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无极之音

无极之音对萧平实的邪见信徒照尘的质疑与质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1-5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罗汉绝无恐惧


  断尽一切爱欲等思惑烦恼的漏尽阿罗汉、见谛之离欲圣者阿那含乃至未见谛之离欲凡夫,皆于“醉象”等毫无恐惧,乃至绝无可能有如萧平实的邪见信徒所说的“所以在突然遭遇(“醉象”等)危险的情况下,可能因为余习的原因而显现出‘恐惧’的样子”之事,这种基本佛理遍布佛陀经律到处都是,可惜,因邪见遮蔽慧眼,萧平实的诸多邪见信徒竟因“选择性眼盲”而毫无所见。

  一、阿罗汉绝无恐惧

  断尽一切爱欲等思惑烦恼的漏尽阿罗汉是完全降服、断除并远离了恐怖、恐惧与害怕等思惑烦恼的圣者,在任何情况下,甚至面对死亡,阿罗汉都是毫无恐惧的。而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却诽谤说阿罗汉还会恐惧、害怕象、蛇、狮、虎等动物,这是纯粹的邪说。要知道,“于福田所(注:佛法僧三宝)生一恶念。由是因缘堕大地狱受种种苦。”(《大般涅槃经》)
  在佛经中,佛陀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宣说阿罗汉毫无恐怖之事。比如:
  “漏尽比丘(阿罗汉),不可能行怖畏道”(《阿含经》)
  “漏尽阿罗汉终不恐惧。”(《阿含经》)
  “其心无所依(执),他莫能恐怖。”(《阿含经》)
  “不执着故,无有恐怖。无有恐怖故,唯独般涅槃。”(《阿含经》)
  “佛在阿耨达泉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斯是罗汉。三达、六通神足自在。心无所畏。”(《阿含经》)
  “一切有漏尽,世间之第一。不动无所畏,不复受后身。”(《律》)
  “是故(佛)以种种问难怖之。若不怖者。是爱尽比丘(阿罗汉)。如霹雳着身。亦无恐怖。若有恐怖。则非阿罗汉。若不恐怖。一毛不竖。如师子王。”(《律》)
  “世尊告诸比丘。世间有此二人。若见雷电霹雳。无有恐怖。云何为二人。兽王师子.漏尽阿罗汉。是谓。比丘。有此二人在于世间。若见雷电霹雳。不怀恐怖。是故。诸比丘。当学漏尽阿罗汉。”(《阿含经》)
  另外,14楼所举的阿罗汉于毒蛇乃至死亡毫无恐惧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这段经文记说的是一位名叫优波先那的阿罗汉是如何毫无恐惧地面对突如其来的毒蛇与死亡的:
  “时有比丘名优波先那,住王舍城寒林中冢间,蛇头岩下迦陵伽行处。时尊者优波先那,独一于内坐禅,时有恶毒蛇,长尺许,于上石间堕优波先那身上。优波先那唤舍利弗,语诸比丘:‘毒蛇堕我身上,我身中毒。汝等驶来,扶持我身出置于外,莫令于内身坏,碎如糠糟聚’。时尊者舍利弗,于近处住一树下,闻优波先那语,即诣优波先那所,语优波先那言:‘我今观汝色貌、诸根不异于常,而言中毒,持我身出,莫令散坏,如糠糟聚,竟为云何’?优波先那诸舍利弗言:‘若当有言:我眼是我、我所,耳、鼻、舌、身、意,耳、鼻、舌、身、意是我、我所;色、声、香、味、触、法,色、声,香、味、触、法是我、我所;地界,地界是我、我所,水、火、风、空、识界,水、火、风、空、识界是我、我所;色阴,色阴是我、我所,受、想、行、识阴,受、想、行、识阴是我、我所者,面色诸根,应有变异。我今不尔,眼非我、我所,乃至识阴非我、我所,是故面色,诸根无有变异’。舍利弗言:‘如是,优波先那!汝若长夜离我、我所、我慢、系着、使,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于未来世永不复起,云何面色、诸根当有变异’!时舍利弗即周匝扶持优波先那身,出于窟外。优波先那身,中毒碎坏,如聚糠糟。”(《杂阿含经》)

  二、见谛之离欲圣者阿那含乃至未见谛之离欲凡夫皆于“醉象”等毫无恐惧

  其实,绝非漏尽阿罗汉方能于“醉象”之类毫无恐惧,任何离欲众生于此皆同:见谛之离欲圣者阿那含乃至未见谛之离欲凡夫皆于“醉象”等毫无恐惧,这也是佛陀在经律中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宣说的。比如:
  “爱欲生畏。无所爱欲者。云何无所爱欲。阿那含阿罗汉者。别二人者无忧无畏。何以故。已离诸忧无所畏难。”(《出曜经》)
  “心离爱欲无恶梦想。离一切有生死恐怖。行如是者。是为第三阿那含人。”(《大般泥洹经》)
  “时魔波旬与大眷属甚可畏惧。不顺仁义所作大非。兴反逆事。不可见闻。不怙道德。各执兵仗称呌大呼。扬其音声惊动三界(注:此等恐怖比之“醉象”如何?)。假使凡夫未离欲者。得闻此音辄当沸血从面孔出。或恐怖死。”(《大宝积经》)
  “恐怖林者。未离欲人入此林中衣毛皆竖。是故名曰恐怖林也。”(《律》)
  “时诸比丘患蛇入屋。未离欲比丘恐怖。佛言听惊。若以筒盛若以绳系弃之。而彼不解绳便置地蛇遂死。佛言。不应不解应解。时诸比丘患鼠入屋。未离欲比丘皆惊畏。佛言。应惊令出。若作鼠槛盛出弃之。竟不出置槛内即死。佛言。应出之不应不出。尔时诸比丘患蝎蜈蚣蚰蜒入屋。未离欲比丘惊畏。佛言。若以弊物若泥团若扫帚盛裹弃之。而不解放便死。佛言。不应不解放应解放。”“时诸比丘露地经行。有蛇蝎蜈蚣百足。未离欲比丘见恐怖。”(《律》)
  “时有龙女信心纯善。其子不信不依法律。其母遂便劝令听法。子今宜去于圣者边听闻正法令汝获福。其子不变本形而去至诵经处。少年比丘见之惊怖便唱长腰长腰。其余比丘未离欲者皆生恐怖。”(《律部》)
  “时难提比丘闻魔赞已悔恨即灭。便作是念。我今获大功德度不度者。即复持刀入园中而问言。谁未度者我今欲度之。时有未离欲比丘。见勿力伽难提比丘甚大怖惧毛竖。勿力伽难提见已语诸比丘言。汝等勿惧诸根未熟未任受化。须待成熟当来相化。其中比丘欲爱尽者。见勿力伽难提心不怖惧身毛不竖。时勿力伽难提比丘或日杀一比丘或杀二三四五乃至六十人。”(《律》)
  由此可见,离欲圣者阿那含、离欲凡夫、离欲外道等尚且于“醉象”等毫无恐惧,断尽一切爱欲等思惑烦恼的漏尽阿罗汉又如何会有恐惧呢?!

  三、揭破以讹传讹之所谓“经文”

  佛经在诵持传承、写作编辑、翻译校对等过程中,难免会有意无意地产生误译乃至讹传等诸多错谬,甚至出现诸多“伪经”的流传,此乃不争的事实。在《大般涅槃经》中佛陀说:“如牧牛女多加水乳。诸恶比丘亦复如是。杂以世语错定是经。令多众生不得正说正写正取尊重赞叹供养恭敬。”“如彼牧牛贫穷女人展转卖乳。乃至成糜而无乳味。可见,时下所谓的“经文”中将会有多少诽谤三宝、破坏佛法之谬见、邪见,而于此“伪经”或谬误讹传之所谓“经文”,若不具正见法眼的愚痴凡夫自然极难分辨正邪、真伪,被邪见遮蔽法眼的邪教信徒就更无辨别之可能,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时至今日,几近月余,萧平实的诸多邪见信徒所举阿罗汉亦有恐惧的所谓“经文”唯有一条(同一件事在不同的所谓“经”中辗转相传者只能算“一条”),出现在两部所谓的“佛经”之中。
  其一出现在讹传遍布、错漏百出的所谓“佛经”《大方便佛报恩经》之中,诽谤阿罗汉还会恐惧“醉象”的所谓“经文”如下:“尔时阿阇世王。即放五百醉象。奔逸搪揬。树木摧折墙壁崩倒。哮吓大吼向于如来。时五百阿罗汉。皆大恐怖。踊在空中。徘徊佛上。”
  这部所谓的《大方便佛报恩经》是谁译的呢?“失译人名”。又是由谁“如是我闻”诵出的呢?是由打着阿难尊者旗号的人编造出来的,不仅冒(盗)用阿难尊者之名,且有栽赃阿难尊者之实。
  我实在没有兴趣一一剖析该“经”到底都错在哪了,这也与本主题无关。不过,我们倒是可以简单举一例看看该“经”是如何错谬百出的。该“经”如是开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二万八千人俱。所作已办。梵行已立。不受后有摩诃那伽心得自在。其名曰摩诃迦叶。须菩提。憍陈如。离越多诃多。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毕陵伽婆蹉。舍利弗。摩诃迦旃延。阿难。罗睺罗。”
  佛陀在世时阿难尊者得“不受后有”的漏尽阿罗汉?!该“经”编造者竟然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连佛理都算不上的基本事实都搞错,该“经”中又该有多少谬误与讹传呢,还请无尽灯论坛的诸位友人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吧。
  诽谤阿罗汉还会恐惧“醉象”这件事,辗转讹传的还有一条,却是出现在甚至连佛经都算不上的《法句譬喻经》中。为什么说它根本不是佛经呢?这在几个月前悲智的一篇帖子(21题之第8条)中早有说明,我都懒得再去进行什么详细剖析了,还是自己去认真看看吧:
  http://www.tianjian.cc/viewthrea ... page%3D1&page=2
  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与其它邪教信徒确实都有同一个特征——“选择性眼盲”:阿罗汉无有恐惧的佛语在佛陀经律中可谓无处不在,他们却看不见哪怕其中一条,而唯有的一条诽谤阿罗汉的讹传却被不辨正邪地认假为真,入了这些邪见众生的“盲眼”,且当作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不放,乃至不惜造地狱业到处反复转帖,以讹传讹。多转帖一次,也就多造一次诽谤阿罗汉之地狱罪业,真乃既可悲又可怜悯者。当我反复问“除了上面引用的一条所谓的‘经文’外,还有没有其他经律的证据啊?”时,我那多次问话就像隐身了一样,原来萧平实的信徒们再一次使用了“选择性眼盲”这一“法宝”。
  太多太多邪教的信徒在说:小学一年级加减法每每算错,那是因为我们学习的是高等数学。真诚奉劝诽谤了阿罗汉的朋友们,若畏惧因果,当速远离邪教,志诚忏悔;若不畏惧因果……
发表于 2008-11-6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具足正见+成就圣戒,必定为圣者


  因为本主题中所质疑的三个问题涉及的都是所谓的“经文”,为了回答清楚所质疑的第二个问题,还是应该先重复一遍前面说过的话:佛经在诵持传承、写作编辑、翻译校对等过程中,难免会有意无意地产生误译乃至讹传等诸多错谬,甚至出现诸多“伪经”的流传,此乃不争的事实。在《大般涅槃经》中佛陀说:“如牧牛女多加水乳。诸恶比丘亦复如是。杂以世语错定是经。令多众生不得正说正写正取尊重赞叹供养恭敬。”“如彼牧牛贫穷女人展转卖乳。乃至成糜而无乳味。”可见,时下所谓的“经文”中将会有多少诽谤三宝、破坏佛法之谬见、邪见,而于此“伪经”或谬误讹传之所谓“经文”,若不具正见法眼的愚痴凡夫自然极难分辨正邪、真伪,被邪见遮蔽法眼的邪教信徒就更无辨别之可能,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第二个问题的实质就是:如何衡量一个人是否证得初果,即初果的标准问题。而这个基本佛理,同样是遍布佛陀经律的。初果的标准,与大小乘、南北传等毫无关系,并不能因为某人是大乘菩萨,初果的标准就发生了改变,就如不能因为某人是学习高等数学的,小学加减法的规则就发生了改变一样。可是,太多太多邪教的信徒在说:小学一年级加减法每每算错,那是因为我们学习的是高等数学。
  判断一个人是否见道、得圣道或入圣流诸多方法的最根本点,就在于是否破除见惑而建立正见,比如:破除见惑而建立正见、生起清净法眼者即已经是入流圣者——初果,必定已经断三结,也即成就四不坏净,也即四圣谛成就。注意:四不坏净=断三结=四圣谛成就,只是角度不同,实质毫无差别!
  1、四不坏净
  比如:
  “名为圣戒(成就)。又复于佛不坏净成就。于法、僧不坏净成就。是名圣弟子四不坏净成就。自现前观察。能自记说。我地狱尽。畜生、饿鬼尽。一切恶趣尽。得须陀洹。”(《阿含经》)
  “若有成就四法者,当知是须陀洹。何等为四?谓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名四法成就者,当知是须陀洹。”(《阿含经》)
  2、断三结
  所谓三结,就是妄认身、心中有一个“我”的“身见结”、行邪戒的“戒禁取结”和怀疑一切皆众缘集起的“疑结”。若断尽见惑,则与见惑俱生的三结也必定同时断尽,“当圣弟子生起远离尘垢之法眼时,诸比丘!与见俱生之己身见、疑、戒禁取之三结即断。”(《阿含经》)请注意“和见惑俱生的三结”几个字:有见惑则有三结,具足正见者已破除见惑则三结断!
  3、四圣谛成就
  “如何为正见?友等!于彼苦之智、于苦集之智、于苦灭之智,于苦灭道之智。友等!此言正见。”
  “于苦断疑惑,于苦集断疑惑,于苦灭断疑惑,于顺苦灭道断疑惑者,诸比丘!此圣弟子名为预流(初果)。”
  “又三结尽。得须陀洹。一切当知四圣谛。何等为四。谓知苦圣谛、知苦集圣谛、知苦灭圣谛、知苦灭道迹圣谛。”(《阿含经》)
  通常情况下,具足正见者,就已经是成就四不坏净(其中包括成就圣戒)的圣者了。故而,在佛经中常常把具足正见者与凡夫对立,作为圣者的代名词使用。比如:
  “诸比丘!无是处,不可能有。谓:具足正见者认为诸行是常,无是处。诸比丘!然则,亦有是处。谓:凡夫认为诸行是常,则有是处。
  诸比丘!无是处,不可能有。谓:具足正见者认为诸行是乐,则无是处。诸比丘!然则,亦有是处,谓:凡夫认为诸行是乐,则有是处。
  诸比丘!无是处,不可能有。谓:具足正见者认为诸法为我,则无是处。诸比丘!然则,亦有是处,谓:凡夫认为诸法为我,则有是处。
  诸比丘!无是处,不可能有。谓:具足正见者会杀害其母,则无是处。诸比丘!然则,亦有是处,谓:凡夫会杀害其母,则有是处……”(《阿含经》)
  若对有正见者稍加细分,则可分为“正见者”与“具足正见者”两种,因此,有些情况下见到经文中提到“正见者”,或圣或凡,皆有可能。不过,确实有极特殊的情况,还不能认定具足正见者就必定是得道圣者,有极少数人或是黄门,或犯五逆重罪等,今生是必定不能成就圣戒的,甚至连居士都做不成。比如:
  “杀父者。不得为道被法服。不得作比丘。不得作比丘尼。不得作优婆塞。不得作优婆夷。不得听入八关斋。何以故。此人无有道迹。”(《律》)
  阿阇世王正是因为犯下五逆重罪之一的“杀父”,故而圣戒不能成就,才错失了得道的因缘:“如人洗手。左右相须。左能净右。右能净左。此亦如是。有慧则有戒。有戒则有慧。戒能净慧。慧能净戒。若阿阇世王不杀父者。即当于此坐上得法眼净(初果)。”(《阿含经》)
  因此,如果有慧有戒,戒慧具净,即具足正见+成就圣戒者,必定为圣者无疑。
  萧平实的信徒们毫无例外都是不辨正邪与真伪的邪见之徒,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被质疑的那段所谓“经文”之错谬吧:“善男子。世出世间有三种僧。一菩萨僧。二声闻僧。三凡夫僧。文殊师利及弥勒等是菩萨僧。如舍利弗目犍连等。是声闻僧。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演说开示众圣道法利乐众生。名凡夫僧。虽未能得无漏戒定及慧解脱。而供养者获无量福。如是三种名真福田僧。复有一类名福田僧于佛舍利及佛形像。并诸法僧圣所制戒深生敬信。自无邪见令他亦然。能宣正法赞叹一乘。深信因果常发善愿。随其过犯悔除业障。当知是人信三宝力。胜诸外道百千万倍。亦胜四种转轮圣王。何况余类一切众生。如郁金华虽然萎悴。犹胜一切诸杂类华。正见比丘亦复如是。胜余众生百千万倍。虽毁禁戒不坏正见。以是因缘名福田僧。若善男子善女人等。供养如是福田僧者。所得福德无有穷尽。供养前三真实僧宝。所获功德正等无异。如是四类圣凡僧宝利乐有情恒无暂舍。是名僧宝不思议恩。”(《大乘本生心地观经》)
  无需详加论述,这段所谓的“经文”显然是在颠倒是非,误把具足正见+成就圣戒的圣人混淆成凡夫。错谬还不止这些,比如:1、明明说“世出世间有三种僧”,回头却又说“四类圣凡僧宝”;2、第四类“福田僧”是圣是凡?若是圣,则无非是菩萨僧或声闻僧。若是凡,则必定是凡夫僧;3、“供养如是福田僧者。所得福德无有穷尽。供养前三真实僧宝。所获功德正等无异。”既然“正等无异”,又何来“真福田僧”与“福田僧”之分别?诸如此类,此段所谓“经文”如此混乱不堪,岂不是在栽赃、辱没佛陀智慧吗?!
  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还真的以为别人看不到他们引用的“文字”是所谓的佛经“经文”呢,质疑的本来就是他们提出的所谓“教证”的“文字”,他们却还反复拿唯一的这同一段“文字”作为“教证”来循环论证,真的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很虚弱吗?!初果的标准,是佛陀在经律中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宣说的,可谓无处不在,他们却看不见哪怕其中一条,而唯有的一条混淆圣凡的讹传却被不辨正邪地认假为真,以讹传讹。
  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连如何是得圣道的基本条件都说不清楚,最基本的错误也无法识破,只会“依文”而不“依法”地人云亦云地,不是一群不分正邪与真伪的愚痴凡夫又是什么?!对了,还不如普通凡夫,是一群瞎人慧眼、毁人慧命、祸乱佛法的邪教信徒!
发表于 2008-11-7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女”迦叶,非童非女非在家,乃出家年长比丘


  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遭到质疑的第三个问题,也是最大胆无知、最富幻想、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种严重败坏佛陀正法律的邪见:竟然认为所谓的“童女”迦叶是一个现在家相的年轻女子,“她”领着五百个和尚到处漫游,不避讥嫌地同吃、同住、同行……
  北传汉译《长阿含经·第七弊宿经》中的童女迦叶,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僧是俗,其实本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只要对照与之相应的同本异译之北传汉译《中阿含经·第十六蜱肆经》、《阿含经·大正句王經》以及南传汉译《长阿含经·第二十三弊宿经》等,马上就会明白,原来这个“童女”一词,乃“童子”之讹译,该迦叶实非在家的年轻女子,而是现出家相的年长(耆旧长宿)比丘、尊者、沙门,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认男为女、以僧为俗、误老为少,何等颠倒之至!
  这个被误译为“童女”的迦叶,其实是童子迦叶,或译为拘摩罗迦叶,也可译为鸠摩罗迦叶。拘摩罗,或鸠摩罗,或鸠摩罗伽,可译作童受、童首、童真、豪童、童子,就是不可误译为“童女”。比如,初禅天之梵天王,因其颜如童子,故而名为鸠摩罗伽天,或译为童子天。另外,在佛法中,也把无淫欲之念犹如世间之童子者称为童子,并非年幼者方称为童子。
  在佛经中,这位拘摩罗迦叶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比丘,《增一阿含经》中赞扬他“能杂种论,畅悦心识,所谓拘摩罗迦叶比丘是。”律典中对他也有记载:“尔时舍卫城中有姊妹二人。妊身未产。在家有信出家为道。诸比丘尼见其腹相。即便驱出。以是因缘往白世尊。佛言。在家妊身无罪。此比丘尼后生男儿。字童子迦叶。”(《律》)
  现在,我们依佛陀正法律来看看萧平实的邪见信徒们是何等无知吧。
  佛陀制戒,男、女(无论出家在家,是圣是凡)不共行、不共住(宿),乃至不共法事,因布萨、说戒、自恣等一切羯磨不同。

  1、佛陀制“男女不共行戒”

  制戒因缘:
  “佛在舍卫城。尔时诸比丘。与女人共道行。或一比丘与一女人。乃至众多或二比丘。乃至众多与一女人”“诸居士见讥呵言。沙门释子共女人同道。与将妇行有何等异。谁知此辈行于梵行。无沙门行破沙门法。”(《律》)
  “佛在舍卫城。尔时诸比丘于摩竭提国。与诸比丘尼共舡游行。或一比丘与一比丘尼共舡。乃至众多上下舡时相见形体。白衣讥呵。”(《律》)
  “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时六众比丘共十二众比丘尼。共期一路行。诸俗人见作如是言。男即是夫。女即是妇。足自相匹何异我乎。事恼同前。制斯学处。”(《律》)
  如此制戒:
  “从今是戒应如是说。若比丘与女人期共道行。从此聚落到彼聚落波逸提(罪名)。比丘尼亦如是。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罪名)。”“若比丘。与女人期共道行。从此聚落到彼聚落。波逸提。”(《律》)
  “今日后不听与。女人共期道行。佛告诸比丘。依止毗舍离城住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为诸比丘制戒。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与女人共期道行。乃至聚落中间。波夜提。比丘者。如上说。女人者。若母若姊妹。若大若小。在家出家。共期者。若今日若明日半月一月。道者。三由延两由延一由延半由延。一拘卢舍半拘卢舍。乃至聚落中间者。波夜提。”(《律》)

  2、佛陀制“男女不共住(宿)戒”

  制戒因缘:
  “佛在室罗伐城给孤独园。时难陀比丘于非时中说法教授比丘尼众。于城门外经夜共住。明旦入城诸俗人见咸作是言。诸释迦子男女合杂同居一处。何有净行。事恼同前。制斯学处。若复比丘虽被众差教诫比丘尼。乃至日暮时而教诫者。波逸底迦。”(《律》)
  如此制戒:
  “若比丘共女人宿。波夜提。云何女人。答身可捉者。共天女宿突吉罗。龙女畜生女等共宿。突吉罗。若比丘草林树林竹林树孔中共女人宿。突吉罗。学戒人共女人宿。波夜提。本犯戒人共女人宿。突吉罗。天女紧那罗女鬼女等共宿亦如是。”(《律》)

  3、佛陀制男女、僧俗等不共法事戒

  “若比丘共未受具戒人诵经。波夜提。”(《律》)
  “比丘共比丘尼。乃至共沙弥尼诵。突吉罗。”(《律》)
  “佛言。比丘尼不得共比丘布萨。佛言。比丘尼不得共比丘自恣。”(《律》)
  由此可见,现在家相的“童女”与五百比丘共行、共住(宿)、共法事者,绝无是处!

  4、顺便破除萧平实邪见信徒的几点邪见

  萧平实邪见信徒的那种“所谓戒律条款,乃是针对尚未证得果位的人而言。”此论实无知之大谬也。对于佛陀所制清净圣戒,得道圣者必定成就,亦必会宁舍身命力护沙门之法,绝无例外与违犯之理,乃至佛陀本人,也会率先垂范、严守清净圣戒,这是正法存在的标志。
  萧平实邪见信徒的那种“只要确实证果,那么无论出家在家、男、女,都可以领众说法。” 此论实亦无知之大谬也。 此不详述,简单论之:抛开僧与俗、男与女不共法事不说,领众说法之事亦与圣凡无涉,在僧团中,不受具足戒之沙弥、沙弥尼即使确实证果也绝无领众之可能,受具足戒不满十年之比丘、不满十二年之比丘尼亦绝无领众之可能,但是,受具足戒满十年之比丘、满十二年之比丘尼,即使未确定证果,一样有领众说法之可能。
  这又是萧平实邪见信徒们对谬误讹传之所谓“经文”不分正邪、不辨真伪的一个生动案例。
发表于 2013-1-4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邪师萧平实及其信徒真是真伪不识、正邪不分啊!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9-4-23 01:03 , Processed in 0.12254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