正见乃至正定。”(《阿含经》)
  释迦佛乃至三世诸佛,都是因四圣谛而得证无上正等正觉的,“诸比丘!对此四圣谛如实现等觉故,名为如来、应供、正等觉者。诸比丘!过去世之应供、正等觉者,如实现等觉者,皆对四圣谛如实现等觉。诸比丘!未来世之应供、正等觉者,如实现等觉者,皆对四圣谛如实现等觉。诸比丘!现在之应供、正等觉者,如实现等觉者,皆对四圣谛如实现等觉。”“我年二十有九。出家学道。三十有六。于菩堤树下。思八圣道究竟源底。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我不得无上正真之道。皆由不得贤圣八品道。以其得贤圣八品道。故成佛道。”“正使当来佛,弥勒之等类,亦用八种道,得尽于世界。是故有智士,修此圣贤道,昼夜习行之,便至无为处。”(《阿含经》)
  四圣谛含摄一切善法,是诸佛共同宣说的最胜法义。比如,“诸佛如来语无有二。所言终不异。”“诸佛之最胜法义,即:苦、苦之集、苦之灭、苦灭之道。”“若有无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圣谛所摄。来入四圣谛中。谓四圣谛于一切法最为第一。所以者何。摄受一切众善法故。诸贤。犹如诸畜之迹。象迹为第一。所以者何。彼象迹者最广大故。”(《阿含经》)
  可见,李洪志的说法“每个如来的认识与修炼方法却不一样。为什么呢?大家知道,佛的能力各异,每一个佛都不一样,这个佛有这样的本事,那佛有那样的本事,可是都在一个境界当中,能力都不一样。”(《美国》)显然是错误的,“三世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清净戒法、智慧、解脱、神通妙行,皆悉同等。”(《阿含经》)
  李洪志所说的“释迦牟尼在人世间讲的是罗汉法,人也就能知道这么多”(《美国》)“整个49年,他(释迦佛)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转法轮》)等种种说法,当然也都是错误的。而李洪志所说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每一层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绝对的真理”(《转法轮》),也是他打着释迦佛的旗号所编造的,诽谤和败坏释迦佛及其教法的邪说。实际上,不同层次都是同一个法!
  初果乃至四果的共同点,就是不同层次都是同一个法。而初果乃至四果的差别,根本不是在法上,而是在所断烦恼的程度上,这在佛经中也讲得很清楚,“何等为须陀洹果?谓三结断,是名须陀洹果。何等为斯陀含果?谓三结断,贪、恚、痴薄,是名斯陀含果。何等为阿那含果?谓五下分结断,是名阿那含果。何等为阿罗汉果?若彼贪欲永尽,嗔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是名阿罗汉果。”“断于五下分结,谓身见、戒取、疑、贪欲、嗔恚。”(《阿含经》)
  初果,只是“见道”的圣者,也就是仅仅在道理上破除了见解的迷惑——见惑,对缘起法生起了毫无疑惑的清净信心,而骨子里那些与生俱来的贪、嗔、痴等思惑(或叫修惑)烦恼却并未断除。只有“见道”之后的修行,才是真正的“修道”,这时所要修的就是断除思惑直至灭尽。比如,佛陀说:“见谛所断。身见、戒取、疑。何者修道所断。薄欲界贪欲、嗔恚、无明。得斯陀含果。断欲界贪欲、嗔恚、无明尽。得阿那含果。断色无色界贪欲、无明尽。得阿罗汉果。”(《阿含经》)因此,在平时,初果的圣者对无我、无相的道理会想得很明白,也知道不应该起贪、嗔之心,但在遇缘对境时,却难免会翻腾出骨子里的贪、嗔等烦恼。所以,李洪志所编造的“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转法轮》)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说法。如果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那必须是完全断除欲界烦恼的三果才能做到的。
  有人问:“禅宗六祖是菩萨吗?”(《新西兰》)李洪志回答说:“是初果罗汉……因为达摩自己都不是佛,是个正果罗汉,他的弟子那当然最高也就是罗汉了。”李洪志这个回答中有几个严重的错误:
  1、既然李洪志不敢、也没有否认六祖慧能是见道的圣者,那么,六祖慧能具有禅定、由禅定生起的可以预言后世的神通、临终时生死自在(坐脱立亡)、可以长久住世的不坏肉身等,如果非要用是几果罗汉来衡量的话,根据以上几条,可以断定其最少也在三果以上,根本不可能是初果。
  因为必须完全舍离、断尽了欲界一切烦恼、恶念,才能证得初禅。比如:“不善念何处灭无余。何处败坏无余。若多闻圣弟子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此不善念灭无余。败坏无余。”(《阿含经》)而若要完全舍离善、恶对立之念,则必须到清净一心的色界四禅:“善念何处灭无余。何处败坏无余。若多闻圣弟子乐灭、苦灭。喜、忧本已灭。不苦不乐、舍、念、清净。得第四禅成就游。此善念灭无余。败坏无余。”(《阿含经》)
  可见,任何见谛的圣者,如果证得哪怕断一切欲恶的初禅,必定至少是三果。比如,“若汝修习此定极善修者。汝于二果必得其一。或于现世得究竟智。或复有余得阿那含。”“五四三二一日半日。乃至食前食后。一向不乱。离诸热恼。清净身心。专注趣求。我说是人。见法知法。超初(果与)二果。直进第三有余依位阿那含果。”“阿难!为舍断五下分结(成阿那含)有何等道,何等道迹耶?阿难!在此,比丘由离依,由舍诸不善法,出止息一切身之粗恶,而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成就初禅而住之。”(《阿含经》)
  色界初禅虽然是禅定的最初境界,然而,此时清净一心已经显现,必定成为初入此境界者前所未有的心智体验,而这一非凡体验对任何追求真理的人,都会对将来的求道证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入于初禅时,影响入初禅的“声刺”就灭掉了。比如,“若入初禅。则声刺灭。入第二禅。则觉观刺灭。入第三禅。则喜刺灭。入第四禅。则出入息刺灭。入空处。则色想刺灭……”(《阿含经》)任何所谓的“刺”都是针对内在因素来讲的,而有人却误解为有外在声音就不能入初禅,入了初禅就既听不到外在声音,也不受外在声音影响了,这是大错特错的。
  “声刺”指的是内心思维时的“外壳”——言语,而这个言语未必是张口讲话才有。当我们静静地想事情时,若静心观察就会发现,头脑中所思维的内容,往往是使用“语言”乃至“文字”在议论、表达的,也就是头脑里会有一个说话的“声音”,而中国人头脑中“说”的自然是汉语。在《阿含经》中,佛陀说:“初禅正受时,言语寂灭。”“初禅正受时,言语止息。”可见,头脑中的这个“言语”与“声音”就是“声刺”,根本不是指外在的声音,这一点也很容易证明。在《佛本行集经》中记载,优波离尊者在为佛陀理发时,接受佛陀的“调身”指导,“时优波离。即入初禅。”佛陀继续用语言指导他“调身”,“时优波离入第二禅。”佛陀如此继续指导他“调息”,“时优波离童子。于即入第三禅”,乃至“即入第四禅。”
  当入于初禅时,虽然心中粗浅的“语言文字相”已经灭尽,清净一心也已经显现,但是,此时依然是有思维“心行相”存在的,只是这个思维是不带有“语言”外壳的罢了。此时思维的表层粗浅部分,就是由“有我”而导致的内在不安、不住、寻求、伺察之心,称为寻伺或觉观。如果能够灭掉这个不安的觉观、伺察之心,就能使内心进一步安住下来,“觉观刺灭”就可以入于被称作“圣默然定”的二禅。比如:“逮达初禅者,言语止息。于此比丘,静(注:静,指去掉、止息。)觉与观,内心寂静,心专住于一境,由无觉无观之定,生喜乐之第二禅,入而安住,此谓之圣默然。”(《阿含经》)
  2、慧能初见五祖时,五祖问慧能为求何物而来,慧能回答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水礼师,唯求作佛,不求馀物。”可见,六祖慧能是发心成佛的大乘行者,因此,无论他是凡夫还是见道的圣者,都只能说他是菩萨,不能用初果乃至四果来衡量。
  3、李洪志说弟子的果位不可能比师父高,这也是错误的。比如,能生到欲界之上的色界众生必定是离欲的,还有一些所谓的“离欲外道”当然也是离欲的,他们修心修得都很好,他们甚至有很高的禅定力,乃至可以修到三界的最高处,只是因为没有听到正法,因此根本无法见道得果。当这些色界天人或者离欲外道,在遇到饿鬼、凡夫或初果圣者讲法时,只要听法时能够见谛,当下所证圣果就至少是三果。四圣谛是一切圣者乃至诸佛所共依之法,既然都是同一个法,怎么能说弟子所证就一定低于师父呢?!李洪志所言,实乃凡夫之语!
  这里再稍加详细地解说一下“四圣谛”。
  1、苦谛:于生死轮回苦海中的众生身心,常受种种痛苦缠扰、逼迫而不得安宁,以人为例,无论贫富贵贱都有种种逃不掉的苦。
  生苦,人出生时很苦,母亲苦,孩子也苦;
  老苦,盛者必衰,精神衰耗,曾经年轻的身体渐至朽坏;
  病苦,人人都会受到身心种种疾苦的煎熬;
  死苦,生者必死,或因寿尽而死,或因疾病而死,或因遇难而死,死亡和对死亡的恐惧都是苦的;
  爱别离苦,聚者必离,会者必散,人人都必定要与自己所爱的亲眷或生离或死别;
  怨憎会苦,心中憎恶、讨厌的人,却因情境所迫,必须无奈地与之共处;
  求不得苦,即使贵为天子也有求而不得的东西,尽力去求却不能得到,就会觉得苦;
  如是种种,不一而足。所有诸苦,归纳起来,简要言之,都是同一种苦——五盛阴苦。比如,“于苦不慧不知。故走长涂。生死不休。”“云何为苦谛。所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恼苦、怨憎会苦、恩爱别苦、所求不得苦。取要言之。五盛阴苦。是谓苦谛。”(《阿含经》)可见,虽然六道轮回是佛教的主要教义之一,但是,佛教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修来世,而是为了灭尽众苦、来世与轮回的。
  有不见苦谛之凡夫,把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等诸苦,与五盛阴苦并列起来,称为所谓的“八苦”,所有以讹传讹地传播这种“八苦”说法的人,难免不令人怀疑其见谛与否。既然五盛阴苦总括包含了前面诸苦,那么就不应该再与诸苦平行并列在一起,因为只有平等的概念才可以并列,否则佛陀的智慧岂不是连凡夫都不如了吗?!
  苦圣谛是步入圣道的第一道关卡,于苦、集、灭、道四圣谛通达(法眼清净)就能除无量苦、解决生死乃至衡量正法邪法、真经伪经、法门真伪等诸多问题。否则,“因对苦圣谛不了悟、不通达,如是,我与汝等将永久流转轮回。”(《阿含经》)
  李洪志对佛教所讲的“苦”有如下解释:“佛教中认为当人就是苦,只要你当了人,就得受苦。它认为在所有空间的生命体都没有我们常人的这个身体,所以不会得病,也就不存在生老病死的问题,也就不存在这种痛苦了。”(《转法轮》)这种认为只有人类才有苦,其他“所有空间的生命体”都没有苦的说法,是对佛教“苦谛”的严重歪曲,因为所有空间的任何形式的生命都是由五盛阴所成,都逃不出现象界(三界),其本身都是物质与精神现象,怎么可能没有诸苦呢?
  2、集谛:由无明惑驱使而造业并招集苦报。换句话说,众生轮回的苦果是由惑所生,惑才是生死众苦的真正原因。详细说就是顺向十二缘起,“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如是集成一大苦蕴。”(《阿含经》)其中,无明,就是众生不了解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都是无常的幻相;名色,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简单说就是,因有无明,而生起天地万法等一切无常生灭的幻相。
  可见,李洪志所说的“我们就别管它为什么有宇宙、为什么有生命,因为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也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就是不管你修多高,都不是你知道的。”(《美国》)这种说法,是没有见“集谛”的凡夫之语。
  3、灭谛:要断苦果,应灭众惑,众惑灭尽,才能解脱生死,消除众苦。详细说就是逆向十二缘起,“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处灭。六入处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恼苦灭。如是纯大苦聚灭。”(《阿含经》)简单说就是,因无明灭尽,天地万法等一切无常生灭的幻相则灭尽。
  一切诸佛都是通过修四圣谛、逆顺观察十二缘起而证得涅槃的。比如:“昔者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住菩提所,不久成佛。诣菩提树下,敷草为座,结跏趺坐,端坐正念。一坐七日,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缘生有老死,及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证得涅槃)。尸弃佛、毗舍婆佛、拘留孙佛,拘那含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亦复如是。”(《阿含经》)
  4、道谛:灭尽无明,从而脱离生死、苦灭解脱、进入涅槃的修行方法,即八正道。
  “四谛法”道出了生起与灭尽生死轮回众苦的真正原因。生死诸苦,由惑所集成,断集除惑,即可脱离生死,而断集的方法就是修道。断惑才是出离轮回、成就佛道的真正原因,而要解脱生死,就必须在生死苦果的原因“无明”——著相(李洪志以诸幻相为真实,即是为幻所迷的无明凡夫)上下工夫,认为吃苦是得道根本原因的都是外道凡夫。比如,李洪志说:“吃苦就长功”、“你要想返回去就必须具备这两个因素:一个是吃苦,一个是悟。”(《悉尼》)“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转法轮》)
  在《阿含经》中,有一经名为《第一义空经》,其中佛陀说:“云何为第一义空经?诸比丘!眼生时无有来处,灭时无有去处。如是眼,不实而生,生已尽灭,有业报而无作者,此阴灭已,异阴相续,除俗数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除俗数法。俗数法者,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无明缘行,行缘识,广说乃至纯大苦聚集起。又复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如是广说乃至纯大苦聚灭。比丘!是名第一义空法经。”
  此段经文前部分讲的是异时因果的苦谛,即世间任何具体的物质与精神现象,如眼、耳、鼻、舌、身、意等诸阴,皆是“此阴灭已,异阴相续”——此无故彼有、此灭故彼生的,一切既是无常生灭的,又都是相续不绝的,都是苦法。“凡盛必有衰,以衰为究竟。”(《阿含经》)而于此诸法生灭之中,一切都是业力所致,既没有一个实有的“神”、“我”、“灵”有来有去,也没有一个实有的“神”、“我”、“灵”或“作者”主宰生灭,即所谓的一切现象皆“无我”,此是“空”的含义之一,即俗谛的空义。
  李洪志编造的“神”或“主佛”对万事万物进行“安排”、“创造”或“主宰”的种种说法,以及他打着释迦佛的旗号所编造的“释迦牟尼讲过万物皆有灵”等说法,都是破坏佛法的邪说!
  此段经文后半部分讲的是俱时因果的集谛与灭谛,即世间的一切随着无明的生而生,随着无明的灭而灭——此有故彼有、此灭故彼灭。无明灭,则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乃至诸苦随之而灭,即是无形无相、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于涅槃境界中,离一切相,超越因果法,既无缘起法,也无四圣谛,正如《心经》所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究竟涅槃。”这种涅槃的“无我”,是“空”的另一含义,即真谛的空义,又叫第一义空。其中,“俗数”中的“俗”与“数”,二者含义相同,都是指世间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比如,“能知诸受已,现法尽诸漏,依慧而命终,涅槃不堕数。”(《阿含经》)俗数法,就是关于世间一切物质与精神现象如何俱时生起与完全灭尽的法则。
  佛陀所说的缘起法及四圣谛,常住现象界——世间,永无坏灭。根本不可能有李洪志所说的“法不行了”、“不能够度人了”的情况,“王所乘宝车,终归有朽坏,此身亦复然,迁移会归老。唯如来正法,无有衰老相,禀斯正法者,永到安隐处。”“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来自所觉知。成等正觉。为人演说。开示显发。”(《阿含经》)即使是“末法时期”,也不是“法不行了”,而是人们都去追逐如恒河沙数般的“主佛”、“无上师”之类的邪师,都不能依法而行了。
  什么时候佛陀所讲的缘起法则才会坏灭失效呢?只有见到缘起法则,才能离开一切物质或精神的现象界,到达无形无相的涅槃彼岸。于超越缘起法的涅槃境界中,超越了一切时间、空间和因果法则,不生不灭。唯有不变的,才是绝对和真实的,所以,只有抛开相对的生灭现象,才能见到绝对与真实。所谓的绝对,绝,就是灭绝、断绝;对,就是对立、对待、相对。就如爱因斯坦所说:“空间、时间和物质,是人类认识的错觉。”物理学家维韦卡南达也有类似说法:“时间、空间和因果律就像玻璃一样,透过它们可以看见‘绝对’……在‘绝对’中既没有时间和空间,也没有因果律。”(《物理学之“道”》)
  李洪志于无知中所编造的“释迦牟尼在世时讲了40多年的法,都是讲一个德”说法,与释迦佛的教法相比,恰如无知小儿之呓语,不值一驳,徒增笑尔。
发表于 2007-12-16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发表于 2007-12-1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哈哈,国华好健忘啊,李洪志不是经常把大杂烩“法轮功”冠以“法轮佛法”的称谓吗?《金刚经》就是佛法,如何不能比对?这才能让世人看看赝品在正品面前是如何献丑露出原形的,毕竟:有比较才有鉴别!

[ 本帖最后由 洪七公 于 2007-12-17 00:03 编辑 ]
发表于 2007-12-17 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国华先说法轮功是佛法,被其他朋友揭穿其与佛法完全背道而驰后又开始称佛法是被篡改过的。当悲智版主引经据典,摆出一大堆事实来驳斥了他的“佛经篡改说”后,现在又来了一个“天差地别说”,看来国华兄也做到了“与时俱进”啊!佩服佩服!
发表于 2007-12-17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洪七公 于 2007-12-16 23:46 发表



哈哈,国华好健忘啊,李洪志不是经常把大杂烩“法轮功”冠以“法轮佛法”的称谓吗?《金刚经》就是佛法,如何不能比对?这才能让世人看看赝品在正品面前是如何献丑露出原形的,毕竟:有比较才有鉴别!



洪帮主这个“大杂烩”真是贴切啊,我看比大法弟子们还得法轮功的“神髓”,李洪志的“法理”,掺杂了佛教、道教、气功乃至巫婆神汉的跳大神理论等等等等在“常人说火星很热”的“真”、“形神俱灭”的“善”、“忍无可忍”的“忍”三字真言下硬生生的拼凑出了这么一部“宇宙大法”,也调配出了一个“主佛”。我就奇怪啊,怎么神就这么偏向中国人呢?从古到今,好东西全部都传给了中国人,外国人啥都不知道。哪怕是现在吧,“主佛”口里面向美国效忠了,可“慈悲”还是向着中国人,发传单也好,“讲真相”也好,统统如此。可怜的美国人却又是911又是森林大火的,进攻伊拉克也是泥足深陷,这神也太偏心眼儿了吧。
发表于 2007-12-17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国华说的太对了——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 不过从悲智老师的文章对比来看,法轮功真是太差了!国华能不能有理有据地说说哪个才是正法?一个事实你要搞清楚——难道不是李洪志先引用、诽谤佛法吗?
发表于 2007-12-17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哈哈……李洪志说的倒真是没边儿!不过小来子张嘴闭嘴“佛家讲”,还把自己生日改成跟释迦牟尼佛同一天,这又是为什么呢?又一口一个恶党,动辄“邪悟”,说到底,只要是走进法轮功,没有一个不邪悟的!因为一个祸乱佛法的魔头所说的法,怎么能引人走上解脱正道啊!
发表于 2007-12-17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的帖子

国华:你真应该学习一下<<金刚经>>,原因是李洪志在<<转法轮>>里都认可了<<金刚经>>,可见其在佛法中的重要地位.<<金刚经>>是"诸佛之智母,菩萨之慧父,众圣之所依".你真要修炼,就离不开<<金刚经>>.所谓的"真善忍"只不过是骗人的邪说.你想啊,真善忍如果是宇宙的特性,象李洪志讲的那样,宇宙中万事万物都存在这个特性的话,就不可能又有他说的旧势力,等等.
发表于 2007-12-17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悲智老师引经据典讲的太好了,为我们展开了解脱成佛的宝藏图,真是很受益.顶礼!!感恩无上的法布施!
国华在“法轮功”邪说的毒害下,轻视《金刚经》,诽谤讲经人,实在可怜,进宝山空手而归。看来业力的作用真是不可思议的真实。
发表于 2007-12-17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是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国华,他们都错了,就你是对的!你就天天念念皮货经、跳跳猴皮经就行了,还学啥法轮大法呦!我怎么越来越发现您象个跳大绳的了?!
发表于 2007-12-17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法輪大法''給那些''邪悟的人''找到''掩埋場!'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6 22:50 发表
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金剛經是金剛經,二者天差地別!你以佛教的經典來否定"真善忍"的無邊大法,實在不倫不類。只能給那些被惡黨轉化或邪悟的人,找到一處逃避良心自責的掩埋場!



  1. “二者天差地別!”
两者真是天差地别 金刚经讲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宇宙的共性 而你们那种的轮法 是独(毒)性 是特性 毒到需要裹上真善忍的外衣遮其不真不善不忍的“特性”
  2.“真”“善”“忍”“无边”“大”“法”
都是有相之呢喃啊 没高到那去啊
  3.“實在是不倫不類”
说你小国华是人那对吗 因为国华或男性或女性而不能人性
说人是小国华那也不对 因为你不能说人就是国华先生或者就是国华女士
其人不倫不類 其言也不倫不類啊
  4.“真善忍”PK“惡黨”“邪悟”
前言“真善忍”后语“惡黨”“邪悟”,前言不搭后语“實在不倫不類”啊
与佛家讲的“爱语”“不恶口”“吾亦善之”
“二者天差地別!”啊
  5.“掩埋場”
邪说掩埋了你的心智 邪见掩埋了你正确的知见 一路邪行 终点就只有地狱
你就算是成为了李大轮的炮灰 可也别指望阿李“法轮”“法身”的丝毫眷顾
无休无止的地狱生活等待着你哪 可悲 这让我想起了 我那可怜的兄弟崔卫东 为了捍卫“轮”理 不吃药病死狱中 李大轮也没给他封进“法轮世界”这个掩埋场 唉我那可怜的兄弟这么多年了想起他我还想挤眼泪
阿李伤害你们还不止这些 破坏了你们的法身慧命
求出何期啊

[ 本帖最后由 commandent 于 2007-12-17 21:0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7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八)

  
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十八)

  
——《金刚经》VS“法轮功”


  【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须菩提继续说:“世尊!佛说我所得的无诤三昧在佛弟子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世尊!我不会认为实有一个‘我’是真实的‘离欲阿罗汉’。世尊!如果我认为实有一个‘我’得到了实有的‘阿罗汉道’,世尊就不会说须菩提是志在空寂离相的行者。正是因为须菩提实在没有刻意执著地去修空寂离相行,所以才说须菩提志在空寂离相。”〗
  “无诤三昧”,安住于无相的空理,无我相,无人相,人我、是非、胜负等相俱离,因而与众无违无诤,这种境界叫做无诤三昧。比如,“谓贪者是有相,恚、痴者是有相,无诤者是无相。”“住无诤者,是须菩提。”(《阿含经》)须菩提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的“解空第一”,所以佛陀才会说须菩提所得的无诤三昧也是第一的,“住无诤者,是须菩提。应供养者,是须菩提。恒乐空定。分别空义。所谓须菩提比丘是。志在空寂。微妙德业。亦是须菩提比丘。”(《阿含经》)
  离一切相者,才能生起真正的无我大悲之心,与众恒顺无诤,不恼诸有情。比如,“须菩提者住虚空地。凡欲入城求乞饮食要先观人。若有于己生嫌嫉心则止不行。乃至极饥犹不行乞。何以故。是须菩提常作是念。我忆往昔于福田(注:佛、法、僧三宝)所生一恶念。由是因缘堕大地狱受种种苦。我今宁饥终日不食。终不令彼于我起嫌堕于地狱受苦恼也。复作是念。若有众生嫌我立者。我当终日端坐不起。若有众生嫌我坐者。我当终日立不移处。行卧亦尔。”(《大般涅槃经》)
  在“法轮功”里则不然,实有“人、我”,实有“是、非”,实有“佛、魔”,众相历然,离道甚远,故而争论不休,乃至六千多人去围攻一个常人的校刊“讨说法”,实在是人人心中都练就了坚固的“有诤三昧”。佛陀说:“若以诤止诤,至竟不见止。唯忍能止诤,是法可尊贵。”“怨怨不休息。自古有此法。无怨能胜怨。此法终不朽。”(《阿含经》)
  有理不在人多,“法轮功”去几个能讲明白的人说明一下情况还不够吗?“法轮功”练习者中有没有哪怕一个有点法制观念的人,对他人和社会负责任地站出来,提醒一下众位“同修”:“自发”地来这么多人已经违法了!如果在美国白宫门前,即使真的是自发地集合了几十人,都长时间静静地站在那里去上访,哪怕分别是为了不同目的,想一想美国政府会怎么对付他们吧。
  满脑子“常人之心”的人,怎么好意思自诩是“大法徒”呢?佛陀说:“如何大智士,与彼无智诤?”“我常言智者,不应与愚诤。愚骂而智默,即为胜彼愚。”(《阿含经》)无论“法轮功”练习者如何标榜自己“不政治”,都不能抹煞已经严重涉入常人政治的事实,在事实上也严重地干扰了常人社会状态。李洪志早就忘记了此前信誓旦旦的话了吧:“常人一要说明什么问题,讲什么道理的时候,就采取游行示威。”(《瑞士》)“(修行人)是不能够干涉国家政治、法令的,不干涉常人中事情的。那个搞什么游行呀……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干这个的吗?这不是常人中的执著心吗?把常人的事看得太重了吗?”(《义解》)“另外有问国家的事,常人中的具体事情,我不能够给你解释了。有些牵扯到政治问题的你也别来问我,我们向来不干涉政治、不干涉国家法纪的。”(《法解》)出尔反尔的人又算什么呢!
  还是看看佛陀对此怎么说的吧:“佛告诸比丘。汝等莫称讥王治国家界。亦莫论王有胜劣。勿兴斯意论国事。缘不由此论得至灭尽涅槃之处。亦不得沙门正行之法。设欲作是论。非是正业。汝等勿论国界之事。当自克己。思惟内省。较计分别。言此论者不合至理。亦复不令人得修梵行。灭尽无为涅槃之处。当自修己。炽然法行。”(《阿含经》)“法轮功”练习者都在干些什么?真的就不为自己的思想与行为觉得羞愧吗?
  有的“法轮功”练习者还好意思喋喋不休地对所作所为进行种种解释,无外乎就是别人对其不理解、歪曲报道了之类的。可是,“法轮功”练习者有没有谁认真想过,李洪志对科学乃至佛教的种种歪曲与诽谤,连李洪志自己都说“《卷二》里面对佛教戳到了它的痛处。”(《新加坡》)那么,有没有所谓的道德已经严重败坏的常人或者佛教徒,不用说集合几千人,哪怕仅仅十几个人,集合起来去你们的练功点找你们理论理论呢?这么多年有过哪怕一次吗?
  佛教虽然也讲护法,可是都必须在不违背国家法律的情况下,通过正常的途径来进行。佛陀曾经说过:“我(比丘、比丘尼、优婆塞和优婆夷)四声闻弟子众……对生起非难争论不能以正法降伏,及未能宣示妙法之时,我将不般涅槃。”(《阿含经》)因此,早在1996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就明确指出:“‘法轮功’是邪教”、“光是取缔还不够,还须以理摧伏其谬论。”但是,赵朴初并没有号召佛教徒都要出去护法,也没有倡议都要集合起来去找“法轮功”组织“讲清真相”,指出李洪志对佛陀及其教法是如何诽谤与歪曲的,更没有人组织哪怕几个人搞所谓的“自发”讲真相活动,李洪志所谓的这些道德败坏的“常人”,他们所做的一切,反倒都是在不违背国家法律的情况下,通过正常的途径来进行的。要知道,全国的佛教徒可是要比“法轮功”练习者多很多的,相比之下谁的道德水准更高呢?

庄严净土分第十

  【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然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不也。世尊。如来在然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佛陀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如来过去世在燃灯佛那里,有没有得到一个实有确定的“法”呢?”须菩提回答说:“没有。世尊!如来在燃灯佛那里,没有得到一个实有确定的“法”。〗
  “然灯佛”,即燃灯佛。然,是“燃”的通假字。燃灯佛,又译为锭光佛。有足者名锭,无足者名灯。在佛经上记载,燃灯佛时,释迦菩萨转生为善慧童子,又名摩纳仙人。善慧童子见王家女瞿夷,持七枝青莲华,以五百金钱买下五枝,以此供养燃灯佛。摩纳仙人又见地有泥泞,解衣覆泥尚有不足,于是以自己的头发布于泥地,使燃灯佛足蹈而过。在《心地观经》中有如下偈语:“昔为摩纳仙人时,布发供养然灯佛,以是精进因缘故,八劫超于生死海。”
  在假名言说中,佛陀过去世时,在燃灯佛那里确实有见法得法这回事,而所得的法就是缘起法及其所推演出的四圣谛。然而,缘起法及四圣谛也是缘生缘灭的法,在无明灭时,缘起法随之而灭。在涅槃境界中,既没有缘起法,也没有四圣谛,没有任何实有确定的“法”,无有定法!所谓的“见法得法”只是一个假名言说,了知无有实法可得,名为“见法得法”。无能得、无所得的心就是清净心,即是真心。假设善慧童子在燃灯佛那里认为有实法可得,就是执著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那么,他根本就称不上是见法得法,燃灯佛也就不会为他授记:汝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凡夫都有贪得之心,而所有的邪教恰恰都是利用众生这种有所得心,来编造所谓的“大法”、“真法”之类的邪法,骗财骗色,诱骗众生堕入魔道,乃至无间地狱,求出无期。
  【须菩提。于意云何。菩萨庄严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佛陀问:“须菩提!你怎么认为,有没有实有的菩萨‘庄严’佛土这回事呢?”须菩提回答说:“没有。世尊!为什么呢?所谓的庄严佛土,并非实有一个‘庄严’可得,只是起个假名叫做‘庄严’而已。”佛陀说:“因此啊,须菩提!发心成佛的菩萨们都应该这样生起清净之心,不应该执著色相生起种种心,不应该执著声、香、味、触、法等相生起种种心,应该不执著一切相而生起种种心。”〗
  在《金刚经》中,类似“……者(或佛说……),即非……,是名……”的句式很多,其目的就是使读经的人,不要执著任何佛陀所说名相的有与无。即非,就是不要执著于实有;是名,就是不要执著根本没有。
  “庄严”,使……庄严。在我国很多名山大川寺院的墙上,经常写着这样的话——“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就是使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殊胜庄严,不要有杀、盗、淫,或者是种种非法、恶事,人民都能安居乐业,诸如此类。从名言上讲,诸大菩萨确实都发心以殊胜的功德回向,以便庄严佛土、利乐众生,但是,能庄严的菩萨、所庄严的佛土以及庄严的事业,都是缘生缘灭、假名言说的幻法。
  “无所住”,离一切相,当下就是无形无相的“道”,本自具足的无量功德与智慧皆由此而生起流出。
  禅宗有两则非常著名的公案。听到别人念诵“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经文时,慧能智慧得以显发,因此去见五祖求成佛之法。慧能初见五祖,五祖为了试探他的根基,就问他:“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慧能回答说:“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唯求作佛。不求余物。”五祖就说:“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意思是,岭南文化很落后,你是个南蛮子,又是一个“獦獠”,怎么能做佛呢?獦獠,是对未开化的少数民族很不尊敬的称呼。慧能回答说:“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可见,在见五祖之前,慧能已经有了相当的离相智慧。
  五祖在传衣钵给慧能时,详细地为其讲解了《金刚经》,慧能当下大悟,并对五祖感叹说:“何期自性(注:真心、佛性、清净心)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而后,六祖慧能混迹在猎人队中,隐居修行了15年,自觉机缘成熟了才出来讲法度众。六祖慧能首先来到广州法性寺,正赶上德高望重的印宗法师在讲《涅槃经》,此时有幡被风吹动,一人说是风动,一人说是幡动,争论不已。六祖慧能便站出来说,是二位仁者的心动。印宗法师听到后对六祖慧能说,行者所见极是,适才所说,实为悟道之语。
  六祖慧能直截了当地指出了两位诤者执相的妄想心,即我们感知到的任何生灭变化的现象,都只是我们虚幻的感觉,都是妄想心中所形成的幻相,从根本上讲,认为实有“风”或“幡”在动的人,其心已经执著于“相”,心为境转,为境所动。只要了知风与幡都是生灭的幻相,则心离相,不为所动,即是清净心。
  妄想心“识”与“名色”(一切精神与物质现象)的关系,是互相依持、互为因缘的“此有故彼有、此灭故彼灭”,不能说某一个完全是另一个的“因”或“主宰”。比如,在《阿含经》中说:“譬如两芦束,相互依持则能直立。友!同此,缘名色而有识,缘识而有名色。(中略)若此等之芦束中,取其一;而另一则仆倒;取他,而另他则仆倒。友!同此,缘名色之灭,而有识灭。缘识之灭,而有名色灭。”
  在现代物理学的量子论中,也认为任何相对的事物都是既对立又统一的,都以对方作为自己的存在条件。所谓的主观与客观也是如此,既对立又相互依存,既没有绝对的主观,也没有绝对的客观。一切客观如风、幡之类,都是以主观即妄想心为存在条件的,都是妄想心中坚固妄想所成,而妄想心又是依客观而存在的,又被所谓的客观事物所带动和影响。妄想心执著于一切妄心所生诸相,一切执著即执著自心,在佛教中称之为颠倒众生的“自心取自心”,比如,“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不取无非幻,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楞严经》)
  李洪志编造说:“禅宗一代不如一代,达摩自己也说只能延续六代”(《要旨》)“达摩都讲他只能传六祖,以后就不行了。”(《转法轮》)其实,自达摩大师传入如来微妙心法之后,中国禅宗一直传到六祖,才逐渐兴盛起来,并且如雨后春笋般地分出五个支派,正应了达摩大师当年的预言:“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也就是说,传到六祖慧能这里,禅宗才真正深入人心,分出五支(一花开五叶),中国佛教生气盎然(结果自然成),这怎么能说是“只能延续六代”呢?佛陀涅槃前也预言佛法将兴盛并久住于北方:“世尊入拘尸城。向本生处末罗双树间。告阿难曰。汝为如来于双树间敷置床座。使头北首。面向西方。所以然者。吾法流布。当久住北方。”(《阿含经》)
  那么,清净心是像李洪志所说的那样什么都不想吗?“你比如过去那和尚为啥出家?甚至于他用棉花把耳朵塞住整天不听,什么我都不听;把嘴堵住怕自己说话。”(《北美》)“过去僧人……他讲‘身、口、意’”、“修口,那就是不说话。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转法轮》)“不管善业也好,恶业也好,用佛家的空、道家的无来讲都不应该做,所以他讲我什么都不做了。”(《转法轮》)其实,李洪志所编造的这些说法,都是对佛教“空”义的歪曲和诽谤。佛家讲以无为之心广修一切善法,怎么可能“闭目塞听”地什么也不听、不说、不做、不想呢?
  清净心就是真心,又名佛性。而要生起清净心,就应该像上面《金刚经》经文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即知幻离相,不执著一切相,即清净心,而此时所生起的必定是度生、布施、忍辱、持戒、慈、悲、喜、舍等种种善法之心,却又不执著于善恶之想。这也就是本经中所说的,“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见,根本不是不能生起任何心,而是要离相生心,生无为之心。李洪志不讲“离相”、“无相”,所讲的都是种种“相”,即使李洪志什么也不看、不听、不想、不做,他骨子里必定还都是坚固的妄想之心,根本不是清净心,就如佛陀所说的“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楞严经》)
  【须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须弥山王。于意云何。是身为大不。须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说非身。是名大身。】
  〖佛陀问:“须菩提!比如有个身体像须弥山那样,你怎么认为,这样的身体算不算大呢?”须菩提回答说:“太大了。世尊!为什么呢?佛所说的这个“身”,并非是实有一个“身”,因此才可以称之为大身。”〗
  任何具体的现象都是相对的,正是相对中的现象,才有大和小的对立与差别。所谓的大,正是因为有小才显出它的大,而这个大又不是绝对的大,遇到了更大的,它反倒变成了小。善恶,美丑等任何相对概念莫不如此。无论是大还是小,乃至善恶、美丑等等都是在同一体性之中,在无相的“道”中,就无所谓大小、善恶、美丑了。只要有大小的这个身体,譬如身如须弥山,虽然很大,也只是相对中的大,并非真正的大身,只是假名为大身罢了。在名言之中的大,都不是真正的大,一定还有比它更大的。而最大的就是“道”,一切事物都在“道”中;最小的也是“道”,因为“道”在一切事物中。可见,“道”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
  “道”,超越于大小。若大,则为至大而包万法,无有一法出其外者,万法都在“道”中,可谓“其大无外”;若小,则为至小,而入于芥子,无有入其内者,可谓“其小无内”。“其”,代词,用来指代“道”。而李洪志却诽谤佛陀说:“在如来这个层次上,大,看不到宇宙的边缘;小,看不到物质的最小微粒,所以他讲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转法轮》)若看不到宇宙的边缘,在所见宏观之外,还有天体的存在,这不反倒是其(指宇宙)大“有外”了吗?!恰恰是“有外”,怎么能说是“无外”呢?!若看不到物质的最小微粒,在所见微观之内,还有更微观微粒的存在,这不反倒是其(指微观粒子)小“有内”了吗?!恰恰是“有内”,怎么能说是“无内”呢?!况且,在同一句话中,代词“其”指代混乱不清,既指代宇宙,又指代微观粒子,文理不通之至!
  “须弥山王”,即须弥山。因为须弥山是山中之王,所以,又称须弥山王。比如,“譬如诸山,以须弥山王为第一。”(《阿含经》)
  佛教中讲,“千月,千日,千须弥山王……名为小千世界”(《阿含经》)“三千大千世界。其中百亿日月,百亿须弥山。”(《大悲经》)在一个日月构成的“小世界”中,须弥山的山腰为四大天王居住的第一层天——四大天王天,须弥山顶为玉皇大帝居住的第二层天——忉利天。这本来是很低的欲界天境界,只要天目一开就可以见到比这更高、更大、更远乃至大千世界的境界,比如,“于大千世界,五道诸趣生,乃至于梵世(色界天),人天优劣想,净天眼悉见。”“以少方便,见千须弥山。如是尊者大目犍连!”(《阿含经》)
  就是须弥山这么低的欲界天境界,李洪志也敢拿来编谎说事:“这个须弥山就是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的一种形象的表现……可以聚之成形,散之成物(注,应该是散之无形)。”(《美国》)“释迦牟尼佛讲的这个须弥山的两大层天,根本就不是两大层天,而是两个宇宙的概念,是小宇宙和第二层宇宙的认识。”(《北京》)因为李洪志很清楚地知道他与他的弟子们都没有天眼,所以就误以为世界上的人谁也看不到须弥山是怎么回事,胡吹乱侃也就没人知道了呢。
  李洪志在早年办班时就胡吹,有多少多少学员开了天目了,看到了什么什么之类的。可是,到底谁开了?谁也没开!连李洪志后来都不得不再编造新的说法来继续欺骗:“如果我破一点迷,那么来自层次非常高的,对他破一点迷他都回不去,所以我们不管你来自哪个层次,我们都得这样做。”(《新加坡》)“我告诉你,不管谁是哪里来的,我们在座的也有很高层次上来的,可是你却什么都看不见,连人类以外的你都看不见。修炼中的人,或者是在传法过程中为了使他能够在地球上呆,就得这样做,就得有局限。”(《长春》)可见,李洪志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和他的弟子们,没有一个人是有神通、开天目的。
  两千五百多年来,世间一直就不缺少得道圣者,直至今日,肉身不坏的事例也是屡见不鲜,这是连李洪志也无法瞪着眼睛就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比如,李洪志说:“释迦牟尼佛不在世已经二千多年了,可是后世人一直在修。他们也没法见到释迦牟尼佛,照样能修成,这是因为他有经书在人间。”“根据这样的经书,还有许多人能修出来,你不承认能行吗?”(《新西兰》)其实,根据很简单的逻辑就能戳穿李洪志的谎言,如果真的像李洪志所说的那样,几千年来无数的得道者,竟然都在重复一个关于欲界第二层天的低级错误?!李洪志很可能是因为太得意而忘乎所以了,竟然对于世界上是有正法与圣者存在的这一事实视若无睹,所以,他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胡扯吧。
  再来看看李洪志是如何在基本常识上胡扯的吧:“这个须弥山是确有其事。那么为什么人看不到它呢?望远镜也看不到它呢?因为……这个须弥山却是由原子组成的,所以人就根本看不见了。但是最近搞天文的搞宇宙科学的……他们发现宇宙中不管有多少所能看到的星系……到一个地方齐刷刷的就没有了,他们叫宇宙墙,他就解释不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那边就没有了?其实就是被须弥山挡住了。”(《美国》)
  这个问题实在太容易搞清了。首先,李洪志错误地以为“是由原子组成的,所以人就根本看不见了。”实际上,我们周围的许多事物是由原子构成的,比如,金、银、铜、铁等金属,这些由原子构成的事物都是人眼可见的;其次,事实上,天文学家也根本没有发现李洪志所说的那种情况;再次,人类无论用什么手段都看不到的东西,根本无法挡住人类可见的东西;最后,讲点稍微“高深”些的相对论常识。宇宙中任何一个有巨大质量或能量的天体,由于其巨大的引力作用,该天体周围的空间场发生弯曲。因而,在人类看来应该正好被它所“遮挡”的那些遥远星系射来的光线,都会被它强大的引力场偏折,而沿着它的弯曲空间绕过来,形成聚焦放大的效果,在天文学上称之为“引力透镜”效应。任何介于我们与其他遥远星系之间的巨大天体,都不可能遮挡、反倒是把那些遥远星系“拉近”和加亮,人类看得更清楚了!
  哈勃太空望远镜已经发现了很多巨大天体所构成的“引力透镜”。比如,一个距离地球大约20亿光年的庞大星系群Abell 2218,它强大引力场所构成的巨大光学放大镜,具有强大的放大能力,途经它的遥远天体的光线被放大和加亮,使得人类可以观测到那些非常遥远的、甚至那些远得不能被目前最大的光学望远镜所观察到的星系,使得科学家们能够探索遥远早期星系的内部结构中更为惊人的细节,因为那里上演着一幕幕百亿年前宇宙中所发生的事。
匿名  发表于 2007-12-17 23:05
无语!!                                                                                  !!!
匿名  发表于 2007-12-17 23:24
高抬法轮功了!                                                                          
发表于 2007-12-18 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國華 于 2007-12-18 00:06 发表

你懂什麼是佛法!宇宙中有無量無數的佛,他們所具備的一切智慧都是佛法。釋迦牟尼佛講過的法,也只是他個人的法,怎能以他的法來涵蓋宇宙中一切諸佛的法呢!?

看來你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大雜燴!


佛和佛讲的都不一样?那“佛佛道同”的含义你知道吗?佛陀可是说佛证悟的、讲的都是一样的法,说佛有高低大小那就是魔说!别再到处献丑了。
匿名  发表于 2007-12-18 06:49

请帮忙解疑

金刚经中多次提到受持读诵金刚经哪怕是四句偈语的功德,可是我读诵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感受到由此产生的功德,我便心中产生了疑,可是佛又是真语者,我很难受,不知谁能帮忙解此疑,必当感谢
发表于 2007-12-18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Guest   于 2007-12-18 06:49 发表
金刚经中多次提到受持读诵金刚经哪怕是四句偈语的功德,可是我读诵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感受到由此产生的功德,我便心中产生了疑,可是佛又是真语者,我很难受,不知谁能帮忙解此疑,必当感谢

以有为之心去求还是不能见道啊!
您要看整个经文是不是让人追求功德?经中多次功德之间的较量说了什么?是不是让人追求“更多”的功德?
建议您先把功德之心放下,主要掌握经文的主旨,然后依法修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9-3-19 10:14 , Processed in 0.1697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